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利玛窦汉语伦理著作看其传教策略的调整

1601年,利玛窦经明廷特许进京之后,用日臻纯熟的汉语写下了《天主实义》、《畸人十篇》、《交友论》、《西琴曲意》、《西字奇迹》等著作。这些著作直接服务于其“劝化中国”的传教目的,是利玛窦来华后汉语著述中的核心部分,也是明季耶稣会士向中国人宣示基督教伦理的最初文本。近年来,学界对利玛窦与明清之际中国近代化的关系做了一些研究,并主要利用《天主实义》的内容讨论了基督教与明季思想学术的互动关系,但对其他文本的解读及其有机联系的揭示却有待深入。本文认为,上述五个文本的内容各有侧重,它们之间是互相联系、渐次深入的,其中的一些变化反映了基督教影响的逐渐扩大以及利玛窦随之作出的策略调整。一《交友论》和《二十五言》分别成书于1595年和1599年,是利玛窦北上接近帝国权力核心、自上而下地广泛传播“福音”的尝试屡屡受挫阶段的作品,其传教事业尚未名正言顺,作品的主要目的尚停留在结交士林及王族与官宦、树立传教士良好形象、为传教活动打下基础的初级阶段,因...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世界博览》2006年09期
世界博览

扎根中国——利玛窦及其后继者的传教故事

1595年5月,在中国广东肇庆城,意大利天主教耶稣会会士利玛窦(Matte。Ricci)第一次穿上了礼服一一中国读书人穿的服装。‘这件紫色和棕色相间的衣服有一对宽大袖子”,他在信中写道,“鞋面是用丝绸做成的,上面绣满了传统刺绣和纹章。他们戴的礼帽要比我们欧洲人的高,而且有多种颜色,类似大主教戴的教冠。”在肇庆,利玛窦一次次地坐着轿子拜访明朝官员,由此拉开了自己在中国传教活动的序幕。当时的利玛窦蓄着大胡子,穿着长径的教袍.给人庄严神圣之感。利玛窦1 552年出生于意大利中部教皇邦安柯那省。19岁时在罗马加入了天主教耶稣会。26岁那年他志愿到印度果阿(葡萄牙殖民地)传教。4年后,他又来到澳门,现在正是他大显身手的好时机。他在肇庆生活的12年,是天主教在中国发展的转折点。天主教耶稣会自创建以来就致力于在欧洲以外的大陆上传播基督教思想。葡萄牙、西班牙的传教士纷纷前往美洲、非洲和亚洲。他们登陆贸易港澳门后,就不断尝试从中国南部沿海地区向广...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基督宗教研究》2014年02期
基督宗教研究

耶稣会士兼儒士?——耶稣会士利玛窦《札记》中的中国宗教(1583-1610年)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通过细读《利玛窦札记》,研究了《札记》中提及的有关中国宗教问题,同时涉及东西文化适应和相互理解这个问题,其中最核心的是利玛窦关于基督教和中国文化能否兼容的思考。文章重点讨论了利玛窦对当时中国两种主要宗教(即儒教与佛教)的态度:儒教是一种哲学,而非与对立基督教的神学,教义正确,但是不完整,需要进一步补充阐释;而对于佛教利玛窦则明确持反对意见,认为佛教教义虚伪有害。最后,作者指出,尽管利玛窦试图建立一种中国基督神学未果而终,他为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打开了一扇大门。一、做梦、圆梦在睡梦中,他遇到一位徒步旅行的陌生人,其对他说:“你想象自己可以根除一种古老的宗教并代之以一种新宗教,这是你在这一庞大王国中漫游时的做法吗?”自从到中国以来,他一直没有暴露其终极目标,而是将其作为绝密。所以他回答道:“你一定是魔鬼或上帝本人,居然知道我从未透露给任何人的秘密。”他听到的回答是:“绝非魔鬼,而是上帝。”做这个不同寻常之梦的人是利玛...  (本文共30页) 阅读全文>>

《海外华文教育》2006年02期
海外华文教育

利玛窦对汉语的学习与认识

利玛窦(1522-1610年)在华二十七年,正值明末“闭关锁国”时期。1582年8月利氏随罗明坚来华时,外国人还不被允许在中国大陆留宿,1610年5月利玛窦去世时,由其负责的耶穌会已在中国建立起四个传教点,发展教徒两千多人,并深受皇帝及士大夫的敬重,利氏去世后皇帝御赐墓地令其在北京安葬。在对外国人防而又防的明末时代,利玛窦能够取得上述成就,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他很好地掌握并熟练应用汉语。-利玛窦学习汉语的经历比利玛窦稍后来华的耶穌会士艾儒略在其撰写的《大西利先生行迹》中对利玛窦学习汉语的情景有这样一段描述:“其居端州几十载,初时言语文字未达,苦心学习,按图画、人物,请人指点,渐晓语言,旁通文字,至于六经子史等篇,无不尽畅其意义。始稍著书,发明圣教。”?这一段基本概括出了利玛窦学习汉语的过程及方法。具体说来,利玛窦学习汉语,大致经历了以下四个阶段:(-)起步阶段(1582——1585)1582年8月,利玛窦抵达澳门,一下船,他即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2年03期
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利玛窦与理学——一个批评性的回应

16世纪的意大利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作为耶儒对话的最早和最著名的代表之一,其思想至今仍颇具影响。其代表作《天主实义》篇幅不大,内容却很庞杂,从基督教立场出发,对儒家各派以及佛教和道教都做出了评判。其中,最著名的思想是指责理学背离了先秦儒学的有神论传统,并宣称该传统与基督教是一致的。本文分析了利玛窦对理学的误读,表明朱熹理学继承了西周以来的人格神上帝观,揭示出儒学上帝观与基督教上帝观的根本差异,并简短探讨了深层面儒耶对话的可能性问题。一、利玛窦对“理”的解读众所周知,利玛窦在华的传教策略是排斥以理学为代表的新儒,而认同于古儒。让我们先来看看他是如何批评理学的。在《天主实义》第二篇“解释世人何以错认天主”中,利玛窦批评宋明理学的理、太极不能成为“物之主宰”、“万物之原”,其理由可简单地归结为以下几点。其一,利玛窦从理不能离气独存出发,认为理比物等级要低,不可能为万物之原。他说道:“若太极者,止解之以所谓理,则不能为天地万物之原矣,盖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风窗》2010年10期
南风窗

利玛窦与晚明的辛苦遭逢

1610年5月11日,意大利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客死北京,至今已经整400年。自1578年经过6个月的艰苦航行来到印度果阿传教,到1582年应召来到有葡萄牙人定居的澳门学习汉语,利玛窦穿梭于东西方不同的文明之间,并尝试以平等的文化交流来传递信仰。这些在他早年就已确立的入乡随俗”的传教策略和方式,一直为之后跟随他到中国的耶稣会士所遵从,称为利玛窦规矩”。利玛窦也因此在东西方都得到赞誉。由于明朝上下对欧洲地理、宗教缺乏认知,利玛窦生前未能实现他的“帝王师”之梦。当32岁的他入居广东肇庆开始建寺传教时,中国人仅仅将其当作佛教流派的一支。几年后,他避居粤北韶州,攻读《四书》等中国原典。1595年迁居南京受阻后,他被迫折返南昌传教3年,却意外大获成功,以致被范礼安任命为耶稣会中国教区的负责人。领受进京面圣的指示后,利玛窦计划了第一次北京之行,却因适逢万历朝鲜战争尾声而徒劳无功,之后他通过在肇庆结识的瞿太素结交了不少南京名士,如礼部侍郎叶向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