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未成年人犯罪的法律适用

我国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 ,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 ,坚持教育为主 ,处罚为辅的原则。 1979年《刑法》关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未成年人刑事责任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 (以下简称《解释》) ,体现了这一精神。我国于 1997年对《刑法》进行了修订 ,其中诸多条款涉及未成年人犯罪。本文结合修改的内容 ,就未成年人犯罪的法律适用问题作一些探讨。一、对《刑法》关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问题的修改及其理解  自 1979年《刑法》颁布以来 ,学术界和司法部门就未停止过对未成年人刑事责任的争论。后来《解释》解决了一些实践中的问题 ,但修改法律的呼声仍很高 ,1997年的《刑法》为此作了如下三方面的重大修改 :(一 )将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应当负刑事责任的罪名法定化1979年《刑法》第 14条规定 :“已满 14岁不满 16岁的人 ,犯杀人、重伤、抢劫、放火、惯窃罪或者其他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罪 ,应当负刑事责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未成年人前科制度的缺陷和完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新刑事诉讼法以及其司法解释已经出台了部分未成年人前科报告义务的免除和犯罪记录封存的相关规定,这是我国未成年人前科制度建设所迈出的重要一步。但是目前关于未成年人前科制度仍存在一定缺陷——法律制度上,主要存在着免除前科报告义务的评价标准单一,封存机构不明、监管机制以及责任追究机制不明,免除前科报告义务和封存犯罪记录所适用对象范围较小、法律后果不明确、暂无具体程序等。而法律适用上还存在着做法不一、缺乏具体操作程序和衔接机制以及实际效果不佳的缺陷。因此亟需从法律制度和法律适用两方面来弥补这些缺陷。坚持对未成年人的挽救、教育的原则同时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从立法上,首先明确增设的适用对象之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年龄、改造表现等评价标准;完善免除程序。然后明确、封存机构设置职权划分;适当扩大对象范围及作出必要的限制条件、明确以决定书的下达形式启动封存的各项程序以及程序的具体规定和操作、明确封存的积极...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中国特色未成年人司法体系的构建

近年来,与未成年人相关的议题均受到了理论界与实务界的高度关注,如虐待儿童、未成年人监护权事宜、未成年人犯罪等。从现行的研究来看,多从刑事法领域予以探讨,缺乏对未成年人司法的体系性探索。文章从体系构建的角度入手,在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和未成年人权利保护的双重理念下,构建以刑事为主导,兼顾民事、行政的中国特色未成年人司法体系。文章共分为六章。第一章为我国未成年人司法的概述。我国自古以来便有“恤幼”的传统,现今已经开启了专门立法的进程,如颁发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以未成年人为主体的专门法。然而,通过比较分析发现,相比体系性、全面性、实用性为主导特征的世界三大未成年人司法体系而言,我国未成年人司法存在立法分散、缺乏系统性、附属于传统成人司法、缺乏独立性、受理范围狭窄,缺乏全面性、以刑事处罚为主,缺乏健全的保护处遇体系等问题。可喜的是,一体化为我国未成年人司法体系的构建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研究视角。一体化指导下的未成年人司...  (本文共3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被害人的权益保障研究

近年来频发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引发社会的焦虑和不安,此类案件中被害人的权益保障问题也被广泛讨论。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的被害人具有不同于其他被害人的群体特征,一是以未成年人为主,二是大多受到暴力侵害、遭受财产损失,三是难以得到犯罪行为人的赔偿和补偿,四是其权利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特别程序中受到更多限制。那么,这一群体在我国处于何种状况呢?本文结合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被害人的特征及其核心需求,分析了目前我国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被害人的权益实现情况,为未成年人司法的改革提出建议。引言部分对本文的写作背景进行了简要介绍,提出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被害人的权益在立法和实践中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忽视,对本文研究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进行了说明。随后,本文从五个方面展开论述。首先,本文厘清了研究对象,并分析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被害人的群体特征。第二,本文对保障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被害人权益的理论依据进行了深入讨论,提出人权保障理论和平等保护理论决定了被害人天然享有获得...  (本文共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刑事审判程序分流研究

刑事审判程序是否需要分流、应当如何进行分流,这既是一个理论问题,也是一个实践性很强的问题。刑事审判程序分流问题,关乎人权保障、真相发现、犯罪控制、成本节约、合理配置司法资源等多元价值目标的实现。但是,在我国司法实践中,由于司法资源紧缺的同时未能得到很好的优化配置,使得办案机关在刑事诉讼过程中,不仅对于数量日益增多的刑事案件应接不暇,而且司法资源的分配不合理也导致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大背景下,不能很好地确保普通审判程序中投入足够的审判力量,真正实现庭审实质化。我国关于刑事审判程序分流的研究尚待完善,无论是研究方法还是研究成果都有待于进一步加强,虽然目前我国已有对刑事审判程序进行分流的相关程序,比如简易程序、刑事和解程序等,此外,2014年开始试点的刑事速裁程序以及2016年开始试点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也都是我国对于刑事审判程序分流的新尝试、新探索,但却没有立法上的正当性,仅有雏形,因而效果不佳,导致诉讼拖延、辩护权的...  (本文共23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青少年犯罪问题》2017年04期
青少年犯罪问题

论未成年人不应构成毒品再犯

我国刑法已明文规定将未成年人排除在累犯的主体范围之外,刑事诉讼法也正式确立了未成年人轻罪记录封存的制度。此后,关于未成年人能否构成毒品再犯的问题便引起了理论和实务界的关注。反对者认为,根据有利于被告人的类推解释应得到允许的精神,对不满18周岁的人不能以毒品再犯从重处罚;(1)由于毒品再犯在适用范围、适用条件上比一般累犯要宽泛,打击面也更广,因而既然刑法规定了未成年人不能构成一般累犯,则当然不能构成毒品再犯。(2)然而,支持者认为,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和免除前科报告义务不等于未成年人犯罪前科消灭,累犯和毒品再犯的属性不同,不能因未成年人不构成累犯便当然推出其也不构成毒品再犯的结论;(3)根据罪刑法定原则,在《刑法》第356条对毒品再犯的构成要件的规定没有排除未成年人可构成毒品再犯的可能性的情况下,应当认定未成年人构成毒品再犯。(4)由于现行法律没有给未成年人能否构成毒品再犯做出定论,人们便从各自的立场出发,依据不同的解释逻辑和价值...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