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天儒冲突——中西方家庭伦理的初次冲撞

中国的历史发展到明朝万历年间,西方的文艺复兴已近尾声,受到“作为时代特征的冒险精神”影响的西方传教士,怀抱着传教和财富的双重动机,远涉重洋,“梯航九万里而来”,从此揭开了中西文化交汇激荡的历史篇章。这些来自地球另一面的传教士们,以“学术传教”为手段,在把西洋近代天文学、历学、数学、物理学、医学、哲学、地理学、逻辑学、音乐、绘画等近代西方科学知识大量传人中国的同时,也带来了基督教的教义和伦理。因此,在背负上千年儒学文化传统的中国士大夫眼里,这远非只是一种单纯的技术变革,而是一场涉及封建道统与文化观念的巨大危机。由此,基于传统的“夏夷之辨”,明末士人和清初“博学鸿儒”们,站在维护圣学道统的立场上,不断地对基督教进行口诛笔伐,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尊圣学、拒西学的浪潮。他们以东方之圣为是,西来之圣为非,指斥西学是“儒术之大贼”,是欲“移我华夏民风”,“扫灭中国贤圣教统”的邪说,掀起了一场对东西方文化发展至关紧要的天儒冲突。在这场天儒冲突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天主教》2003年04期
中国天主教

利玛窦经验对当代传教工作的意义

利玛窦是明末来华传教的耶稣会士中最著名的人物,他只活了57岁,而其中的后28年是在中国度过的,并且死在中国,埋在中国。利玛窦在向西方介绍中国文化和将西方的“实学”传播到中国两个方面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因此今天他成为举世公认的中西文化交流的伟大使者。一个天主教的传教士获得如此美誉,当然是教会的光荣。利氏在华传教28年的全部经验归结起来就是:认同中华传统文化,在与中华文化融通的过程中传播天主教教义。这一传教经验是他智慧的结晶,是他一生辛劳留给后来教会的宝贵财富。在普世教会推行“福音本地化”的今天,在中国教会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的时刻,仔细研究利玛窦的传教经验,对于中国天主教会实在是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利玛窦来华传教的起点是对中华文化的深刻认知,他传教的方法就是向中华文化中注入西方的科学知识。利神父在华生活了28年,他不仅学会了说中国话,用中文著述,而且还博览中华典籍,与当时的鸿儒大德广为交好,共同探讨学问。所以利氏又被称为“西儒”。...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天津社会科学》2003年06期
天津社会科学

利玛窦等早期传教士的学术传教策略及其文化意义

学术传教的两个基本特点明代末年 ,横亘在西方传教士面前的坚硬“岩石”① ,除了自永乐朝便开始实施的封海政策之外 ,还有源远流长的夷夏大防的心理。罗明坚、利玛窦等于万历年间进入内地之后 ,先是僧人打扮 ,后改易儒服 ,兼用西方奇器方物敲开上层官僚的大门。但早期其所采取的最成功策略恰恰不是直接传教 ,而是一系列的学术活动 ,这一被后人概括为“学术传教”的举措主要是由利玛窦开创并具体实施。利氏针对罗明坚著书立说直接传教而效果甚微的事实 ,主张“慢慢来”② 。利氏特别珍惜与士大夫交接来往的机会 ,可以说 ,以“客厅为布道所” ,用学术“交谈”来为“灵性”传教铺路 ,是利氏深思熟虑的结果 ③。传教士于明代末年所撰写的一系列著述之中 ,罗明坚的《天主圣教实录》(初名《新编西竺国天主实录》) ,利玛窦的《天主实义》(原名《天学实义》)、《畸人十篇》 ,艾儒略的《三山论学》等早期重要著作皆采用“问答体” ,之所以如此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有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国际汉学》2018年04期
国际汉学

《利玛窦明清中文文献资料汇释》补遗

窦《天主实义》准备“立论破之”,足以佐证西文资料所述利玛窦与莲池的争论为实。莲池袾宏,字佛慧,仁和沈氏子。兄弟皆以儒显,而师试屡冠诸生,于科第犹掇之也。性好清静。……而专事佛,虽学使者,屠公义英力挽之,不回也。从蜀师剃度,受具。……归得古云栖寺旧址,结茅默坐。……久之,擅越争为搆室,渐成丛林,清规肃然,为诸方道场冠,而师始启口说碑传第一云栖莲池祖师传(明)虞淳熙作者小传:虞淳熙(1553—1621),字长孺,号六梦居士,浙江钱塘人。万历十一年(1583)进士,万历二十年(1592)由兵部职方主事任礼部员外郎,后调吏部稽勋司员外郎。万历二十一年(1593)罢官,遂隐居西湖回峰。著有《虞德园集》《孝经集灵》。此为莲池禅师之友虞淳熙为其所作之传,其中明确提到莲池对当时人所推崇的利玛春之日,河滨子如淮河饮某家。诸荐绅先生咸在,陈君齿最尊。或曰:此前司马函先生也。它曰:召河滨子论其志,业则以天学对。以为《太西水法》、天仪制器皆小技,而事天...  (本文共37页) 阅读全文>>

《齐鲁艺苑》2019年01期
齐鲁艺苑

面向世界——利玛窦之窗

~~面向世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知识》2019年05期
文史知识

“利玛窦规矩”及其意义

利玛窦(1552—1610),意大利马切拉塔市一个药店老板的儿子。利玛窦家后来承包了当地的银行,因经营不善,还惹上了官司,家境并不宽裕。利玛窦从小就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求。十六岁他去罗马学习,在罗马大学的专业是法律,家族中有几个教会中的亲戚,受此影响,他逐渐确立了传播福音的宗教事业的理想,这也与其时耶鍊会事业在欧洲蒸蒸日上的势头密切有关。作为耶稣会初修院副院长的范礼安,批准了利玛窦加入耶稣会的申请(〔意大利〕菲利浦*米尼尼著,王苏娜译《利玛窦——凤凰阁》,大象出版社,2012)。1578年,二十六岁的利玛窦从里斯本登船,被派往印度传教,1580年晋升为司铎。两年后来到了澳门,他的任务是打开中国的传教大门。一利玛窦的入华与利玛窦同行的还有他在罗马学院的同学罗明坚。1583年9月,他们以“天竺僧”的身份进人肇庆府,这里从嘉靖皇帝时起,便是两广总督的所在地。在肇庆,他们创建了在华传教的第一个据点,知府王泮题名的“仙花寺'罗明坚比利玛窦年长...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