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学科互动:心理学与文化人类学

心理学与文化人类学虽然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学科,但它们之间存在着天然的联系。一个是研究人的心理现象,一个是研究人的文化现象,而人的心理现象与文化现象又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所以,心理学从诞生之日起就谋求与文化人类学的结合,而文化人类学在发展过程中则不断地从心理学中寻求帮助。心理学与文化人类学之间的互动使两个学科都得到长足的进步,分别在两个不同的领域形成两个新的学科,一个是民族心理学,一个是心理人类学。民族心理学采用文化人类学的观点研究心理学,心理人类学则用心理学的观点研究文化人类学。两个学科沿着各自道路已经走了不少的路程,目前已经出现逐渐融合的趋势,最终完全有可能合并成一个新的学科。鉴于我国的民族心理学和心理人类学的研究都还处于起步阶段,两个学科之间缺乏足够的交流,即从事民族心理学研究的学者往往只关注心理学界内部的动态,而从事心理人类学研究的学者则只注意文化人类学界内部的动态,影响了两个学科的发展。为此,本文试图通过对心理学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7年04期
苏州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民族心理学研究的基本方式

民族心理学是在西方科学心理学诞生之时,就已经现身的探索和研究。西方科学心理学的奠基人是德国的著名心理学家冯特。冯特所创始和创建的心理学则包含了两个重要的部分,这也就是个体心理学和民族心理学。从个体心理学延伸出来的是后来的实验心理学的传统,从民族心理学延伸出来的则是后来的文化心理学的传统。冯特的民族心理学涉及了四个重要的部分,这也就是原始人类的心理考察,图腾制度的心理考察,英雄时代的心理考察,人性发展的心理考察。[1]108-113有研究指出,当今世界不同民族和不同文化之间的接触、交叉和互动已经超越了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进而,不同民族和不同文化之间的分离、对立和冲突也已经成为了现如今的一个常态。[2]3-20目前,在中国本土强化民族心理学的研究,也成为中国心理学发展的重要共识。[3]1139-1144有研究认为,中国的民族心理学的发展应正确处理十种关系。这也就是民族学研究取向与心理学研究取向的关系,质的研究范式和量的研究范式的关...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17年12期
贵州民族研究

不忘初心 任重道远:我国民族心理学的研究价值和使命探讨

引言20世纪中后期,哲学界出现了关于哲学的文化范式革命,进而也使得心理学研究范式变革被推动,演化出各种文化、生态与跨文化心理学和社区心理学。这些新产生的分支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反对一元文化霸权,倡导文化多元与公平,也为民族心理学的相关研究提供发言权与话语权[1]。民族心理学本身属于心理学领域中的学科分支,具有天然的文化特点,其具备的文化品性也是民族心理学研究的主要基础。一、我国民族心理学研究的发展进程每个民族受到环境和人文因素的影响,所形成的民族心理模式也具有显著特色,通过文化、环境、教育等不同的因素固定在民族群体当中。民族心理学其实就是将心理学与民族学有机结合起来,采用专用的研究方法,研究民族在发展演变过程中所出现的各种心理表现,探究发展规律,研究相应的心理问题[2]。现代民族心理学研究以西方的心理学体系为基础,同时也会受到西方心理学的影响。我国民族心理学研究在过去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不少的坎坷与曲折,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不同阶段: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民族高等教育研究》2017年06期
民族高等教育研究

民族心理学视域下汉族心理学研究意义和思路

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民族心理学成为心理学领域中一门重要分支学科,受到学术界的青睐。但是,中国的民族心理学其实是少数民族心理学,或者说少数民族与汉族的比较心理学,也称为民族跨文化心理学。这种学科划分和研究划界虽然适应了中国民族研究的实际和政治需要,但却将汉族置于少数民族的差别地位,给民众的印象是,中国的普通心理学、认知心理学、人格心理学、发展心理学、社会心理学都是汉族心理学,而少数民族的心理学则称为民族心理学。笔者认为,民族心理学应该包括汉族心理学,这样才能体现民族平等。一、我国民族心理学研究的历史回顾与当前的现状和问题当代中国学术界研究民族问题,往往在不同论著、不同篇章中,民族概念使用的外延和内涵不同。有些论著提到的“民族问题”指的是全世界各种民族,有些论文提到的“民族问题”指的是少数民族,有些篇章提到的“民族问题”指的是某一个或者某几个民族。在使用“民族心理”这个词汇概念时,有时候指的是西方进口主流心理学意义上的心理,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8年11期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当代民族心理学的研究范式

民族心理学既是一门交叉学科,也是一门新兴学科。西方学界经历了从民族心理学到“文化与人格—心理人类学”的学科发展历程。中国的民族心理学则起步于20世纪初,经历了萌芽与停滞(1)——间断发展、复兴——实验验证研究(2)、初步繁荣——研究的多元化时期。从目前的研究理念与取向来看,存在着“各说各事”的现象,亦即,从不同学科出发的研究或具有不同学科背景的学者,彼此之间存在较大差异。或许在一门学科兴起与初步繁荣发展时期,这些多元化的研究都是必要的,是一个必须要经过的历程。但是,从科学学科的角度、从学科的生命力出发,厘清其哲学基础、方法论、知识论、实践论及价值论等,也是我们的学术责任和使命。从一门学科的本体论、认识论和方法论高度去思考学科建设,就有必要对民族心理学的研究范式进行一些理论与实践方面的思考。范式研究是近年学术界谈论较多的话题。美国哲学家托马斯·库恩(Thomas Kuhn)在《科学革命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S...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呼伦贝尔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呼伦贝尔学院学报

2017年中国民族心理学高峰论坛在海拉尔举行

6月8日,由中国人民大学“教育部民族教育发展中心民族心理与教育重点研究基地”、“国家民委民族语言文化心理重点研究基地”、呼伦贝尔学院联合主办、《民族教育研究》杂志社协办、呼伦贝尔学院教育科学学院承办的“振兴中华民族·走向世界的民族心理学”2017中国民族心理学高峰论坛在海拉尔隆重召开。教育部民族教育司双语教育处沙玛加甲处长参加论坛并致辞,深圳大学罗跃嘉教授、北京大学吴艳红教授、兰州大学李静教授、华南师范大学郑希付教授、华中师范大学郭永玉教授、陕西师范大学张丽锦教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校迪丽达教授、香港中学大学历史人类学项目研究员托马斯·杜博思教授以及各高校研究学者及硕士、博士研究生等全国37所高教育部民族司沙玛加甲处长致辞校专家学者和5所出版机构等近百人参加了此次论坛。论坛开幕式由呼伦贝尔学院党委委员、副校长梁秀梅主持。开幕式上,中国人民大学“教育部民族教育发展中心民族心理与教育重点研究基地”、“国家民委民族语言文化心理重点研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