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学术抄袭与当前的浮躁学风问题——兼谈如何进一步开展学术批评

一、问题的提出《现代汉语词典》对抄袭的定义是:“把别人的作品或语句抄来当作自己的”。反映在学术著作中,就是引用了别人的成果而不指明出处。近几年,随着人们对抄袭剽窃的大量揭露,这种原始的抄袭行为可能有所收敛。但几种新的“注释”已鲜活出炉。如在文章中引用了他人的成果后,把出处直接注明该成果所用的原始材料。“这是一种更为严重、更为恶劣的剽窃,因为它不仅窃取了研究者的后期论文成果,而且也掳走了前期研究搜集爬梳资料的辛勤劳作”[1]。再如,有的论文内容七凑八拼,出处却语焉不详,有“伪注”之嫌,又由于其引用的不光明与抄袭相似,故至少可当作“疑似抄袭”,放在这里一并讨论。本文反映的来自两个南方学术重镇的两篇论文注释,就分别属这种情况。这些抄袭、伪注方法之所以能轻松登陆,有其历史背景。这就是当前学术界普遍存在的急功近利、粗制滥造、低水平、重复研究、庸俗捧场等浮躁现象。在某些领域,学风已发展到著书不立说成为主流、浮躁已按流水线作业的程度,这是比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学术界》2003年01期
学术界

怀疑和学术批评对发展学术的意义

香港的《语文建设通讯》在大陆语文学界深受读者欢迎 ,原因之一是该刊接受学术批评的文章 ,并经常展开学术讨论。学术批评应是学术刊物的重要内容 ,〔1〕但是 ,我国大陆有的刊物很少开展学术批评。有一个刊物对言之有理有据、有新内容的批评伪科学歪曲和胡批索绪尔的文章百般刁难 ,长期扣压后竟毫无理由地背信弃义 (原本答应发表 ) ,予以退稿 ,令亲者痛 ,仇者快。有人认为 ,伪科学不值一批 ,无需理睬 ,会自行消灭。其实 ,伪科学水平低劣 ,要揭露其谬误 ,却需要花很大气力。恩格斯认为杜林是江湖骗子 ;但是 ,他并不因此不予理会 ,而是付出巨大的劳动 ,撰写了《反杜林论》 ,成为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毛泽东同志说过 ,扫帚不到 ,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因此 ,认为伪科学会自生自灭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我国语言学界的伪科学和剽窃、粗制滥造等丑恶现象如果不是经过《中国社会科学》、《福建外语》、《外语与外语教学》、《山西大学学报》、《学术界》、《社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学术界》2003年03期
学术界

新闻媒体如何介入学术批评

近年来 ,学术打假的呼声此起彼伏 ,这主要是针对学术界的一些腐败现象。在社会转型过程中 ,在社会公众心目中被一贯视为净土的学界也不同程度地遭到世俗风气的污染。权钱交易、剽窃抄袭、学术寻租等丑陋现象开始进入清净的学术门墙 ,这破坏了多年承传下来的学术传统和游戏规则。这些丑陋现象已经引起每一个有学术良知的知识分子的深深忧虑 ,也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新闻媒体作为社会公众注意力的主要载体 ,对学术界接连不断曝出的丑闻表现出很大的热情 ,一些媒体也开始介入学术批评。作为社会公器 ,媒介对学术界的腐败现象予以揭露和批评 ,这本身是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 ,媒体在对这种现象进行批评的时候 ,如果方式不当 ,很容易构成对其自身和对学术的双重伤害。学术研究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智性工作 ,对它进行评价需要有专业性的组织或学术权威的人士公正、客观地认定。隔行如隔山 ,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游戏规则 ,新闻媒体和学术研究也是如此。新闻媒体的职业目标是向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03年01期
博览群书

学术批评是学术进步的动力

读了鲁品越先生的“最后答复”文章《一丝不苟,共同营造严谨的学风—答谢林琢、田畔、周祥森、敬礼诸先生》,颇有感触,不揣游陋,略陈于此,以与同仁共勉。 因《中国社会科学》杂志一篇重头文章中的一条注释问题而引发的这场学术批评与反批评,至此可以说取得了比较圆满的效果。这样说,并不意味着争论各方对争论中所涉及的每一个问题都达成了共识。事实上,争论双方甚至在批评方内部,对许多问题依然保持着各自的认识。例如,究竟什么是“伪注”,如何界定学术批评的内容及其在批评中的地位,如何看待网络学术资源的可引用性等,就存在着比较严重的意见分歧。其中,像如何看待网络学术资源的可引用性问题,是学界的共同问题。而之所以说到目前为止这场讨论取得比较圆满的结果,是因为这场学术批评与反批评再一次印证了这样一个学术道理:“批评与反批评是学术进步的动力,同时是知识增长的途径”,“真正的批评使人受益,真正的实事求是的批评是真理的使者”(李振宏:《历史学的理论与方法》(修订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03年01期
博览群书

再论健康的“批评的基础”

学术批评网上发表中国社会科学院田畔先生的(应当如何对待学术批评—就(对《学术论文的伪注问题》一文的答复与督品越教授商榷》一文。文章涉及到学术批评与反批评的文风问题,而且点名要与我商榷。因此我应当以礼相待,予以回复,就教于田畔先生。这样做也是遵学术批评网版主在编者按中所言,就“批评与反批评”所涉的“学术批评的一些重要问题”,谈谈个人之浅见,以利批评文风之建设。 田畔说学术批评要建立“一个可以正常展开的基础”,非常之好。那么,什么是健康的学术批评的基础呢?窃以为下述几条是必不可少的。 第一批评要实事求是。这是学术批评的最根本的基础,它能够确立批评所依据的事实基础。离开实事求是,所谓批评与反批评便无法进行下去。在对批评的事实判断上,对批评者来说,发现人家错在哪里就指出到哪里,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而不能凭其想象加以缺乏根据的推测。因为推测一旦与事实不符,批评本身就犯了需要批评的错误。这种批评也不会有说服力。就对我的那条注释的批评而论,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论坛》2002年01期
社会科学论坛

谈学术批评、学风建设与学术繁荣

学术繁荣需要学术批评,学术批评推动学术繁荣。或者说,真正的学术繁荣离不开健康的学术批评,健康的学术批评有利于学术繁荣,这已为古今中外学术史所一再证明。可是,这样一个常识,在今天还需要有大声疾呼。这不仅是因为时下从总体上说有关部门对于开展学术批评还重视不够、推动不力,而且还因为存在许多非学术因素的干扰以及学界中人对于学术批评的担忧、误解和非难。 最近在学术批评网上拜读了四川大学教授罗厚立(罗志田)先生的《打倒与建立:也说学术打假》以及杨玉圣先生的回应文章《学术打假、学术批评与学术建设-与罗厚立先生商榷》,深有感触。 对于罗厚立先生阐述的学术批评“破坏”说,难以理解,兹提出商榷意见,就教于罗先生。 一、学术批评意味着“打倒”和“破坏”吗? 在我国,人们对于学术批评有一些误会,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文革”的恶劣影响。“文革”不仅搞乱了学术是非,而且也大大破坏了学术批评的名声。提起“文革”大批判,人们还心有余悸,带有远离“批判”“惹不起...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