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丽的日本”与“暧昧的日本”——川端康成与大江健三郎创作比较

川端康成是亚洲继泰戈尔之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大江健三郎是继川端康成之后第二位获此殊荣的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作品使世界认识了“美丽”的日本 ,大江健三郎则使世界认识了“暧昧”的日本。川端康成的作品以独特的民族特色和传统特色令世界刮目 ,大江健三郎的作品则以世界性和现代性震撼世界文坛。在生活经历中 ,“孤儿根性”和“畸婴体验”是两人最刻骨铭心的痛苦 ,也使两人的主要作品都打上了这种痛苦的印记。两人都生逢西方现代文艺思潮一浪高过一浪的时代 ,在继承传统哲学思想的基础上 ,又从西方的文学流派中各取所需。川端康成在日本佛家禅宗的地基上 ,吸收表现主义、达达主义和意识流的表现手法 ,成为新感觉派的理论旗手。大江健三郎则在儒家积极用世、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的基础上与萨特的存在主义结合形成了“东方存在主义”。在主题的选择和故事发生的环境中 ,“幽情”和“四季感”的艺术手法 ,使虚无主义者川端康成深爱着美丽的“伊豆”、“古都”和“雪国”。用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04期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我在美丽的日本》与《我在暧昧的日本》——川端康成与大江健三郎之比较

川端康成是继印度大诗人泰戈尔之后摘取世界文坛丹桂的第二位亚洲人,通过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获奖演说辞《我在美丽的日本》,他向全世界展示了日本式的美,而比川端小36岁的大江健三郎作为第二位荣膺此奖的日本作家,通过其演说辞《我在暧昧的日本》,站在全人类的面前反思日本文化。虽然两人都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他们的境遇却不尽相同。川端康成作为日本近代文学史上的巅峰人物,在日本国内享有很高的名望和地位。相比之下,大江健三郎在国外的名气则远远超过了日本国内,虽然大江成名较早,但因为其所谓的“左倾”思想而受到日本文学界的种种压制,正如大江自己说的,他在日本是一个差点被读者遗忘的作家。如果说川端的作品凭借其传统的日本特色打动了瑞典学院的院士们,那么大江的作品则以现代性和国际性引起了全世界的共鸣。一、时代背景1968年川端康成的获奖,要在冷战开始、东西方文化对立的背景下把握。川端的作品大多完成于二战结束后的40、50年代,二战的失败,让日本军国主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外文研究》2017年01期
外文研究

大江健三郎小说理论研究综论

一、引言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大江健三郎对小说方法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在小说创作的同时,他还孜孜不倦地阅读了大量的文学、文化理论著作,并结合小说创作实践,出版了许多文学理论著作和创作随笔集。《小说的方法》(1978)、《小说的企图知性的愉悦》(1985)、《为了新的文学》(1988)、《文学再入门》(1992)等理论著作就是作家理论思考的结晶。在日本当代作家中,耗费如此多的精力坚持理论创作的作家凤毛麟角。大江的文学理论和创作一起构成了其小说诗学的两轮,成为解读其小说的一个重要理论基础。遗憾的是,作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的小说往往一发表就备受瞩目,但这无形中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弱了对其理论著作的研究。再加上理论本身的难度以及理论研究所需的深厚的人文积淀,令许多研究者望而却步,这也是迄今为止大江健三郎小说理论研究落后于小说研究的一个主要原因。二、大江健三郎小说理论研究在中国大江健三郎的小说诗学包括小说理论和小说创作实践两个向度。王琢...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日语教学与日本研究》2014年00期
日语教学与日本研究

大江健三郎作『二百年の子供』とファンタジー小説

1.はじめに?二百年の子供?はノーベル賞作家大江健三郎氏が2003年に発表した?唯一のファンタジー小説?1と自称し、?子供たちのためのものとして、一番仕上がりがいい?と自己評価されている作品で、その中で、過去と未来を?現在を逆照射する?2ものとして描写し、その巧みな手法が評価されてきた。この小説の出現について、1997年の作品?静かな生活?で予告されていた。?(マーちゃん=?わたし?が大学の図書館に入ると、)そこで不思議な体験が待っていたのだ。これから長期にわたって本の借り出しをするプランをたてるつもりで、まず閲覧室に席を取ると、昼食の時間で外に出かけているらしい空席のお隣に、懐かしいあかがね色の絹の表紙の?はてしない物語?が置かれている。ちょっと失礼して本に手を伸ばすと、扉のページに、普通の落書きじゃないしっかりした書体の、?どうして日本には、真実、読者を励ます作家が出ないものか??という書き入れがあった。私は自分がエンデを読...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

《短篇小说(原创版)》2013年34期
短篇小说(原创版)

大江健三郎早期创作特征分析

大江健三郎在日本当代文坛中颇具影响力,这不仅是因为他在1994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殊荣,更为重要的因素是他始终是以“新时代文学的旗手”姿态出现在读者面前的。借用另一位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评语:“大江健三郎是最有才能的作家。”纵观大江健三郎数十年的创作生涯,他始终是以强烈的责任感、崇高的使命感去观照日本人的生存境遇,也是对于整个人类社会的思考。中国文学界和研究界对于大江健三郎的关注始于20世纪90年代,由于时日尚短,虽不乏真知灼见,却未能系统构建起研究的体系。笔者认为理解大江健三郎的文学创作应从文本所表现的创作特征入手,以作者的创作意识作为切入点,方能寻觅到理解其创作的“不二法门”。一、从存在主义中汲取的养分大江健三郎是二战后成长起来的日本人,他完整地经历了日本战后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从政局动荡到经济崩溃、从全体国民的生存危机到大和民族的精神创伤。战后的日本在美国的指导下制定了和平宪法,宪法中“主权在民,放弃战争”的条文深刻影响了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芒种》2013年24期
芒种

大江健三郎小说的女性形象研究

提起大江健三郎的小说,可能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存在主义、残疾儿共生、原爆等主题。但是自80年代以来,女性在大江的小说中所占的比重加大,以女性为叙述者或中心人物的作品不断出现。特别是进入新的世纪,随着《优美的安娜贝尔·李寒彻颤栗早逝去》这部作品的问世,作品的女主人公“樱”的形象给大江的小说带来了新的特质。下面在探讨大江小说中的女性形象的变迁后,着重研究大江是怎样塑造“樱”,以及通过“樱”这一女性形象如何表现其主题。一、作为媒介的女性大江早期作品中对女性的描写较少,即使出现女性形象,多为象征性的、媒介的存在。例如有关胖女人的形象,在其早期多部作品中出现。《万延元年的足球队》中肥胖的阿仁,对她的描写可谓浓墨重彩。首先通过鹰四的描述打下伏笔,给读者以肥胖、丑陋的印象,将读者引向对其外貌的关注及期待,然后到第一次见面的“肥胖”“忧伤”,再到第二次见面更为细致的神态、动作、语言描写,一个肥胖、狡黠的女人形象便跃然纸上。这样的阿仁让蜜三郎觉得她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芒种》2013年24期
《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03期
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大江健三郎研究在中国:1988—2000

作为日本当代文学的旗手,大江健三郎在获得1994年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并未受到中国读者和研究者的普遍关注,只有《突然变成哑巴》《空中怪物阿归》《饲育》三个短篇被分别收录在三本不同的日本小说集中。何培忠和李德纯两位学者是较早注意到大江健三郎小说创作倾向的学者。何培忠的《1982年日本小说创作一瞥》一文提到了大江的《听“雨树”的女人们》,结合当时苏美之间核竞赛的社会背景,认为该作写作手法比较晦涩,是大江小说创作的一个转折点,是一部“深刻反映核武器时代日本文学家思想动态的重要作品”。[1]李德纯认为大江的早期作品如《饲育》(1958)、《人羊》(1958)以及《出其不意变成哑巴》(1958)等“从不同角度揭露了美国在占领日本期间的劣迹丑行,具有一定的民族意识和爱国思想”。[2]可以说,二人的研究均指出了大江小说与时代的紧密关系,虽不是大江文学的专论,但也涉及了大江小说的一些重要主题,成为中国读者了解大江文学的一个窗口。一、文学综论:大江文...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