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佛教密宗阿叱力教派与白族文化

阿叱力教派是形成于洱海地区,颇具白族文化色彩的密教新宗派。与佛教密宗其它宗派如印度密教、汉地密教、吐警密教及日本密教相比,阿叱力教具有自己的特色。南诏大理国时期,阿叱力教派盛极一时。元明两代,它仍然对白族民间文化产生重要影响。阿叱力教派的影响渗入到白族文化的各个层面。本文拟就阿叱力教对白族葬俗、文字、起名、神话等几个方面的关系进行探讨,敬请学术界同仁斧正。一、阿叱力教与白族火葬习俗及火葬墓遗存人类的丧葬习俗与其宗教信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汉族在唐代以前,观火葬为“惨虐之极,无复人道”,工而至唐末五代开始,历宋代及于元、明,由于受佛教“戒火自焚”主张的影响,自寺僧至民间,火葬十分盛行。宋永亨《搜采异闻录》卷3说:“自释氏之火葬化之说起,于是死而焚尸者,所在昏然”。从考古学材料看,南诏以前,白族先民并不实行火葬。隋末唐初,伴随着佛教的输入,白族先民的葬俗才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受古通记浅述》说:“保和年中,赞陀崛多独坐,有乌鸦向国师鸣...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世界宗教文化》2016年04期
世界宗教文化

从阿叱力教派出发:问题与范式的讨论

自隋、唐朝开始直至近现代,佛教密宗阿叱力教派(Acaya)盛行于以洱海、滇池两大区域为主体的云南社会,对云南历史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A在以往的研究中,我们从僧侣和僧伽组织、典籍、造像、仪轨法术等几个方面讨论了阿叱力教与其他宗派的差异,对其文化特色与个性进行了总结。B我们认为阿叱力教派是天竺密教传入南诏以后,与土著居民白蛮的固有宗教相适应,不断地民族化与地方化的产物,是白族化了的密教新宗派。C本文要讨论的是笔者认为阿叱力教派研究中的若干重大问题:譬如阿叱力教派的称谓、传入的时间与路线、与其他佛教密宗教派的差异、与南诏大理国佛教的关系、依据的研究资料等等。此外,阿叱力教派的研究如何在更广阔的范围、更高远的层面进行学术对话也是笔者所关心的。一、阿叱力教派称谓的讨论佛教有显宗与密宗之区别,密宗又有天竺密教、汉地密教(唐密或汉密)、西藏密教(藏密)及东密(日本、朝鲜密教)等派别。研究表明阿叱力教派具备诸多自己的特征,不能简单地将它...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思想战线》1999年04期
思想战线

阿叱力教派与白族本主崇拜

白族的宗教信仰较为庞杂。现实生活中的白族民众,既信仰本民族的宗教如“本主”、“朵兮薄”,亦信奉佛教、道教,对儒家思想也十分推崇。多种宗教并行不悻,是白族文化的特点之一。白族所信奉的宗教之中,佛教密宗阿叱力教派与本主崇拜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佛教密宗阿叱力教派,自南诏以降,及于元明清三代曾一度是白族全民信仰的宗教。本主崇拜自南诏直至近现代,一千多年来都是白族的民族宗教。本主崇拜有神像、神庙、神话、庙会,有信仰的一整套仪轨和民俗。本主崇拜之中,举凡神像与把神格局、寺庙建筑、信仰仪轨、宗教义理、神话传说等,追根溯源,都与佛教密宗阿叱力教派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阿叱力教与本主崇拜概说1.阿叱力教阿叱力是梵文XiZrZy的音译,汉文意译为“轨范”、“导师”等;云南古代地方志乘及碑刻多称为阿投哩、阿左梨等,又有“大密”、“师僧”之谓,其同音异译之字有20余种。阿叱力教是印度佛教密宗传人洱海区域之后,与当地以白族为主的土著居民的固有文化相融合,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电力建设》1940年20期
电力建设

台湾1993年电力发展情况

台湾1993年电力发展情况1993年台湾叱力需求将由1992年的939.17亿kwh增加到1993年的1007.53亿kwh,增长率为7.3%。各部门用to量为:工业占57.1%,运输占0.5%,农林渔收占1.9%,住宅占20.6%,商业占9.4%,其它占0...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大理学院学报》2010年01期
大理学院学报

阿叱力教保山遗迹的民族史证

1阿叱力教传入南诏的民族特点“阿叱力”是梵文“ācāyā”的音译,原指为人传法灌顶、重术轻道的密宗上师,后指综合般若中观和唯识学派的观点,并融合婆罗门教、瑜伽理义的一个兼容印度古今修行方法、理义、咒术、仪轨的大乘佛教的后期宗派。南诏大理国的国教阿叱力教是印度密宗与“白蛮”为主的土著居民的原始宗教相互斗争、妥协、融合,具有突出白族文化特色的白族佛教密宗。其传入,方国瑜先生认为:“云南佛法始于南诏张建成,见李京《云南志略》。而其年代说法不一,至丰佑时,有圣僧李成眉贤者,弘扬佛法于洱海,李贤者之徒即传法于永昌。”〔1〕292-296查李京《云南志略》:“晟罗皮立,是为太宗王。开元二年(公元714年),遣其相张建成入朝,玄宗厚礼之,赐浮屠像,云南始有佛法。”〔2〕24晟罗皮即盛罗皮,其实,在他高祖之前,印度密教就已在南诏扎下了根。高观如《中印佛教关系》说:“公元7世纪间,中印阿阇理(一作阿叱力)师赞陀崛多(一作室利达多),由摩揭陀来到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云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3年03期
云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白族文化史上的“释儒”

“释儒”者,即“凑儒书,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之事”的佛教密宗阿叱力僧(师僧)。郭松年《大理行记》说:“师僧有妻子,然往往读儒书,段氏而上有国家者,设科选士,皆出此辈。”它是随着佛教密宗传入洱海区域后,于南诏后期出现的一个社会阶层。此阶层广泛活跃于南诏,大理乃至元、明时期云南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宗教上是“功行艰苦,长于拓植”的布道者,又是颇具号召力的领袖,文化上是上层知识阶层,文化传播的使者}经济上又多属富甲一方之领主。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政治生活中又雄踞要职,有的为一方之霸主。“释儒”阶层给予白族文化及古代云南社会生活之影响,载渚史乘,见于文物古迹,斑斑可考。鉴于此,笔者拟对“释儒”之内涵,其产生、发展及演变之历史和社会功能作~探究,以期于白族文化史之研究有所脾益。谬误之处,请方家正文。“释儒”释义 “释儒”,乃佛门之读儒书者,故又称“儒释”,义指“读儒书,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之事”的佛教蜜宗阿叱力僧。阿叱力是梵文Acarya之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