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近代鸦片泛滥对桂东南社会的影响——毒品系列论文之二

鸦片在桂东南的出现,最先是从国外进口的“洋药”,通过广东输入;随后在桂东南本地有部分地区也开始种植和生产鸦片,称“土药”。从具体时间上来看,大体上在1858年以前,输入广西的鸦片主要是从国外水路进口的所谓“洋药”;1858年后,随着国产烟土的逐年增多,桂东南地区逐渐成为国外鸦片与国内鸦片同时输入和过境的重要通道之一。广西地处祖国边境省份之一,从陆路输入广西的鸦片也不少。在越南的法国殖民当局从云南收买大批生烟土,运到越南加工成熟烟膏,其中一部分返销到广西内地。[1]桂东南地区是云、贵两省烟土运销广东及香港、澳门、广州湾(即湛江)必经的道路。广西是西南地区鸦片向外输出的重要中转地。虽然国产烟土的产量越来越多,但每年进口的洋鸦片在广西销售或经广西销往内地的一直没有断过,只是数量上有所变化,有的年份多,有的年份少。受此贩烟热潮的影响,广西省内吸食鸦片的人为数也逐年增多。桂东南地区是广西传统上比较发达的农业区,地理位置上包括现在的玉林市辖...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06年10期
湖南科技学院学报

关于“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的研究综述

20世纪80年代初期也是宗教开始拨乱反正的时期,这种拨乱反正不但表现在对以往宗教工作中的错误进行了系统纠正,还表现在对一些有关宗教的错误认识的探讨与正本清源。学术界遵循了“学术需理性,信仰要宽容”的原则开展宗教研究。这其中,如何理解“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句话,是学术界争论最为激烈的核心问题,这涉及宗教的本质及其社会作用的问题。关于马克思的这句话,不同的学者基于不同的角度做了不同的理解,基于这种说法发表的专题文章有10多篇,还有更多的文章在行文过程中对这一问题也做了论述。比较有代表性的有萧志恬的《再谈对“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的认识》、赵志毅的《宗教本质新论》、谭湘的《药品与毒品——关于“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周兆连的《正确理解“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熊锡元的《宗教本质及其社会作用新探》等。这种争论持续了二十多年,并且仍有继续下去的态势。笔者现把这些年关于这一命题的研究作一梳理,以期能对研究者了解这一问题有所帮助。1一关于“鸦片”说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共南京市委党校南京市行政学院学报》2006年05期
中共南京市委党校南京市行政学院学报

关于“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的研究综述

20世纪80年代初期也是我国在宗教领域开始拨乱反正的时期,这种拨乱反正不但表现在对以往宗教工作中的错误进行了系统纠正,还表现在对一些有关宗教的错误认识的正本清源。学术界遵循了“学术需理性,信仰要宽容”的原则开展宗教研究。这其中,如何理解“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句话,是学术界争论最为激烈的核心问题,这涉及宗教的本质及其社会作用的问题。关于马克思的这句话,不同的学者基于不同的角度做了不同的理解,基于这种说法发表的专题文章有十多篇,还有更多的文章在行文过程中对这一问题也做了论述。比较有代表性的有萧志恬的《再谈对“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的认识》、赵志毅的《宗教本质新论》、谭湘的《药品与毒品———关于“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周兆连的《正确理解“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熊锡元的《宗教本质及其社会作用新探》等。这种争论持续了二十多年,并且仍有继续下去的态势。笔者现把这些年关于这一命题的研究作一梳理,以期能对研究者了解这一问题有所帮助。一、关于“鸦片”...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6年06期
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浅评后藤新平在台湾的鸦片专卖政策

甲午战后,当台湾成为日本第一块海外殖民地时,日本政府对台湾的鸦片政策问题曾经犹豫不决。后藤新平的鸦片“渐禁政策”提出后,日本才确立并开始实施对台鸦片专卖政策。后腾新平也因为对台鸦片政策的“成功实施”,被日本官方颂为“台湾现代化奠基人”,并跻身于日本政坛的核心,成为明治中期至昭和初期的殖民地行政“权威”,为日本在中国东北和台湾的殖民统治出谋划策。后藤新平的鸦片专卖政策不仅稳定了日本在台湾的殖民统治,而且使日本政府尝到了鸦片带来的“巨大价值”。随着日本对外侵略范围的逐渐扩大,其鸦片政策也推广到中国大陆。日本利用鸦片既筹集到了扩大侵略所需的部分军费,又借毒品之害消弭了中国人的抵抗意识。因此,后藤的鸦片专卖政策构成近代日本灭亡中国政策的重要一环。本文通过对后藤台湾鸦片专卖政策的提出、效果及其影响的分析,揭示其鸦片专卖政策的侵略本质。一、台湾鸦片专卖政策的提出早在荷兰人统治时期,鸦片就已输入台湾。鸦片战争之后,欧美列强更加肆无忌惮地向台湾...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2年33期
学理论

浅析民国时期绥远地区鸦片泛滥下的农业危机

近代以来绥远地区的鸦片泛滥持久而严重。尽管政府时有禁烟政策,但整体来看,绥远烟毒的泛滥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禁烟政策收效甚微。鸦片像魔鬼一样,吞噬着绥远人民的一切。一、绥远地区鸦片泛滥的原因绥远作为鸦片的主产区,鸦片的种植十分兴盛,“查归绥附近五县,在二十三年度冬季播种烟苗清册,共计69.171亩。自二十四年度冬季播种,准种之亩数只有46.114亩。”时人对绥远的鸦片种植情况有这样一个记述:在由归绥到百灵庙的途中,“全是一片荒原,除了长着一些草,或种植一些鸦片外,极少看见种植五谷”,在绥远东部“地势高亢,旱田居多,所有少数水田,人民图获厚利,于是尽种鸦片,结果农产品的量减少,吸食鸦片的人数增多,甚至日常应酬,非鸦片不足为荣”,作为绥远省有“塞上江南”之称的河套地区是绥远的重要农业区,除盛产粮食外,鸦片的产量也相当可观,尤其是民国以来,由于社会秩序混乱,河套成为绥远地区鸦片的重要种植区之一。绥远鸦片泛滥的主要原因如下。首先,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西部(理论版)》2016年21期
新西部(理论版)

鸦片在近代中国泛滥的原因探析

自鸦片走私贸易进入中国以来,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沉重的灾难,给中国人民的身心带来严重的危害。清政府、民国政府等都有禁烟政策,然而却成效甚微,都没有阻止鸦片在近代中国的泛滥。鸦片贸易横行于当时的中国社会,是由外部原因和内部原因共同构成的结果,是当时中国社会内忧外患状况的一个缩影。一、输入鸦片的帝国主义国家相互竞争当时向中国输入鸦片的国家众多,并且国家之间因为利益而相互进行竞争和勾结,这是鸦片泛滥于中国的直接外部原因。西方向中国贩卖鸦片的殖民国家,最早有葡萄牙和荷兰。他们以澳门和台湾为据点,向中国内地输入鸦片,不过数量不大。19世纪末20世纪初,英国成为对华鸦片走私量最大的国家。经历了工业革命之后,英国的经济与军事实力跃居世界前列,对外殖民扩张也发展迅速。东印度公司是英国侵略东方的殖民机构,它试图以各种方式打开对中国的殖民贸易大门,以便倾销英国商品,但却屡遭碰壁。因为当时的中国是一个以男耕女织、自己自足的自然经济为主的封建国家,根本无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