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客家人起源的遗传学分析

客家人是指分布在我国南方各省的讲客家话的一个汉族民系 ,大约有 6 5 6 2 4 0 0 0人口。在各国的华侨中也有很大比例的客家人。闽、粤、赣交界地区是客家人最集中的地区 ,其中长汀可能是客家人形成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居住地[1] ,是客家人中的主流。关于客家人的来源 ,很早就有人探究。三四十年代 ,针对当时存在的某些“客家非汉族论”、“客家为汉族与苗、瑶、僮、畲等族的混血种说” ,罗香林把客家人讲成是“中原最纯正的正统汉人的后裔”[2 ] ,而实际上 ,各地汉族在演变过程中 ,与外族混血是很普遍的现象 ,客家人也很难例外 ,所以其方言中许多常用词与苗瑶语、壮侗语有渊源关系[3 ] 。关于客家人形成年代的观点也很多 ,袁家骅[4] 认为“东晋永嘉以后 ,客家先民受战乱所迫 ,先后经历了几次的大迁徙运动”。客家话是客家人的一个象征 ,是一种特殊的汉语方言。刘镇发[5] 与刘纶鑫[6] 都著文指出 ,严格意义上的客家话应该界定为明末...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山大学学报(医学科学版)》2005年S1期
中山大学学报(医学科学版)

广东梅州客家人起源的线粒体遗传学分析

客家人是我国汉民族中的一个以讲客家话为特征的亚系,分布于我国南方各省,19世纪客家人开始移居海外,成为东南亚、欧美等国华侨的主要构成人群。我国广东梅州、福建长汀和江西赣州等地一直为客家人聚集之地,对客家人的起源和迁移研究对研究客家文化和中国各民族和人群的形成有着重要意义11-2.。人类线粒体DNA是细胞核外DNA,具有严格的母系遗传、不发生遗传重组和进化速率快等特点。线粒体DNA作为遗传标记,在研究人类起源、进化和人群的迁移中曾作出了突出贡献,如人类起源的“非洲夏娃说”,也广泛运用于对一些地方人群如现代日本人群、印第安人的进化和迁移研究中131。线粒体DNA的Coll和tRNA加基因之间的非编码区(regionV),有一两拷贝的9 bp串联重复区,wrischnik等团最早运用这一多态标记于人群研究中,发现该区域串联重复发生缺失的频率具有人群中分布的特征性,是一个研究人类群体遗传学的较好标记。本研究运用线粒体DNA Region...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福建乡土》2016年04期
福建乡土

快刀片飞的客家生鱼片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生鱼片的吃法正是这句话的生动写照。宁化是客家袓地,是家族记忆的源头。客家人把这些记忆留在了族谱里,留在了日常的民俗中,也留在了他们的味觉里。宁化生鱼片,也称客家生鱼片,是客家美食系列中的奇葩。作为中原汉人南迁后裔的客家人,将精细的生鱼片吃法保存至今。说起生鱼片,人们先想到的往往是日本料理中的“刺身”。曰本人擅长料理生鱼片不假,但追根溯源,这生鱼片其实还是我们老担宗的发明。生鱼脍是中国传统的一种饮食方式。早在西周时期,人们为了去除肉中的腥臊,会在食用时加入各种调料,后来发现生鱼肉与葱、山葵酱等一起食用十分美味。到了唐代,生鱼片已经是一种十分受欢迎的食物了。至明代以后由于李时珍编写的《本草纲目》一书不提倡生食鱼肉,生鱼脍在明清时代逐渐式微。现在大多数中国人都没有食用生鱼脍的习惯,但是东南沿海地区的客家人仍然保留了这个传统。“脍”是远古人类生食习俗的延续,从周朝至唐宋,它在上至皇宫,下至平民百姓家都非常受欢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福建乡土》2016年04期
福建乡土

闽菜谭概

福建简称“闽”,凡具有福建烹饪特色的菜肴均可称“闽菜”。闽菜历史悠久,汉唐以来,伴随着中原汉人入闽,以汉唐文化为内涵,以福建水土、物产为基础而逐渐形成独具地方特色的福建饮食习俗,在此基础上,又博采各地烹饪技艺之精华,不断发展创新而成为格调高雅、馔法精致的一支菜系。北宋时期,经济繁荣、文化发达,饮食文化也随之繁荣发展,京城开封的上层社会非常喜欢南方的山珍海味。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开封的菜肴可分为北馔、南食与川饭,而擅长烹饪海鲜、河鲜的闽菜就是“南食”的代表之一。到了明清时期,闽菜已名扬海内,徐惟起在《榕阴新检》中记载了曹学佺的家厨董桃楣,人称“天厨星”。明代西方传教士撰写的《中华帝国史》、《出使福建记》等书,都详细记载了闽菜的菜肴与宴会的规模。徐珂的《清稗类钞》记云:各地“肴馔之各有特色者,如京师、山东、四川、广东、福建、江宁、苏州、镇江、扬州、淮安”,说明了清代闽菜已誉满京城。清末民初,北平的“忠信堂”闽菜馆大厨郑大水还被末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华文化画报》2017年08期
中华文化画报

泉州建筑中的姓氏文化与礼制文化

姓氏文化据文献记载,晋永嘉四年(310因古代同姓族人多聚族而居,往往逐渐向姓名标志转化,并影响至今。年),匈奴和羯族入侵,屠杀汉族人,数世同堂,或同一姓氏的支派、分如“芦山衍派”—苏姓、“延陵晋朝官民大量南逃,入闽者有林、房集中居住于某一处或相近数处的衍派”—吴姓、“颖川遗泽”—陈、黄、郑、詹、邱、何、胡8姓;庭堂、宅院之中,堂院就成为某一陈姓等。梁天监中置南安郡时有5姓;唐代同族人的共同徽号。同姓族人为祭闽南人在移民和再移民的历史有29姓南迁入闽;五代时期的移祀供奉共同的祖先,在其宗祠、家过程中,保留了中国最为完整的宗民,自河南光州固始迁至汀、泉、庙的匾额上题写堂号,因而堂号也族文化形态。历代中原汉人举家或福三州的有7姓。至此,先后入闽含有祠堂名号之含义,是表明一个举族南迁,都以聚族或聚乡而居的的中原汉人已有49姓,居住在泉家族源流世系,区分族属、支派的形式,来巩固和发展自己占有的生州各地。标记。堂号往往以先世之德望、功业、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6期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读史札记:论北魏兵士除六夷及胡化之汉人外,似亦有中原汉人在内

北魏兵制 ,史无明文 ,不可详考。陈师寅恪谓北魏兵制 ,似乎军民分业 ,除胡化之汉人 (即六镇中之汉人 )外 ,一般汉人皆从事耕织而无服兵役义务。余颇有所疑。今先述陈师之说 ,然后再伸鄙见。陈师谓 :《宋书·臧质传》云 ,“魏太武遗质书曰 ,吾今所遣斗兵 ,尽非我国人 (言非鲜卑人也 ) ;城东是丁零与胡 ,南是氐羌……”。魏军中之将官必为鲜卑人 ,至于下级兵士 ,则此处言有丁零人、胡人、氐人及羌人 ,而不提及汉人 ,殊可注意。《魏书·孝文帝纪》云 ,“军士自代来者 ,皆为羽林虎贲”。《隋书》卷二十四《食货志》云 ,“六镇扰乱 ,相率内徙 ,寓食于齐晋之郊。”可见六镇军士 ,有入京师为羽林虎贲者 ,有徙迁寓食于齐晋之郊者。此辈兵士 ,皆是鲜卑人或鲜卑化之汉人。六镇叛乱后 ,侵入中原 ,多归高欢麾下 ,《隋书》卷二十四云“齐神武因之以成大业。魏武西迁 ,……是时六坊之众从帝而西者 ,不能万人 ,余皆北徙。……及文宣受禅 ,多所创革...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S1期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试析闽西客家“神媒”现象及其文化源流

一、闽西客家“神媒”文化现象及其表现形式在中国南方,以及一些东南亚地区广泛流行着一种替神灵说话或传达神的旨意的宗教活动,在闽西的客家地区,这种现象也十分普遍,有学者将这种在闽西客家地区流行的民间宗教信仰称之为“神媒”。[1]闽西客家地区的“神媒”形式多种多样,根据刘丽川等学者的研究主要有以下几种:[2]1.“跳神”“跳神”又称“降神”是一种由巫觋自称灵魂附体,做出与常人不同的怪异行为以愚弄百姓的行为。跳神除了个别师承关系外,大多是一些精通巫术的人,突然宣布灵魂附体,犹如着魔一般,时常发作,为人祈福消灾。跳神者家中一般供奉伸向,桌子上放着镜、尺、剪刀之类的物品。求神者进屋后,巫觋先烧香拜礼,闭幕养神,打哈欠,伸懒腰,打喷嚏,流眼泪,故弄玄虚后。突然跳起或浑身哆嗦,或摇头晃脑,或手舞足蹈,宣称某某神灵已附体,怪声怪调的又说又唱,时而哈哈大笑时而痛哭流涕,信口开河,为人驱邪,治病,寻物,寻人,问亡等等。[3](P313)2.“仙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