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丽的日本”与“暧昧的日本”——川端康成与大江健三郎创作比较

川端康成是亚洲继泰戈尔之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大江健三郎是继川端康成之后第二位获此殊荣的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作品使世界认识了“美丽”的日本 ,大江健三郎则使世界认识了“暧昧”的日本。川端康成的作品以独特的民族特色和传统特色令世界刮目 ,大江健三郎的作品则以世界性和现代性震撼世界文坛。在生活经历中 ,“孤儿根性”和“畸婴体验”是两人最刻骨铭心的痛苦 ,也使两人的主要作品都打上了这种痛苦的印记。两人都生逢西方现代文艺思潮一浪高过一浪的时代 ,在继承传统哲学思想的基础上 ,又从西方的文学流派中各取所需。川端康成在日本佛家禅宗的地基上 ,吸收表现主义、达达主义和意识流的表现手法 ,成为新感觉派的理论旗手。大江健三郎则在儒家积极用世、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的基础上与萨特的存在主义结合形成了“东方存在主义”。在主题的选择和故事发生的环境中 ,“幽情”和“四季感”的艺术手法 ,使虚无主义者川端康成深爱着美丽的“伊豆”、“古都”和“雪国”。用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04期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我在美丽的日本》与《我在暧昧的日本》——川端康成与大江健三郎之比较

川端康成是继印度大诗人泰戈尔之后摘取世界文坛丹桂的第二位亚洲人,通过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获奖演说辞《我在美丽的日本》,他向全世界展示了日本式的美,而比川端小36岁的大江健三郎作为第二位荣膺此奖的日本作家,通过其演说辞《我在暧昧的日本》,站在全人类的面前反思日本文化。虽然两人都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他们的境遇却不尽相同。川端康成作为日本近代文学史上的巅峰人物,在日本国内享有很高的名望和地位。相比之下,大江健三郎在国外的名气则远远超过了日本国内,虽然大江成名较早,但因为其所谓的“左倾”思想而受到日本文学界的种种压制,正如大江自己说的,他在日本是一个差点被读者遗忘的作家。如果说川端的作品凭借其传统的日本特色打动了瑞典学院的院士们,那么大江的作品则以现代性和国际性引起了全世界的共鸣。一、时代背景1968年川端康成的获奖,要在冷战开始、东西方文化对立的背景下把握。川端的作品大多完成于二战结束后的40、50年代,二战的失败,让日本军国主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01年05期
文艺争鸣

中国之于大江健三郎——大江健三郎1960年访华研究

大江健三郎的作品世界中未曾出现过中国人的形象 ,大江文学与中国文学也并无直接的影响关系 ,这使得无论在日本还是在中国 ,“大江健三郎与中国”这个课题都未能在大江研究中引起重视并占有一席之地。事实上 ,大江健三郎曾于 1960年、1984年、2 0 0 0年先后 3次访问中国 ,对中国文学特别是中国现当代文学耳熟能详 ,也留下了一些关于中国的文字、言论。从这些尚未被人注意的材料着眼 ,发掘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正是本文的出发点。大江健三郎自 195 7年以《奇妙的工作》登上日本文坛后 ,接连发表了《死者的奢华》、《他人之足》、《饲育》、《人羊》、《拔芽击仔》、《先跳后看》等作品 ,倾力描写“监禁状态”下无力而绝望的战后日本青年。 195 9年 ,《我们的时代》、《青年的污名》等探索新的创作方法的小说一问世 ,便遭到评论界的围攻 ,被视为失败之作。就是在这种情形下 ,1960年 5月 30日 ,大江健三郎作为第 3次日本文学代表团的成...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小说评论》2001年01期
小说评论

大江健三郎的启示

大江完成他与中国文学的对话回日本去了,他的到来所激起的一阵浪花,也在北京归于平静,这似乎是正常的。大江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真正的享有世界声誉,不过这并不表示对他难以望其项背。实际上中国作家潜藏着巨大的创造才能,这是连大江也再三提到的,而且再三激赏。但大江却毕竟是成功的作家,其对任何一个有理想的中国作家都有足够的启示作用。他在写作小说的时候就开始研究哲学了,不仅仅有形而下的想象,而且有形而上的思维。他受萨特的影响很大,自以为这位法国人是其精神的向导。哲学使他学者化,也使他思想者化,而思想者化的作家则是一切杰出作家的共性,因为思想者化能够使作家变得更深刻,也更博大,并使作家对人性作新的发现和新的拓展成为可能。他在小时候接受过军国主义的教育,不过最终信仰了民主主义,而且它构成了其整个人生的基调。他始终认为民主是人类社会的进步与文明,遂以写作的方式不懈地鼓吹这种制度。他当然是热爱日本的,但他却坚决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死灰复燃,并以作家的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外国文学动态》2001年03期
外国文学动态

大江健三郎的新作《被替换的孩子》

20以)年末,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郎推出新作—《被替换的孩子》(讲谈社)。这本小说叙述了导演镐吾良的自杀,及经历这一事件的、死者的好友兼妹夫—作家长江古义人的心路历程。像以往一样,大江健三郎在作品中提供最具现实性的社会场景和严峻的社会问题,并让他的人物置身于这样一个环境中展开他的最内在的思考。这本身就构成一种叙事上的张力。在这部小说里,这种张力表现为静物般的描写效果,冲突、暴力等各种光怪陆离的情景竟凝聚成一幅犹如阿拉伯纹样风格的画卷。 然而这几乎死寂的画面不正是艺术家所面对的现代社会的写照吗?它的另一面其实正是媒体的喧嚣、暴力的普遍化。对艺术家吾良的死,舆论界显示出惊人的兴奋、冷酷和纯粹的实利主义。女性周刊等大肆报道死者生前和女人的关系,电视评论员们也不甘寂寞,在节目里进行不负责的种种臆测。痛失亲友的古义人本人也被波及—电视台的摄影师为了抢拍他的表情特写,竟粗暴地用照相机撞伤了他的脸。 古义人感到新闻界是在享受、消费着妻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南商学院学报》2001年04期
湖南商学院学报

关于大江健三郎文学意识的思考

杰姆逊认为政治视角构成“一切阅读和解释的绝对视域”,这种关于阅读阐释视角的观念虽然绝对化了些,但却填补了弗罗依德的阐释符码的不足,建立在这种“始终历史化”基础上的绝对视角,不失为对现实主义叙事本文的一种有效的阐释途径。 当然这种政治视角应建立在这样一种认知基础上即“一切事物都是社会的历史的,事实匕一切事物‘说到底’都是政治的”,那么,是否说,大江文学的“性”叙事就是政治的简单图解呢? 结沦当然是否定的。 在大江文学中,性符码早已转换成了一种拉康意义上的无意识,或杰姆逊意义上的政治无意识,其基本含义可表述为:本文叙事是作为社会象征行为的叙事。以此角度去认知大江文学,政治无意识便成为了大江文学本文意识形态的一种话语策略。 拉康认为:无意识是语言的产物,是语言对“欲望”加以组织的结果,本身具有语言结构和语法。拉康无意识理论思考的焦点在于:语言如何组织“欲望”,从而形成“无意识语言”。从拉康的无意识理论视域去拆拼大江叙事本文,可以发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01年02期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

大江健三郎与《万延元年的足球队》

日本当代杰出的存在主义作家大江健三郎是继川端康成之后 ,日本第二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万延元年的足球队》① 正是其获奖作品之一。小说于 1 967年 1月至 7月在《群像》杂志上连载 ,9月由讲谈社出版单行本 ,同年获第三届谷崎润一郎奖。作者在这部作品中 ,以诗的力量 ,以日本四国岛的森林山村为背景 ,写出了都市与乡村、东方与西方的矛盾 ,构成了一幅当今人类在困境中惶惑不安的图画 ,表现了作家对人类命运的深切关注和对人生问题的积极思考 ,较全面地体现了大江的创作倾向。本文试以这部作品为例 ,探讨大江创作主题、创作风格的形成及其特征。一、“森林”与城市长篇小说《万延元年的足球队》是大江健三郎的顶峰之作 ,小说的主人公密三郎曾是一个大学讲师 ,后与人合作搞翻译。他与作者相似 ,有一个患先天性脑残疾的儿子 ,妻子怕再生白痴儿不愿与他同房 ,并整日酗酒 ,唯一的友人又赤裸着身体怪异地死去 ,为此他十分消沉 ;弟弟鹰四曾是反安保运动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