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近代鸦片输入桂东南途径探析——毒品问题研究系列论文之一

片,俗名叫大烟,是用婴粱果实中的乳状汁液制成的一种物品。根据史书的记载,鸦片在隋唐时代由阿拉伯人作为药品传入中国,时名阿芙蓉或阿片,对治疗痢疾等病有特效。但是,鸦片如果使用过量,会造成上鹿。鸦片在许多史书上也有称阿芙蓉、阿片、鸦片烟、烟土、土药、土膏、洋药、特货、烟毒等等。鸦片内含有30多种生物碱,其中吗啡是主要成分之一,含量约为10一15%;此外还含有少量的婴粟碱(约1%)、可卡因(约1%)、蒂巴因(约0.2%)及那可汀(约3%)等。鸦片分为生鸦片和熟鸦片,吸食熟鸦片时,发出强烈的香甜气味。现代医学证明,奚粟能镇痛、止咳、定喘、止泻等等。但它的不良副作用也非常明显,不管怎样使用,它都有强烈的麻醉性和刺激作用,施用过度则会中毒。由于鸦片.中含有对人的生理产生特殊性作用的吗啡,使用不懊容易时它产生一种身体和心理的依赖(上瘾)。鸦片在广西出现较早,其来源主要是通过水路从广东输入。鸦片和洋货通过西江、郁江、羚江和左右江步步深入,到达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百科知识》2011年05期
百科知识

晚清时期的烟贩

毒品问题向来受到官方和民间的高度关注,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现代社会对毒品问题的介入程度之深。170多年前的晚清中国正是在饱受鸦片侵害的情况下,被裹挟进入世界市场。那些顺利穿越印度洋,在烟贩操控下穿行中国各省,绕过官方禁令的鸦片,制造了晚清中国毒品市场的异常“繁荣”。中外烟贩勾结中外烟贩要为晚清时期鸦片毒害中国负总责,没有中外烟贩的狼狈为奸,就不可能有鸦片在中国的肆意荼毒。有学者估计,19世纪30年代,全国以贩毒为生的鸦片贩卖集团成员人数已达100万人左右。外国烟贩与国内烟贩相勾结,大肆进行鸦片交易,内地烟贩则从闽广烟贩处转手倒卖鸦片获利,其结果是中国腹地逐渐受到鸦片毒化。1839年,林则徐在虎门销烟中处理的两万多斤鸦片仅仅是流入中国的鸦片数量的沧海一粟。因为早在17、18世纪之交,浙江沿海的宁波、镇海和舟山地区已经出现英国走私船的身影。1831~1840年间,由宁波走私入境的鸦片约2.3万箱。这一时期由广东沿海流入的鸦片也呈现出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辽宁警专学报》1998年01期
辽宁警专学报

中国毒品问题资料

1.毒品历史 从18世纪中期,殖民主义者即向中国输人鸦片。1835年至1839年,英国殖民者从输人中国鸦片每年获利平均折合白银59.6万两。1837年7月11日至1838年6月30日,广州从英国进口的货物中,仅鸦片一项就占了337万英磅,抵销了当年全部中国对英出口额314万英磅有余。 吸食鸦片在中国迅速蔓延,并成为一种“时尚”。社会各个阶层,从政府官员、军警到商人,从富绅、贩夫至闺中少女以及僧尼道士,均有吸食者。有人估计,在1838年前后,京官中有十分之一、二,地方官吏中有十分之二、三吸食鸦片。到1835年,全国吸食鸦片人数已不下20。万,占当时人口总数的1/66。1840年前的40年间,中国有3亿至4亿的白银外流,用以购买鸦片。 1840年5月末,林则徐共收缴鸦21306箱,每箱可装40个鸦片球,每箱净重133.33英磅,即120公斤。此次空前规模的禁烟活动以中国的失败和割地赔款而告终。 此后,鸦片烟毒在中国愈演愈烈。1876...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16年05期
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

中国毒品问题的历史回顾及其对当代禁毒的启示

为纪念1909年在中国上海召开的、致力于通过国际合作解决鸦片问题的“万国禁烟会”100周年,联合国毒品和犯罪事务办公室(UNODC)在2008年全球毒品年度报告中以“国际禁毒百年回顾”(ACentury of International Drug Control)为题,以整章篇幅介绍了中国历史上所遭受的鸦片毒害。根据该报告披露的统计数据,1830年中国的鸦片吸食者约为300万;而在两次鸦片战争之后的1890年达到1500万至4000万,占当时全国人口总数的3%-10%。另据当时官方向国际鸦片委员会提供的数字显示,在1906年中国鸦片吸食者为2150万人,23.3%的成年男性和3.5%的成年女性吸食鸦片上瘾;20世纪初占世界人口总数25%的中国人消费了全球鸦片总量的85%-95%。UNODC的这一报告认为,当时中国的鸦片滥用问题到了无以复加(neverbefore)的严重程度[1]。上述数据,无论是鸦片滥用人数,还是人群中的滥用比...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鞍山师范学院学报》2000年02期
鞍山师范学院学报

《哈里森毒品法》与美国社会的毒品问题

1914年《哈里森毒品法》(HarrisonNarcoticsAct)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全国性的禁毒立法,它的制订和执行对后来美国社会的毒品问题及毒品政策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将近一个世纪以来,美国国内对该法的评价毁誉不一。时至今日,围绕基于该法的禁毒政策而展开的争论还远未平息。因此,面对美国社会依然严重的毒品问题和全球范围内毒品犯罪的甚嚣尘上,重新审视和评价《哈里森毒品法》出台的背景、原因,内容及其影响,对我们正确认识、理解和把握当今美国的毒品问题和禁毒政策,探索行之有效的禁毒战略无疑具有启发意义。一1914年以前,我们今天所熟知的鸦片、吗啡、海洛因、可卡因和大麻等非法毒品在美国还都是合法药物。因为当时所有这些药物的生产、进口和销售至少在联邦一级水平上还不受任何限制,所以有人说它们“可以象我们今天的阿斯匹林一样容易得到”。[1]人们为了解除日常生活中自己生理或心理上的病痛,大量使用含有鸦片等麻醉剂的专卖药品(patentmedic...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乌蒙论坛》2015年03期
乌蒙论坛

贵州毒品问题追溯

鸦片又名“阿片”,别名为“阿芙蓉”或“合甫融”,英文opium的音译。它是从一种名叫罂粟的植物果实中提取汁液制作而成的具有巨大的麻醉作用的固体物质。鸦片最初是一种舶来品。其实,稍有语言学知识的人都知道,afyun、鸦片、阿片、阿芙蓉、合甫融等名称,都是同一个词语opi-um的一声之转,实际都是同音词,只是音译不同而已。明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年),贵州正式成为省级行政单位。因受历史、地理、经济以及气候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贵州罂粟种植面积之广、吸食人数之多、社会危害之大,真是罄竹难书。在研究贵州毒品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追溯一下罂粟渗透到我省的路线,罂粟制品演变为毒品的历程,以及贵州历代禁政,给当前禁毒工作提供一点参考和借鉴。一、罂粟入黔路线探讨(一)巴蜀传入公元前139年张骞出使西域时,鸦片就传到了中国。三国时名医华佗就使用大麻和鸦片作为麻醉剂;在唐乾封二年(公元667年),就有鸦片进口的记录,唐代阿拉伯鸦片被称为“阿芙蓉”。但是...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