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性的透视——评姜贻斌的小说创作

人性的透视是贯穿姜贻斌小说创作的一根主线。他前期的小说从两性婚姻角度切入 ,高扬理想人性 ;后期的小说 ,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创作与评论》2012年06期
创作与评论

逐梦的老顽童——姜贻斌印象

闹药者,姜贻斌也。这是他的朋友们赐给他的诨号。缘起于某个朋友调侃他的一个段子,说他是个闹药,丢到山上把鸟闹死,丢在河里把鱼闹死,丢到路上把狗闹死。他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娄底师专学报》2000年01期
娄底师专学报

生存悲剧的压抑和抗争——姜贻斌小说论

姜贻斌小说的独特意义在于在叙事的智慧中巧妙地注目于人类生存状态 ,对中国人灵魂的蜕变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学自由谈》1980年10期
文学自由谈

我读姜贻斌

我读姜贻斌楼肇明还是1996年春夏之交,在“人类自然遗产”张家界召开的散文讨论会上,认识了湖南省青年作...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研究》1960年10期
中国文学研究

姜贻斌小说中的“密码”

本文试图通过对三个最重要的意象的“破译”,来获取洞悉作家心灵秘密的钥匙,从而达到宏观地把握其艺术世界真相的批评目的。作者认为,作为“密码”,姜贻...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创作》1960年10期
理论与创作

冬天里的故事和春天的盼望──姜贻斌小说集《窑祭》中的诗性

冬天里的故事和春天的盼望──姜贻斌小说集《窑祭》中的诗性钟友循姜贻斌说:这是“我在那年冬天的故事”,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