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历代李白诗歌接受述论

李白诗歌,在其生前和身后都有无数的接受者和追捧者,他的《静夜思》、《望庐山瀑布》等名篇早已妇孺皆知,可以说所有的中国人都是李白诗歌的接受者。历代对李白诗歌接受的普泛性,除杜甫之外,无人可与之比肩。本文拟对李白诗歌自唐至清的接受状况作一粗线条的勾勒评说。一先来看李白诗歌在唐代的接受盛况。李白二十岁时,以文章谒见文坛巨子苏颋,颋奇之,谓群僚曰:“此子天才英丽,下笔不休……若广之以学,可以相如比肩也。[”1]1872天宝元年(742),因文词秀异,玄宗下诏征时年42岁的李白入京,置于翰林院,担任文学侍从之臣。初至京师,文坛前辈贺知章“闻其名,首访之。既奇其姿,复请所为文。出《蜀道难》以示之。读未竟,称叹者数四,号为‘谪仙’,解金龟换酒,与倾尽醉……贺又见其《乌棲曲》,叹赏苦吟曰:‘此诗可以泣鬼神矣。’”[2]14贺知章是朝廷名臣,深得玄宗信任,他对李白的揄扬,必有助于李白诗歌的传播,招致更多的接受者。李白在世时,已有“追星族”出现,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华夏文化论坛》2007年00期
华夏文化论坛

李白诗歌中“何”字的运用特点

“何”作为古代汉语中的常用疑问词,上古汉语中已经比较常见,中古时期更有了很大的发展,一方面其作为疑问词的出现频率很高,另一方面更产生了很多虚化的用法,使其表现出丰富而复杂的词义发展特点。处于中古后期的李白诗歌中有大量的“何”字出现,这些“何”字不但为表达诗人的浪漫主义艺术风格起到了画龙点睛、举足轻重的作用,更为汉语史研究提供了有益的素材。从语义上看,李白诗歌中的“何”可以大别为表示疑问和不表示疑问两种类型。 一、表示疑问的“何”。这是“何”最基本的用法,是其从上古汉语中沿袭下来并且又一直沿用下去的用法。李白诗歌中这类“何”同样占有相当的比例。根据“何”所表示的具体语义,我们将其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问人问事的,如: 1.君不行兮何待,若反顾之黄鹤。(鸣皋歌送岑征君) 2.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 3.情人道来竟不来,何人共醉新丰酒。(春日独坐寄郑明府) 4.傍人借问笑何事,笑杀山翁醉似泥。(襄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文坛》2007年03期
当代文坛

李白诗歌的征服精神

李白诗歌有一种极其强烈、震撼人心的征服精神。其征服精神主要体现于他特有的生命精神、诗酒精神和人格精神。生命精神是人的生命意识内在和外在的统一,是主体生命力的聚合和放射,就其作品而言,更表明诗人“如实地呈现了‘人’的生存状态,并在其中追问着生命的意义。”①中国文学的生命精神,远自上古神话,中经诗三百和屈原辞赋,到《古诗十九首》,主线分明,蔚为风采,都在生命体验的大开大阖中表现着诗学魅力。而以生命体验为核心的中国诗学到了李白所生活的盛唐则达到了“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程度。我们从杜甫对李白的诗学评价中得到的就是生命精神的爆破性信息。李白的生命意义结合着一系列的情结要素发之于诗歌,淋漓的元气,创作的欲望,大有“下笔如有神”的天人贯通之势。究其实,“神者,吾身之生气也”,“灵变惝恍,妙万物而为言”②,它是诗人特殊的生命体验。“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江上吟》),“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赠裴十四》),“登高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5期
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玉与李白诗歌

笔者根据北京大学中文系全唐诗网上检索系统和翟蜕园、朱金城的《李白集校注》进行了初步查询,发现在李白的诗歌作品中,有“玉”这个物象出现的诗句有344句之多,可谓俯拾皆是。肖文苑在谈到李白诗歌中的“玉”时说:“玉制的酒器,在他的诗中占着主要的位置,最能反映他的思想实质。”这仅从一个方面指出了李白诗歌中“玉”物象的重要性。笔者主要从中国几千年的玉文化入手,探讨李白诗歌中的“玉”物象在其诗歌创作中的重要作用。一中国是最早使用玉的国家,也是世界上主要的产玉国之一,自古就有“玉石之乡”的美称。著名的科技史学家李约瑟曾说:“对于玉的爱好,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特色之一,三千多年来,它的质地、形状和颜色,一直启发着雕刻家、画家和诗人们的灵感。”这一评语恰当地反映了玉在我国民族文化中的作用。玉已被赋予辟邪气、保平安的人情味,成了传统美德的象征,富有极强的修辞作用。伦理道德是中国传统文化价值体系中的核心部分,是被大众所认可并奉行的行为准则。自古以来,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5期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浅谈李白诗歌的比喻

“比喻是天才的标识”(亚里斯多德《诗学》),一位伟大艺术家形象思维的结晶就是一座十分丰富的比喻艺术的宝库。李白,作为屈原以后一个独树一帜的浪漫主义诗人,在比喻这一手法的运用方面确是有其独到之处的。刘勰在《文心雕龙·比兴》中指出:“比类虽繁、以切至为贵,若刻鹄类鹜,则无所取焉。”形象切至,入人意中,是比喻的第一要义,也是李白诗歌比喻的基本特色。他善于抓住喻体与本体之间突出的类似点加以发挥创造,给人以形象的感受。如在《鸣雁行》中,以“凌霜触雪毛体枯,畏逢矰缴惊相呼”的鸣雁,比喻自己对遭难罹祸的惊恐心情;在《雉子斑》里,他又用“乍向草中耿介死,不求黄金笼下生”的斑鸠比喻自己即使为自由理想而死,也决不向权贵屈膝妥协的坚强性格。他还以“落羽辞金殿,孤鸣咤绣衣,能言终见弃,还向陇西飞”的鹦鹉来说明自己的多言见弃,表示了对统治者的愤懑,寄托了落魄不偶的感慨;他也用“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的松树,表现自己冲破阻力、积极进取的决心及其乐观主义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7年02期
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李白诗歌主张之管窥

李白是唐朝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的诗歌被后人认为是最能反映盛唐气象的,要了解大唐帝国的胸襟与霸气,不能不读太白之诗。他的诗歌感情热烈激荡,气势豪迈奔放,语言清新自然。李白一生遍游大江南北,无论是长江上游的巴蜀文化、长江中游的吴楚文化.还是长江下游的吴越文化等,都对李白有重大的影响。李白一生在长江流域的时间较长,与长江有非同寻常的感情和渊源,长江流域独特的风景也给李白的诗歌增添了隽永的内涵。自然,李白是天才的诗人,是天仙之才,他的诗歌是天地精气所化,天地大美之所衷。当然天才的产生是有其独特的社会历史文化背景和其独特的经历所造就的,也只有在开放的大唐帝国,在这样一个儒释道兼容并包的社会背景下,才有了天才的李白。一、李白诗歌主张中的侣家成分清代刘熙载说:“太白诗以庄骚为大源。”“太白与少陵同一志在经世,而太白诗中多出世语者,有为言之也。屈子《远游》曰:‘悲时俗之迫厄兮,愿轻举而远游。’使疑太白诚欲出世,亦将屈子诚欲轻举邪!”l’l李白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