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要求与方法

2001年以来,江泽民同志对发展繁荣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连续发表了三次重要讲话,强调哲学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四个同样重要”,对哲学社会科学提出了“五个高度重视”和“五点要求”,对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提出了“五点希望”,并把哲学社会科学的重要作用概括为“两个不可替代”。去年我在6月4日的《光明日报》上发表了《正确认识社会科学的地位和作用》的文章,把社会科学的地位和作用概括为“四个道”,即革命之道、治国之道、建设之道和修身之道。在人民没有夺取政权之前,要运用社会科学作为思想武器来夺取政权,这就是“革命之道”;革命成功以后,怎么巩固国家政权,怎么治理好国家,这就是“治国之道”;在国家治理当中,根本任务是建设,包括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执政党建设、文化建设等等,尤其经济建设是中心,这就是“建设之道”;最后是“修身之道”,我这里讲的修身之道,是指关于人的全面发展、各方面素质全面提高的学问。马克思关于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的思想,关于世界观、人生观、...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技进步与对策》2003年08期
科技进步与对策

关于基础研究原始创新的思考

1加强基础研究原始创新的意义1郾1原始创新的含义创新是科学研究的灵魂,科学活动自身的最高价值取向就是提出独创性的思想,科学共同体以“占有自身发现的优先权”荣誉激励科学家努力做出创造性的科学成果。科学创新分为原始性创新和跟踪性创新。所谓原始创新是指对自然科学的发展起着一定推动作用的理论、观点、方法、发现、发明和技术等,是科学家向科学共同体贡献出来以前从未有出现,甚至连名称都没有的东西。原始创新具有第一原则,即它必须是首次提出,遵循自然科学内在的发展规律,没有现成的研究思路与成果可以借鉴。原始创新成果一般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很难看出其应用价值,但它对自然科学的发展起着较大的推动作用。往往能引起科学领域一系列的重大发现、发明,导致科学观念的变革和科学方法论的飞跃。原始创新成果的多少,代表着一个国家科技实力的强弱。1郾2加强原始创新的重要性江泽民同志曾经指出:“基础研究很重要”。“人类近现代文明进步史已充分证明,基础研究的每一个重大突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电力自动化设备》2003年05期
电力自动化设备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电气科学与工程基础研究重大、重点领域研讨会”会议纪要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电气科学与工程基础研究重大、重点领域研讨会”于2月25日至2月27日在清华大学举行。这次会议集中了国内电工学科领域著名的专家学者,包括卢强院士和周孝信院士,大会开幕式由电工学科黄斐梨主任主持,清华大学副校长龚克首先致辞,对于到会的代表表示热烈的欢迎。国家自然基金委工程与材料科学部主任周孝信院士作了热情洋溢的纲领性重要讲话。经过各一天的大会报告和四个分会报告,充分交流了国际电气科学与工程领域的基础研究和发展趋势的信息,详尽地分析了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对电气科学与工程技术的要求,探讨了我国电气科学与工程领域中长期发展要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03年02期
科学学研究

国际研发和基础研究强度的发展轨迹及其启示

R&D强度 (R&D GDP)以及基础研究强度 (基础研究 R&D)是国家创新系统建设中的两个涉及到科技资源及其配置的重要指标。如果科学技术是社会大系统中的有机子系统 ,那么这个子系统的发展应该体现出某些规律性。一国的R&D强度的历史发展有没有某种规律性呢 ?同样地 ,如果将基础研究看作是科学技术系统的子系统 ,是否一国的基础研究强度的历史变化也体现出某种规律性呢 ?以下将对三种类型的国家 ,即发达国家、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为案例 ,对其各自R&D强度和基础研究强度的发展轨迹进行考察 ,并力图从个性之中发现共性。在这里 ,发达国家以头号科技强国的美国和被认为是成功地实现了追赶的日本为例 ,新兴工业化国家以韩国为例 ,发展中国家以印度为例。1 美国R&D及基础研究强度变化分析据有关资料 ,美国R&D强度 1930年仅为0 2 % ,194 0年为 0 3% ,194 5年为 0 7% [1] 。从 194 5年开始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研管理》2003年01期
科研管理

基础研究的经济回报率测度与评价:国外研究述评

1 历史回顾随着基础研究活动规模的不断扩大 ,一些基础研究计划和项目已达到国家层次甚至全球层次 ,花费也越来越大 ,投资者需要了解对基础研究的投资是否得到了最有效的利用 ,是否发挥出了最大价值 ,以及其对科技发展、社会进步和经济增长产生的影响及效果等。因此对基础研究活动的回报进行评价的要求越来越迫切。2 0世纪 80年代以前很长一段时期 ,有关科学 -技术 -经济 (创新 )间互动的线性模型一度很流行 ,即对科学研究 (基础研究 )进行投资 ,产出的知识应用于技术领域 ,并进而得以技术创新 (产业化 ) ,获得经济回报。根据这种线性模型 ,人们直觉上会认为 ,对特定科学研究的投资会得到相应的经济回报 ,其回报率是可以并较易明确测度的。为此 ,几十年来 ,国外很多学者曾尝试以此为依据 ,运用各种方法对科学研究的经济回报率进行了测算。回报率通常用效益 (包括未来效益的贴现 )与创新成本相比来估计。对基础研究的回报率的评估一般认为始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科研管理》2003年04期
科研管理

国外基础研究评估的进展及对我国的启示

1 基础研究评估兴起的原因2 0世纪 60、70年代以来 ,尤其是进入 90年代 ,随着基础研究的研究范围、规模和深度的不断扩大 ,对基础研究进行评估的需求越来越迫切。概括起来 ,主要有以下几点主要原因 :( 1 )经济和社会环境的变化。经济全球化、竞争的日益激烈和科学技术自身的飞速发展都对基础研究的社会和经济回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而需要对其进行评估。( 2 )公共基础研究经费资助的制约。 60、70年代以来 ,基础研究设备、设施等开支日益增加 ,许多欧美国家都面临着基础研究经费分配相对不足的局面 ,而且广大纳税人、资助者和政府等也希望了解自己的钱究竟用得如何 ,是否发挥了最佳效益。( 3)原有的评估理论与方法存在问题。例如同行评议尽管是长期以来最主要的评估基础研究质量和确定资源配置的方法 ,但在现实中存在诸如不利于新兴或交叉学科成果的涌现、同行的主观性不易控制等很多问题。( 4 )资助公共基础研究的各种国际组织、机构的影响...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