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变形杆菌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的检测及其耐药现状

由质粒介导的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细菌在世界范围内流行,已成为二十一世纪威胁临床抗感染治疗的严重问题之一[1]。肺炎克雷伯菌、产酸克雷伯菌和大肠埃希菌是产生ESBLs的最常见菌。由于耐药质粒的播散,从肠杆菌科其他细菌如摩根菌、黏质沙雷菌、痢疾志贺菌、沙门菌、变形杆菌、枸椽酸杆菌和阴沟肠杆菌[2]的某些菌种中也可分离出ESBLs。变形杆菌属中的奇异变形杆菌和普通变形杆菌可引起人的原发性和继发性感染,是仅次于大肠埃希菌的泌尿道感染病原菌之一。绝大多数变形杆菌所产ESBLs为TEM型[3-6],也有少数报道产CTX-M型的ESBLs[7-8]。为了进一步了解变形杆菌产ESBLs的现状,我们对我院临床分离的54株变形杆菌进行ESBLs的初筛及确证实验,并初步分析了其基因型别。1材料与方法1.1菌株来源收集了2004年1月~2005年5月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临床分离的54株变形杆菌,用美国Microscan WalkAwa...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奶牛》2018年05期
中国奶牛

牛乳中β-内酰胺酶残留及检测方法研究进展

生产中使用抗生素治疗奶牛乳房炎等疾病时应严格执行休药期规定,但部分养殖户为追求利益未按规定弃奶则会造成乳中抗生素残留。由于抗生素残留对人体健康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因此欧盟规定奶粉中苄青霉素、氨苄西林和阿莫西林类抗生素的最大残留限量(MRL)为4μg/kg[1]。早在1940年,即青霉素开始用于治疗感染病人的前一年,就有文献[2,3]首次报道发现由细菌产生的β-内酰胺酶可以破坏青霉素。它通过与β-内酰胺酶类抗生素中的β-内酰胺环结合,使其结构裂解从而降低抗生素的残留量。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β-内酰胺酶的纯化技术也趋于成熟,一些商家受利益的趋势,人为地添加β-内酰胺酶使牛乳中抗生素残留达到安全限量标准。目前,对β-内酰胺酶的稳定性有一些报道。范美婧等[4]发现牛乳贮存时间、灭菌方法以及酸碱处理对β-内酰胺酶的稳定性有一定影响。Zhang等[5]研究发现冷藏、冷冻以及解冻对生鲜乳中β-内酰胺酶的活性无丝毫影响,但β-内酰胺酶及其降...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畜牧兽医杂志》2016年02期
畜牧兽医杂志

影响生鲜乳中β-内酰胺酶检测结果的因素探讨

β-内酰胺酶是一种青霉素钾或青霉素钠的酶,是β-内酰胺类抗生素的分解剂、解抗剂或隐蔽剂,俗称金玉兰酶剂。β-内酰胺酶的提取物主要来自于霉菌的代谢产物,其本身是一种丝氨酸蛋白酶的衍生物,属于蛋白质多肽。固态时呈白色粉末、液态呈浅黄色或微黄色。关于生鲜乳中β-内酰胺酶的来源,国内外一些报道认为:生鲜乳中的β-内酰胺酶的来源有两种,一种是内源性的即由奶牛体内的耐用菌株为排斥抗生素而产生的。另一种是外源性人为添加的。即不法分子为了降解生鲜乳中残留的抗生素逃避检测而通过外源性添加到生鲜乳中去。由于β-内酰胺酶具有分解β-内酰胺类抗生素的作用,在抗生素乳中加入β-内酰胺酶后,乳中抗生素作为抗原与β-内酰胺酶活性中心成分结合,产生竞争性抑制,使抗生素作为抗原暂时失活,当利用抗生素检测卡检测牛奶中抗生素时,呈阴性检出,即检测不出抗生素,但将加有β-内酰胺酶的抗生素乳进行乳酸菌接种试验时,其抗抑菌效果依然存在。这说明β-内酰胺酶并不能使乳中抗生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4年20期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医院感染产β-内酰胺酶金黄色葡萄球菌耐药性研究分析

由于多种广谱抗菌药物、免疫抑制剂以及呼吸机、血管插管、导尿管等侵入性操作的广泛使用,近年来医院感染多药耐药菌现象日趋严重,已成为目前医院抗感染治疗中的难点和重点。在医院感染的多药耐药菌中多药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占有较大比例[1],而导致医院感染的多药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中,较多均是产β-内酰胺酶株,因此,关注产β-内酰胺酶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分布及耐药性,并对其导致医院感染发生率进行研究分析,对有效控制医院感染的发生具有重要意义。1材料与方法1.1菌株来源医院2012-2013年送检的临床标本分离株,包括痰液、血液、伤口分泌物、尿液、创口分泌物、脓液等,医院感染标准参照《医院感染防控指南》2010年版。1.2方法送检标本均按照美国临床实验室标准化研究所(CLSI)的相关标准进行培养,分离出的阳性菌鉴定、药敏试验均由VITED-2Compact全自动微生物分析鉴定仪完成。1.3统计分析采用SPSS应用χ2检验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P0.05...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兽医医药杂志》2013年06期
中兽医医药杂志

生鲜乳中“解抗剂”β-内酰胺酶研究进展

1β-内酰胺酶1.1“无抗奶”与“解抗剂”随着抗生素被广泛应用于养殖业,牛奶中抗生素残留问题日益受到国内外的重视。2001年9月,我国农业部颁布了《无公害食品生鲜牛乳》行业标准,该标准规定生鲜乳中抗生素检出限量为“不得检出”,“无抗奶”概念也由此引起了消费者和生产者的广泛关注[1]。一些乳品企业为谋求更大的发展,提高奶品的标准,打出“无抗”牌。但就奶牛的饲养而言,牛奶的绝对“无抗”很难达到,市场上便出现了“解抗剂”。“解抗剂”学名β-内酰胺酶,能有效分解牛奶中残留的β-内酰胺类抗生素。1.2牛奶中β-内酰胺酶的来源β-内酰胺酶是一类由细菌产生的能够降解β-内酰胺类抗生素,使其抗菌作用减弱或消失的酶。牛奶中β-内酰胺酶的可能来源有两种,一是内源性,由牛奶中有关细菌产生;二是外源性,即人为加入牛奶中。奶牛乳房炎是奶牛常见病之一,为防治该病,大量抗生素和抗菌药物被用于奶牛养殖业中。研究表明,青霉素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和大肠杆菌耐药株的β-...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养殖技术顾问》2013年10期
养殖技术顾问

生鲜乳中β-内酰胺酶的测定

β-内酰胺酶是由细菌产生的能分解β-内酰胺类抗生素的酶。β-内酰胺酶作为酶制剂,其的毒理学危害研究得并不透彻,安全评估也开展较少。从某种意义上讲,高纯度的β-内酰胺酶本身并不具有危害性,即使偶然食用,其在胃酸的作用下,也会变性失活,但由于市场上的酶制剂纯度都不高,而且该酶的生产工艺是要经过细菌培养、提纯制备,所以其潜在的危害并不清楚。β-内酰胺酶能够催化青霉素的分解,生成青霉噻唑酸,是引起人体青霉素过敏的主要原因。1 Peniase试剂盒法原理。本方法采用间接竞争法,利用β-内酰胺酶可分解β-内酰胺类抗生素的原理,通过配体-受体识别法快速测定与β-内酰胺酶反应后残留的青霉素含量。试剂和材料。除非另有规定,仅使用分析纯试剂和符合规定的三级水。所有试剂均应保存在2~8℃的干燥环境中。抗生素试剂瓶,含有一定量的β-内酰胺类抗生素及其保护剂。微孔试剂,含有青霉素特异性配体蛋白质及显色剂。试纸条,包被有β-内酰胺类抗生素。打开试剂盒之前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