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断裂与弥合——五四文化与20世纪中国文学进程的再思考

一在20世纪中国文学进程中,作为起点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个说不尽的问题。回首世纪历程,对于发生于20世纪初的这场文化运动如何评说,正如在它的发生期,似乎又成为备受今天的人们关注且争议的一个热点话题,尤其是80年代后期以来,关于其正偏是非,成败得失和盛衰荣辱,不断地有学者试图对之进行再度分析、比较和商讨,此种研究现象“既说明了研究对象的丰富性,也说明了研究主体的成熟和博大”[1]。20世纪是“世界文化”形成并走向重新整合的时代。感应这种世纪性的世界潮流,五四新文化运动一开始便将自己置于“世界”的背景上。值得追溯是,中国人有意识地学习西方事实上是从事鸦片战争起始的,这与1827年歌德预言“世界文学的时代已快来临了”,以及20年后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和《共产党宣言》中的相关论断,几乎是共时的。当然,起自鸦片战争而至20世纪初年这段历史写尽了中国人的屈辱已是不争的结论。然而,被动挨打而转为被动地接受,于是“从学船坚炮利到学...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比较文学》2000年01期
中国比较文学

20世纪中国文学的世界性因素——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几年前 ,陈思和先生在参与我刊笔谈时 ,曾屡次提到他在作中外文学关系研究时所遇到的困惑。在 2 0世纪中国文学进入一种世界性的文化格局时 ,原有的封闭形态被打破 ,代之以八面来风的外来文化思潮冲击。在这样一种“泛影响”的场境中 ,原先在研究封闭形态的文化交流关系中应付裕如的影响研究方法 ,却反倒无从施展了。因为中外文学诸多的事实联系 ,一落实到具体的人和事 ,不管是黑纸白字 ,还是旁人指证 ,不管是自我表白 ,还是矢口否认 ,深究起来 ,总无法认定为言之凿凿的证据 ,如果信以为真 ,很可能却是误入歧途。照此而言 ,在 2 0世纪中外文学关系中 ,影响研究方法实际上是在证明无法证明的东西 ,它非但是不可靠的 ,简直有害无益 ,需要予以解构和颠覆。最近 ,陈思和先生又在一个新的层面 ,对影响研究进行反思 ,超越了单纯的事实联系和以西方为中心的研究思路 ,确立了中国文学在文学交流关系中的主体地位。他认为 :“中国文化在自身的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1期
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略论郑振铎对中国文学现代化的贡献

中国现代进程虽然滞重而缓慢,但在“古代农耕文明——近代工业文明”的文化转型期却孕育出了一批文化巨人。巨人的基本特征在于不仅于众多领域有新开拓,而且于某个或几个领域有深入的掘进。郑振铎涉足文学运动、文学创作、文学史研究、俗文学研究、目录学、文物考古学等,且有新的发现与突破,倘若还称不上文化巨人的话,那么他至少具有巨人的性质。端木蕻良说:“中国要是有所谓‘百科全书派’的话,那么,西谛先生就是最卓越的一个。”郑振铎属于“百科全书派”。郑振铎对中国文学现代化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有人批评以往的文学史对他的评价不够公允,这是有道理的。不过,郑振铎在文学运动中影响不及胡适、陈独秀、沈雁冰,在文学创作中,小说成就不如鲁迅、叶绍钧、茅盾,散文艺术不如冰心、周作人、朱自清、郁达夫,诗歌不如郭沫若、徐志摩、戴望舒,文学史对他评价偏低,也是可以理解的。也许正是他身上备集了“百科全书派”的长处与短处,所以在“广”的维度与“深”的维度上存在一定的矛盾与反差。...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0年04期
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关于20世纪中国文学的评价问题

一如何评价20世纪中国文学,可谓见仁见智。笔者认为,对20世纪中国文学的评价,既应放在中国文学的长河里去审视,也应放在世界文学的格局中去评判,而不应单独以是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作为评价成就高低的标准。20世纪中国文学的发生发展,与中国近现代社会的历史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中国传统文学的终结和现代文学的诞生,恰好发生在世纪交接之处。中国现代文学在经历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左冲右突之后,人们有理由对其成败得失作出应有的评判。把其放在中国文学和世界文学的坐标系中,进行比较和梳理,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通过比较,或许可以使读者消除对以往文学史的误解,并理解中国作家的现实处境;通过比较,对修正以往的文学观念,对梳理20世纪中国文学的发展历史,也许更为有益。二一部中国现代史,可以说是一部中国人民在屈辱中觉醒、抗争和奋斗的历史。它经历了由古老的封建王国向现代国家的历史性转变。在这一转变过程中,中国人民所经历的磨难和震荡恐怕是世界上任何国度的人民在任何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社会科学》2000年05期
山东社会科学

五四:中国文学现代化的坐标原点——兼评近年20世纪中国文学性质的讨论

世界体系理论的主要代表人物华勒斯坦 ,曾清醒而理智地批判普遍主义不是作为自由流动的意识形态出现 ,而是由在历史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掌握经济和政治权利的人鼓吹出来的一种强者的价值观念 ,隐含着不平等的价值标尺。他认为 :“普遍主义是作为强者给弱者的一份礼物贡献于世的。我恐惧带礼物的希腊人 !这个礼物本身隐含着种族主义 ,因为它给了接受者两种选择 :接受礼物 ,从而承认他们在已达到的智慧等级中地位低下 ;拒绝接受 ,从而使自己得不到可能会扭转实际权利不平等局面的武器。”1面对 2 0世纪中国文学的发生、发展和创造 ,及其随之而来的研究史 ,我们不能不痛切地感受到 ,我们早已经身不由己地陷入了这样一个尴尬的悖论式的文化语境之中。我们言说的效果正应了《笑林广记》中的那个笑话“过手变酸”。综观近几年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界有关 2 0世纪中国文学性质的论争 ,一种“普遍主义”的话语表达体验尤其令人焦灼和痛切。无论是将中国现代文学的性质定义为近代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0年01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

百年中国文学的深刻嬗变

20世纪中国文学的深刻嬗变是跟百年中国历史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相联系的。 1900年八国联军攻进北京,清朝皇室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和约,赔偿侵略者白银4.5亿两。当时维新志士被镇压,康有为、梁启超流亡日本。清庭腐败已极。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民主派走向发动武装起义的道路。那时中国的古典文学由于僵化,日益失却生命力,不能适应时代的需要。因而,自上世纪末,文学改革就被提到日程上来。梁启超、黄遵宪、夏曾佑等曾提倡“诗界革命”、“文界革命”和“小说界革命”。他们非常重视文学在社会改革中的巨大作用,认为欲新一国之政治、道德、文化,都必须先革新文学。所谓“欲改良群治,必自小说界革命始;欲新民,必自新小说始”。①而革命民主派也把文学看做宣传革命的好传媒,纷纷通过文学作品来鼓吹革命,出现了革命志士的誓志诗、狱中吟、绝命词,如秋瑾、邹容等的作品。早在1906年,赴日本留学的鲁迅便不但翻译了《域外小说集》,而且1907年写了《摩罗诗力说》,积极介...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