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断裂与弥合——五四文化与20世纪中国文学进程的再思考

一在20世纪中国文学进程中,作为起点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个说不尽的问题。回首世纪历程,对于发生于20世纪初的这场文化运动如何评说,正如在它的发生期,似乎又成为备受今天的人们关注且争议的一个热点话题,尤其是80年代后期以来,关于其正偏是非,成败得失和盛衰荣辱,不断地有学者试图对之进行再度分析、比较和商讨,此种研究现象“既说明了研究对象的丰富性,也说明了研究主体的成熟和博大”[1]。20世纪是“世界文化”形成并走向重新整合的时代。感应这种世纪性的世界潮流,五四新文化运动一开始便将自己置于“世界”的背景上。值得追溯是,中国人有意识地学习西方事实上是从事鸦片战争起始的,这与1827年歌德预言“世界文学的时代已快来临了”,以及20年后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和《共产党宣言》中的相关论断,几乎是共时的。当然,起自鸦片战争而至20世纪初年这段历史写尽了中国人的屈辱已是不争的结论。然而,被动挨打而转为被动地接受,于是“从学船坚炮利到学...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比较文学》2000年01期
中国比较文学

20世纪中国文学的世界性因素——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几年前 ,陈思和先生在参与我刊笔谈时 ,曾屡次提到他在作中外文学关系研究时所遇到的困惑。在 2 0世纪中国文学进入一种世界性的文化格局时 ,原有的封闭形态被打破 ,代之以八面来风的外来文化思潮冲击。在这样一种“泛影响”的场境中 ,原先在研究封闭形态的文化交流关系中应付裕如的影响研究方法 ,却反倒无从施展了。因为中外文学诸多的事实联系 ,一落实到具体的人和事 ,不管是黑纸白字 ,还是旁人指证 ,不管是自我表白 ,还是矢口否认 ,深究起来 ,总无法认定为言之凿凿的证据 ,如果信以为真 ,很可能却是误入歧途。照此而言 ,在 2 0世纪中外文学关系中 ,影响研究方法实际上是在证明无法证明的东西 ,它非但是不可靠的 ,简直有害无益 ,需要予以解构和颠覆。最近 ,陈思和先生又在一个新的层面 ,对影响研究进行反思 ,超越了单纯的事实联系和以西方为中心的研究思路 ,确立了中国文学在文学交流关系中的主体地位。他认为 :“中国文化在自身的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比较文学》2000年01期
中国比较文学

20世纪上半期中国文学现代意识的基本情形——一种表面的叙述

一1 9世纪末 2 0世纪初 ,中国现实处境和传统文化的危机已经暴露无遗 ,作为危机的一种焦虑式反应 ,域外新说特别是西学的引进 ,成为当时先进知识分子以极大热情从事的一项工作。除严复、梁启超等以外 ,更为年轻的王国维于此用力甚深 ,有研究者统计 ,他署名和未署名的译篇字数以百万计 ,广及 1 3个方面 ,而以哲学、教育学、心理学为大宗。① 尤为突出的是他对现代西方哲学的译介和运用 ,从他早期一系列个人色彩极浓的哲学、美学论文和文学批评 ,乃至诗词创作当中 ,我们不难发现叔本华和尼采学说的深刻印记 ,而且他把外来的思想融入了自我个体生命的内部 ,使之从外在的东西变为感同身受的切己内容。 1 90 4年 ,2 7岁的王国维撰《红楼梦评论》 ,立脚于叔本华的理论 ,通过对一部中国古典名著的全新解释 ,勾画了一幅由意志、欲望、痛苦、解脱等诸要素环环相生、节节相扣而其中又有绝大之疑问存焉的人生图景。稍晚一些时候 ,1 90 7年 ,鲁迅...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00年02期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20世纪中国文学与语言问题”座谈会纪要

1999年 8月 3 1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现代室主持召开了关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与语言问题”的座谈会。来自京内以及日本的多位学者与文学所现代室的研究人员就这一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社科院文学所的汪晖作了主题发言 ,他主要讨论“地方形式、方言土语与抗日战争时期‘民族形式’的论争”的问题。西方学者指出 ,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成与以方言为基础创造书写语言的过程具有明显的历史关系 ,这一模式在亚洲也可以发现 ,汪晖认为中国的情况有所不同 :虽然中国也是在创造新的民族语言 ,但白话文运动并不是以语音为中心重新创造书面语 ,不存在摆脱汉字符号的问题 ,白话文与文言文的差别在于古 /今、雅 /俗之间。但白话文运动同样与现代民族主义运动密切相关 ,它是作为一种普遍性的民族语言的构建而出现的。中国现代的地方形式与方言土语问题的提出是由抗战时期文艺家及文化机构从都市向边缘区域的迁移造成的 ,与西方的模式并不相同。方言问题对以都市文化为中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典籍与文化》2000年01期
中国典籍与文化

佛教因果说与中国文学

佛教传入我国之前,我国也有祸福因果的观念。例如,《左传·隐公元年》云:“多行不义必自毙。”《荀子·劝学》:“荣辱之来,必象其德。”此类观念,都是从总体言善恶之行会导致相应的祸福趋向,而并非指具体的祸福诸行必然会导致相应的祸福之报。这无疑是不错的。佛教的因果说,则与我国固有的祸福因果观念有很大的不同。佛教认为,一个人的善恶诸行,都会导致相应的报应。《瑜伽师地论》卷38云:“已作不失,未作不得。”一个人的所有思想言行,小至一念之起,一言之发,一事 之作,无不造成一种业力。这种业力,具有不报不休的特点,必然会导致相应的祸福之报。一旦此报应实现,业力才会消失。反之,如果没有某念、某言、某事,也就没有相应的业力,当然也就没有相应的祸福之报。此有,则彼有;此无,则彼无。有因,则必有果;无因,则果必无。佛教的核心理论十二因缘,就是建立在因果报应理论基础之上的。过去世的思想言行等一切活动,是因,导致了此世的果。此世的思想言行,对来世而言,又是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0年04期
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关于20世纪中国文学的评价问题

一如何评价20世纪中国文学,可谓见仁见智。笔者认为,对20世纪中国文学的评价,既应放在中国文学的长河里去审视,也应放在世界文学的格局中去评判,而不应单独以是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作为评价成就高低的标准。20世纪中国文学的发生发展,与中国近现代社会的历史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中国传统文学的终结和现代文学的诞生,恰好发生在世纪交接之处。中国现代文学在经历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左冲右突之后,人们有理由对其成败得失作出应有的评判。把其放在中国文学和世界文学的坐标系中,进行比较和梳理,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通过比较,或许可以使读者消除对以往文学史的误解,并理解中国作家的现实处境;通过比较,对修正以往的文学观念,对梳理20世纪中国文学的发展历史,也许更为有益。二一部中国现代史,可以说是一部中国人民在屈辱中觉醒、抗争和奋斗的历史。它经历了由古老的封建王国向现代国家的历史性转变。在这一转变过程中,中国人民所经历的磨难和震荡恐怕是世界上任何国度的人民在任何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