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探索有中国特色少年司法制度的战略设想与路径建议(上)

司法救济是公民社会的最后权利救济途径,对未成年人而言,司法保护也是其最后的保护屏障。众多国家的经验教训证明,少年司法制度设计的价值不仅仅是未成年人保护问题,它也是犯罪预防和控制的基础。一个科学的少年司法制度设计,将会实现未成年人权利保护与社会犯罪预防和控制的双赢,在社会成本的支付上也是最低的。中国的少年司法探索开始于1984年11月上海长宁区人民法院设立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合议庭。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中国的少年司法制度是以少年审判为龙头牵引的。之所以少年审判能够牵引中国少年司法的探索,是因为其自下而上的探索与自上而下的指导实现了良性互动,使少年审判探索得以在全国形成氛围。但是,少年司法制度的建设,单靠法院一家是不够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少年审判牵引整个少年司法制度探索的步伐是缓慢的,效果也是不甚理想的重要原因。如何让下一个十年、二十年的中国少年司法制度探索更科学、更有成效,这需要我们在总结过去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确定出中国少年司法制度探...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2年02期
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

日本少年司法制度及其借鉴

日本古代及近世和其他国家一样,并没有教育和保护未成年人的司法制度,也没有把未成年人视为独立的权利主体,只是在刑事法律中存在一些慈爱恤幼的规定,比如,奈良·平安时代(710—1185年)的《名例律》第70条规定:“未满7周岁者绝对无刑事责任能力”,“年满8周岁不满16周岁者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1〕1923年日本出台了日本历史上的第一部《少年法》,系统地规定了对非行(包括不良行为和违法行为)少年的保护和教育制度,奠定了日本少年司法制度的基础。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美国为主体的联合国总司令部接管日本,督促日本实行了一系列的法律制度改革,其中就包括少年司法制度的改革,1948年7月15日以美国少年司法制度为范本的《日本少年法》公布,1949年1月1日开始实施。〔2〕至此,日本形成了完善、科学的少年司法保护制度,之后日本议会几次对它进行了局部的修改。少年司法制度是指,对非行少年进行处遇的司法制度。它包括少年刑事司法制度和少年保护司法制...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2012年05期
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

刑事诉讼法对少年司法制度完善的价值

在当今国际社会,少年司法制度建设水平已经被视为衡量一个国家的法治文明程度和人权保障程度的重要标志之一。据相关资料表明,在成年犯罪者中,少年时期已经有违法犯罪者比少年时期没有违法犯罪者多7倍。有研究者通过对成年犯罪人、常习犯的研究发现,其中,早年发生违法犯罪的人员比年龄大些以后才发生违法者为多。因此,少年犯罪及其处理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对于社会,都是影响极其深远的。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一个国家未来社会的犯罪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关键是对儿童、少年问题处理得如何。而少年司法制度是一个国家预防减少犯罪的具有战略意义的一项重要措施。换言之,我们国家犯罪如何能有效地减少,对未成年不良行为、违法、犯罪行为的处理是最关键的问题。①相对于世界其他发达国家来说,我国少年司法制度起步较晚,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才开始探索,多年来,少年司法制度的建立及其完善一直是我国刑事立法、刑事司法领域的专家、学者们关注的一个焦点。2012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2012年12期
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

探索有中国特色少年司法制度的战略设想与路径建议(下)

二、中期规划(四)配合少年司法探索的社会服务体系初步形成目标:为实现少年司法的恢复性目标提供专业社区服务,补充社会资源。1.在现有资源中,充分挖掘、培植社会服务体系我们前面提到的远期规划中少年司法制度的三个组成部分,都无一例外的需要一套社会支持服务。这些服务不能靠从事探索的法官、检察官、警官和律师来完成,他们既不专业,也缺乏精力。从现实探索也能看到,如果没有一套可以承接的社会支持服务,少年司法探索往往会半途而废或者南辕北辙。显然,现实生活中没有准备好这样的社会服务体系,需要少年司法探索者机敏挖掘和配置。实现路径:首先,在少年司法探索中,探索者应该评估本地可以提供支持服务的潜在资源,尤其是中国特有的较为发达的基层群众组织,通过适当的专业培训和资源整合,为少年司法探索的社会支持服务开拓社会资源。其次,主动与已经存在的与少年司法社会服务相关的民间组织或其他社会组织建立起合作。再次,中国目前的志愿资源已经相对发达,探索出一套相对规范、有...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应用法学》2019年02期
中国应用法学

论构建以审判为中心的少年司法制度

我国刑事诉讼制度以“侦査中心”为主要特征并长期受到垢病。随着中央提出部署,两高三部相继出台规范性文件,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逐步在我国铺展开来。这项改革,切中了“侦查中心”诉讼制度的要害,契合了诉讼制度发展方向,理应久久为功,持续推进。但是,几乎在同时期,在少年司法领域却出现了构建“以检察为中心”的少年司法制度的论调,[1]这不得不让人警惕和反思。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法学界和司法实务部门基于审判中心主义经年累月努力取得的巨大成果,这项改革,对于促进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科学发展,实现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意义重大。但就在这项改革初创之期,便出现“以检察为中心”的声音,这显得很不合时宜。可能有观点认为,构建“以检察为中心”的少年司法制度,符合我国少年司法制度发展现状,而且少年司法制度应该独立于成人司法制度,不必以成人司法制度的改革方向来要求少年司法制度。但是,发展现状不等于发展方向。虽然学者们多年来一直在呼吁推动独立于成人...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青少年犯罪问题》2017年01期
青少年犯罪问题

我国少年司法改革的理念重塑与制度构建——以美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借鉴为视角

惩罚少年犯罪的目的是什么,报应、威慑,还是行为矫治?少年罪错案件当以何种程序展开,是两造具备师听五辞、捕诉监防轮番强硬上演,还是以非公开、非对抗、非刑事化的温和方式展开?少年犯的罪责如何计算,是刑罚量折减,还是要放弃对其主观恶性的谴责而另辟一套处遇制度?少年犯当如何行刑,是劳动改造剥夺其再犯能力,还是教育矫治培养其为守法公民?面对这一系列的少年司法问题,学界与司法实务界均倾注了极大热情。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就十分注重少年司法制度的建设,在转变少年司法理念、完善少年司法的法律体系、健全少年司法制度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仍应指出的是,与发达国家的先进理念与科学制度相比,我们还存在诸如法律体系不完备、少年司法制度不健全的遗憾。时下,我国正在进行少年司法体制的改革,面对日益严峻的少年犯罪形势,如何在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与保障社会利益之间保持理性和平衡,如何通过少年司法制度来保护青少年的健康成长、预防少年犯罪仍然值得深人研究。一、我国少...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