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谈艺术鉴赏中的审美意蕴

一、前言中国当代学者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一书中写道:“让我和草木为友,和土壤相亲,我便已觉得心满意足。我的灵魂很舒服地在泥土里蠕动,觉得很快乐。”传递出闲适自在的生活艺术。当一个人悠闲陶醉于艺术时,他的心灵是轻松的。艺术对于人的价值,不仅在于它提供了一个表达自我的途径,更在于提供了一个培养和呵护人类情感关系的纽带。某种意义上讲,鉴赏包含着独特传统文化情怀的艺术作品,能够让人以一颗恬淡而从容的心去领略不同时段的人生风景,感悟生命的蕴藉。二、艺术鉴赏艺术的鉴赏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一般包括审美意蕴和智性意蕴。在物质文明高速发展的当代,任何关于艺术的概念都会因为现实的超快更替变得难以定义。尤其是全球化语境下当代艺术的衍变和碎片化,人们对于艺术的赏析更容易生发出对自身历史文化基因的梳理和重新发现的好奇和本能。艺术于人的价值,取决于鉴赏者对作品的感受。其实,艺术家说什么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欣赏者的感受。抽象艺术大师赵无极这样解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展望》2016年24期
科技展望

浅谈艺术鉴赏中的审美意蕴

所谓艺术鉴赏,实质上就是对各种迥异不同的艺术形式进行鉴赏,譬如对美术的鉴赏、对音乐的鉴赏、对文学、舞蹈的鉴赏等,内容丰富,形式多种多样,牵涉到人文、历史、宗教、习俗等诸多领域。虽然“鉴赏”一词从语言角度与“欣赏”的意义相近,然而还是存在一定的差异,“鉴赏”从程度角度而言较“欣赏”的语义要深刻,是鉴赏者对艺术作品所产生的感受、认知以及评估的进程,对艺术作品的认识从感性阶段发展到理性阶段的进程。与此同时“鉴赏”也是人们进行审美再创造的高级活动。本文将对艺术鉴赏中的审美意蕴展开相关探究。1审美直觉意蕴艺术鉴赏中蕴含着浓厚的审美直觉意蕴。当我们欣赏一样艺术作品时,不管欣赏者是否具备鉴赏方面的专业知识,总会对艺术作品根据自己的喜好评头论足,此种随意性的评价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潜意识”的。“潜意识”从心理学层面来说有着十分明确的界定,即有机活动物体对外界环境刺激所产生的本能性的反应,是人类在毫无意识的状态下所产生的心理活动,在这个过程中能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文化周刊》2017年10期
东方文化周刊

摆渡黄金海岸线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海子1989年1月13日的抒情名篇,这个用心灵歌唱着的诗人,一直都在渴望倾听远离尘嚣的美丽回音,他与世俗的生活相隔遥远,甚而一生都在企图摆脱尘世的羁绊与牵累。诗人在想象中构建着自己的幸福家园,想象自己有一个超离生活,眺望大海的姿态和空间,在那里,诗人可以面朝大海,获得逍遥无待的精神自由。诗歌的审美意蕴往往凭借单个词语或者一句话产生,“面朝大海,春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福建茶叶》2017年02期
福建茶叶

试析苏轼茶诗的审美意蕴及文学价值

苏轼是一位极富才情的诗人,一生命运坎坷,但却拥有诗意人生。现代文学家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便这样评价他:“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工程师,是假道学的反对派,是瑜伽术的修炼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秘书,是饮酒成癖者,是心肠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诗人,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1]可见,苏轼在现代文人眼中的地位和分量。可是尽管林语堂在其评价中对苏东坡已经说到很全面,很到位,但是苏东坡的一大嗜好却未曾提及。历史上的苏东坡除了是一位酿酒的实验者,还是一位喝茶品茗的高手,这在他留下的众多茶诗中便可体现。苏东坡的茶诗,既继承了中国历朝历代优秀的茶文学,同时又有了新的突破和创新。可以说,从苏东坡的茶诗中不但可以体会到浓重的美学意蕴,还能感受到宋朝的茶事和茶艺。因此,阅读苏东坡的茶诗,既是在感悟中华民族的文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下)》2017年07期
美与时代(下)

论王蒙意识流小说的东方审美意蕴

从1979年创作《夜的眼》起,王蒙开始尝试借鉴西方“意识流”小说的手法进行创作。在很短的时间内,他接连发表了短篇小说《春之声》《海的梦》《风筝飘带》和中篇小说《布礼》《蝴蝶》等新作。王蒙的意识流小说虽然使用意识流的写作手法,同时也受到了弗洛伊德潜意识理论的影响,但王蒙小说并没有直接采用这种从潜意识的角度进行自由联想的方法。王蒙自己也曾说,他曾经读了外国的一些意识流作品让他感觉头昏脑胀,他不能够接受和照搬那些病态的、变态的、神秘的或者孤独的心理状态,也并不想给读者带来类似的感受[1]。因此,他突破了外国意识流小说的缺点,进行改造创新,营造出了具有东方审美意蕴的意识流小说。一、意境之美王蒙的意识流小说没有全盘借鉴学习西方意识流小说的写作手法,而是巧妙融入了古代的经典文化,从而使小说意味深长,独具意境之美。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2]。“意境”永远是个富有生命力的审美范畴。王蒙意识流小说的意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4年06期
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庄子》审美意蕴探析

鲁迅先生在《汉文学史纲要·老庄》中对《庄子》一书做出很高的评价,他说:“而其文则汪洋辟阖,仪态万方,晚周诸子之作,莫能先也[1]。这一评价是准确的、合理的和恰当的,庄子奇人,《庄子》奇文,人因文传,文因人而魅力无穷。生活在不自由时代的庄子用自由的心灵歌唱生命的纯真与美好,他用瑰丽的语言、奇幻的想象、夸张的手法给我们塑造出一个光怪陆离的艺术世界,他关注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悲喜剧,他醉心于文学的、艺术的、审美的世界,他用生命的温度和热情诉说着冷眼人观世界后的真实感受与深刻生命情感体验,他把痛苦留给自己,把快乐留给世人。今天,重新解读《庄子》的审美意蕴是想从一个新的角度走进庄子的内心世界,感受他心灵深处的大痛苦、大悲哀与大欢乐,进而阐释绚丽多姿的先秦文化是如何泽被后世、影响深远的,这对于如何传承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也有着积极的价值与意义。一、《庄子》审美意蕴的特征庄子用正常人的思维、眼光、立场解读不正常眼中的人、事、物,他发现了一个奇异、...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短篇小说(原创版)》2014年13期
短篇小说(原创版)

小说《消逝的大列》审美意蕴分析

小说《消逝的大列》是一篇极易被忽视的优秀作品,之所以对它给予这样的评价,并不是我们为求夺人眼球试图标新立异。就小说文本而言,作者讲述的故事十分简单,始终围绕着“大列”的出现、消失展开讨论,但在简单的故事架构之下隐藏的审美意蕴却并不简单。作者描绘的“大列”在小说中充当了审美对象的特殊角色,围绕着“大列”给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的复杂、深远的影响,张三、李四、王五等人的情感态度也经历了起起伏伏的变化。当作者将“大列”从日常生活的琐碎中抽离出来时,它就不再是单纯的物质性存在,而是以审美的姿态出现在读者的面前。当大列给小说主人公们的生活造成影响时,他们就围绕着如何让大列离开这里展开活动。但当他们意识到大列的存在将会对他们的生活产生积极的影响时,他们的态度就发生了180度的转弯。一、审美意蕴是文化的具体呈现作者通过文学文本试图向读者传递的情感信息往往是复杂的,糅合着作者在生命成长道路中收获的人生体验,只有在将作者从多元化渠道中获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