分享到:

辩证法运用的“合法”与“非法”——张颐论黑格尔伦理学说的形而上学基础

张颐(1887—1969),字真如,四川叙永人,美国密西根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哲学博士,1924年回国后讲授西方哲学史、康德哲学和黑格尔哲学,曾任北京大学教授和系主任、厦门大学副校长、四川大学文学院院长与代理校长、武汉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著名黑格尔研究专家贺麟评价到:“张真如先生是中国学界专门研究西洋古典哲学的先驱,是北大哲学系多年来注重客观研究哲学史及哲学名著的朴实学风的范成者,也是中国大学里最早专门地、正规地讲授康德哲学及黑格尔哲学的第一人。”〔1〕(5)作为“国内黑格尔研究第一人”,张颐不仅通过对黑格尔文本的系统解读梳理了黑格尔伦理学说的内部体系,分析了黑格尔伦理学说的基本特征,还特别分析了黑格尔伦理学说的形而上学基础问题。一、伦理学说必须有形而上学基础张颐在分析了黑格尔伦理学说的主要内容和基本特征后,进一步追问了黑格尔伦理学说得以成立的哲学基础。因为“黑格尔在《论自然法》中断然坚持:任何科学都不能独立于形而上学而被论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工业技术与职业教育》2010年01期
工业技术与职业教育

黑格尔伦理学再认识

1黑格尔伦理学的基本内容1.1黑格尔的“道德”概念黑格尔通过对康德哲学的研究和批判,达到了理论的新阶段。他以自己的方式,回答了自康德以来存在的有关道德的问题,并明确地提出了“道德”概念的界定。他把伦理和道德作了区分,强调了客观伦理限制了道德。按照黑格尔的推演,抽象法是意志进入外在的事物中实现它自身,定在于外界物(财产):道德则是意志回复到自身内部,作意志的自我规定,回到它的主观性作为道德的自我实现意志的自由。这就是说,道德是关乎人的灵魂状态或内在意识的事。道德的概念是“意志对它本身的内部关系”或“主体意志的内部规定”。就个别的、特殊的意志来说,与它的概念相一致、成为它之所应是的(是与应是相一致),就是道德。黑格尔给了道德以特定的含义。这可以从意志提升的关系和不同的方面去规定:从意志的发展过程来看,道德是意志在自身中对人格的反思;从定在的形态上看,道德是“主观意志的法”;从规定的内容上看,道德是对善的“内部的绝对自我确信”;从规定...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4期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张颐的黑格尔伦理学说研究

一、张颐研究黑格尔伦理学说的起点张颐(1887—1969),字真如,四川叙永人。早年就读于永宁中学堂,受业师影响,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前后,他积极地投入了四川保路爱国斗争。1913年出国留学,先后在美国密西根大学、英国牛津大学与德国爱尔朗根大学,学习与研究西方哲学达10年之久。其间,撰成《黑格尔的伦理学说》一文,通过答辩分别获得密西根与牛津两校哲学博士学位。1924年回国,曾任北京大学、四川大学等校教授、校长等职,讲授康德哲学与黑格尔哲学,是我国西方哲学研究与学科建设的奠基者之一。这里,要着重指出的是,他对黑格尔伦理学说的研究是以当时国际哲学界取得的进展作为起点向前推进的。在研究的过程中,张颐有趣地注意到,所有黑格尔的重要著作,从来没有一本冠以《伦理学》或《道德学》的名称。虽然在他的早期著作中有一本《伦理体系》,然而那是一本既没有完成,在他生前也未公开出版的著作。因此,局外人很容易提出一个黑格尔是否有伦理学的问题。而在张颐看来,...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四川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7年05期
四川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理智”与“浪漫”的变奏——张颐论黑格尔伦理学说中的家庭伦理观

张颐(1887—1969),字真如,四川叙永人,美国密西根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哲学博士,1924年回国后讲授西方哲学史、康德哲学和黑格尔哲学,曾任北京大学教授和系主任、厦门大学副校长、四川大学文学院院长与代理校长、武汉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著名黑格尔研究专家贺麟评价到:“张真如先生是中国学界专门研究西洋古典哲学的先驱,是北大哲学系多年来注重客观研究哲学史及哲学名著的朴实学风的范成者,也是中国大学里最早专门地、正规地讲授康德哲学及黑格尔哲学的第一人。”[2](5页)作为“国内黑格尔研究第一人”,张颐不仅通过对黑格尔文本的系统解读,梳理了黑格尔伦理学说的内部体系,分析了黑格尔伦理学说的基本特征,也对黑格尔伦理学说中的一些特殊内容进行了独特的解读和批评。在对黑格尔伦理学说的系统研究中,张颐对黑格尔家庭伦理的分析颇具东方文化特色。著名黑格尔专家史密斯在给他的《黑格尔的伦理学说》一书写的序言中就特别指出:“特别重要的是张博士讨论了黑格尔关...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知识分子论丛》2015年01期
知识分子论丛

黑格尔伦理学中的自由与社会范畴

对黑格尔的解释五花八门。据说(不尽然是玩笑话)有多少黑格尔的读者,就有多少对黑格尔的解读。在解释和评价黑格尔思想时要面临的一大问题便是,厘清黑格尔认为其哲学要解决的问题,并将那些问题与当前的关注点挂钩。要做到这一点,可以通过表明困扰着黑格尔的那些问题类似或等同于困扰着我们的那些问题;也可以通过表明黑格尔的困扰也应成为我们的困扰,我们目前在一定意义上是狭隘的,而理解黑格尔(即便我们拒绝他的解决方案)会矫正这种狭隘。我想把黑格尔理论作为康德伦理理论的继承者来加以评判,据此探讨黑格尔的伦理学。那么,要做到这一点,有种方法是细致对比康德式的文本与黑格尔式的文本,追问诸如黑格尔是否真正理解伦理学中的康德式普遍化概念之类的问题。不过,我的进路略有不同。康德哲学激发了众多新康德主义流派,每一派都自以为在贯彻康德式的计划(或其要义)。从里尔到罗尔斯这些人,都认为自己是在延续康德式计划同时又在某些方面作了改进。我的观点是,我们应像黑格尔本人那样来...  (本文共27页) 阅读全文>>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8年03期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

“精神”的精神:现实性理念与实现的伦理——论黑格尔伦理学的两个实践哲学面向

一、由精神概念衍生的问题:黑格尔有一种伦理学吗?“精神”(Geist)一词是黑格尔著作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概念之一。(1)它也是黑格尔哲学中一以贯之的重要研究主题。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甚至可以说,怎样理解“精神”概念,也就意味着以何种方式或者从何种视角理解黑格尔哲学。当我们把“精神”理解为一个认识论术语时,总是偏向其“思维对存在”进行把握的一种非神圣性的现实性方面,涉及人类主体能动性结构。当我们把它理解为一种神学的、超验的或形而上学的本体论概念时,又会触及“精神”的绝对性根源,不可避免地与黑格尔哲学的宗教神学根基有关。然而,当我们将精神(Geist)理解为一种伦理普遍物或普遍本质(即伦理实体或伦理实在)时,它呈现出与理念之现实相关的某种特性。于是,在这一维度,“精神”(Geist)体现为伦理,即一种“活的善”。不可否认,这种多义性或歧异性造成了人们对黑格尔精神概念在理解或阐释上的困难。真实面对这一困难,需要我们透过黑格尔思辨哲学的神秘...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