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现代歌词的第一个伟大的综合者──论田汉三十年代的歌词创作成就

一、日汉用他的创作实践把现代政调从“蜕变、闭起阶段”推向“创立、拓展阶段”,从此,一种真正具有现代意义的欧词开始建立起来. 现代歌词严格地说是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和西洋音乐文化的积极影响下产生的,在由传统向现代蜕变过程中,作为一种外在动力,外国音乐文学无论在创作观念上,还是在创作方法上都对中国现代歌词有巨大的影响,但这种借鉴和吸纳,未能使歌词完成由古代韵文向现代歌词的现代性转变.作为世纪初较早谱写歌词的文人之一,李叔同深话音律,写出的歌词声律特别谐美,学习借鉴西方音乐他是努力的,用外国现成曲调重新填词在他的作品中占有相当的比重。《送别》出自西洋名曲《我亲爱的古老愉快的家》,《忆儿时》的原曲是美国作曲家海斯所作。当时出现了许多颇为感人的成功之作,如夏颂莱的《何日醒》,石更的《中国男儿》,沈心工的牌命军》和《革命必先革人心辞。这类填词之作和古代词人按谱填词的做法不同.它们属于一种用音调实感来代替“词谱”的填词艺术,实得古代词处在源头活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戏剧》2001年07期
中国戏剧

田汉,我,小田和《狂飙》

《狂飙》很快就要和观众见面了。 这是一首充满着青春气息和生命旋律的诗,这是一部燃烧着爱国主义激情的剧。 从中央实验话剧院的排演厅走出来,我想起了一些事,禁不住要说几句话,说说我和《狂飙》的“缘份”。 去年中国第六届艺术节在南京开幕的前夕,《狂飙》的制作人李东找到我,说:“田沁鑫要把田汉搬上话剧舞台,她抱着您的《田汉传》读了又读,从中得到不少启发和借鉴。我们想聘请您为该剧的文学顾问。”他还说,如果我同意,等到艺术节正式举行的时候,田沁鑫会来见我。 说实话,我当时心里并不怎么高兴。我主要是担心──能把田汉这样一位现代大名人、大戏剧家、大诗人、国歌的词作者搬上舞台,固然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但是能否把一个真实的田汉再现或表现在话剧舞台上,却是令人怀疑和担心的。尤其是想起在此之前的两件事,我这担心就更加重了。 第一件事是“田汉”在中央电视台已经遭到过一次挫折。他们早在1998年5月,就派认真热情的阮丹椽女士(我的好友黄宗江、阮若珊贤伉俪的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图书评论》2001年08期
中国图书评论

一个“世纪人物”──《田汉全集》感言

在新世纪的第一个春天,20卷的《田汉全集》出版发行,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首发式,这是我们文艺界和学术界一件很值得纪念、很值得庆贺的事。现在“全集”、“文集”之类的书出得很多,我个人认为,出“全集”应该有所规范。在刚刚过去的一百年中,我国的经济、政治、思想、文化各个领域都发生了一系列以现代化为核心的变革。凡是从某一方面对这一历史进程给予过重大贡献和影响,从而在他们的人格与他们留下来的文献中有着丰富的历史信息与强烈的历史感的人,我们都可以称之为“世纪人物”。只有这样的“世纪人物”,才值得出全集。田汉就是这样的“世纪人物”,其全集的出版是对我国文学艺术事业的一个巨大贡献。 田汉作为“世纪人物”,对中国戏剧现代化进程有着重大的贡献和影响。夏衍称他是“现代的关汉卿”、“中国的戏剧魂”:洪深曾说过:“把整个身心完全献给戏剧运动的,只有田先生一人”;曹禹则把田汉比做“一部中国现代戏剧史”。回顾刚刚过去的一个世纪的历史,我们完全可以说,田汉不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戏剧》2001年07期
中国戏剧

说不尽的田汉 话剧《狂飙》座谈会纪要

屠 岸(原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狂铡打破了传统戏剧的模式,不遵守没有戏剧冲突就没有戏剧的规范,让老年田汉在弥留之际回顾一生的过程。时空交错穿插,形成了两条线,一条是戏中戏,另一条是田汉与众学生对话、与4位妻子脆人)的相爱和情感纠葛、与母亲的交流等。虚实交叠,冷热相生,看得出编导、演员、舞美工作者花了很大的力气。演出的效果比我想象的好得多。演出中,观众反应强烈,掌声不时响起。全剧一气呵成,田汉的饰演者辛柏青全身心投人,很有艺术说服力。 戏是成功的,进行了有意义、有价值的探索。以4位妻子(惰人)为线索表现田汉的一生,与传统观念有所不同。过去我们总是把田汉当作为中国革命、中国的戏剧事业贡献一生的梨园领袖来看待。初看剧本时,我也对这是否能正确地表现田汉的一生有所怀疑。看过戏后,觉得这一批年轻人演出有一定的说服力。以4个女人来表现田汉的一生无可厚非,并没有贬低田汉,而且比较真实地表现了田汉的一生,因为他的感情与他的戏剧事业是紧密相连、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觉悟》2007年02期
觉悟

周恩来不同意田汉修改《国歌》歌词的往事

开国大典前夕,正当新政协代表建议将《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之际,作为词作者的田汉郑重声言,认为新中国即将成立了,帝国主义反动派被赶跑了,歌词中“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提法过时了,主张修改歌词。此建议,得到许多知名人士的赞同,并将这个问题报告给了新政协会议筹备会常委会。1949年9月25日,毛泽东、周恩来在丰泽园颐年堂会议室召开协商国旗、国徽、国歌方案座谈会。出席会议的18人大都是社会名流和文化界人士。当会议介绍到以《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的提议时,周思来当即表示支持。他说,这支歌曲很雄壮,很豪迈,有革命气概,而且节奏鲜明,适合演奏。他联系“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句歌词,提醒大家要居安思危,安不忘危。他坚决地说:“要么就用旧的歌词.这样才能激励感情。修改了唱起来就不会有那种感情了。”周思来亲切地望着田汉说:“田汉同志,我们面前还有帝国主义反动派,我们的建设愈进展,敌人愈嫉恨我们,想法破坏我们。你能说就不危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觉悟》2007年02期
《徐特立研究(长沙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8年02期
徐特立研究(长沙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徐特立与田汉的一生情谊

我国杰出的无产阶级教育家徐特立与著名戏剧家、诗人、国歌歌词作者田汉,两人既有着深厚的师生情,又有着为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的同志谊。他们都是湖南长沙人,虽然年龄相差20余岁,但都出生、成长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时代。为了实现救国救民的理想,他们在不同的道路上奋斗,也在历史的机缘下一起努力。他们之间有着一生的交往和情谊。一、同生危难时,共饮湘江水19世纪末,中国正处于封建社会末期,内部清政府统治腐败,外受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一步一步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这种情况下,无数仁人志士为了民族独立、国家富强,苦苦探求救国救民的道路。徐特立与田汉正是出生于这样一个时代。徐特立生于1877年2月,田汉生于1898年3月。伴随他们成长的是接连不断的战争,苦难的中国一步步滑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