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宣科神话

“在诸位到丽江的行程中一定有一个计划,就是听纳西古乐,对不对?”对!“也一定要看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宣科!”(异口同声)(短暂的停顿和整个会场的静默之后)“就是在下”哄堂大笑和热烈的掌声。这是记者8月30日在云南丽江“大研纳西古乐会”看到的精彩一幕。台上宣科风趣幽默地展示着他的演讲技巧,台下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海外的朋友热情地应和。“纳西古乐”成为丽江的一个品牌,宣科的贡献无疑是巨大的,他用并不太长的时间,让一个普通的民乐队几乎走遍了欧美,让一个处于中华文化边缘地带的丽江,一夜间成了中华音乐文脉源头之所在。于是去丽江,去看“纳西古乐”及其缔造者宣科就成了许多人的向往。我也一样怀着崇敬来到丽江,走进了“中国大研纳西古乐会”。宣科的画像(国画)标价3800元出售。而他的漫画肖像复印件,也要两元一张。门票是一个明信片,在售票厅设置了一个邮箱,你在这边远的地方可以将明信片寄往你来的地方。在这里,你不得不佩服宣科的精明与非凡才华。在中国...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4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解构纳西古乐神话——对一项民族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化商品的人类学分析

自2旅0游世业纪飞90速年发代展以,丽来,江在迅地速处进西入南世边人陲视的听原中丽的江同县时,曾经只是当地人自娱自乐的纳西古乐也成为享誉海内外的文化品牌,大研古乐会成为年收入过千万元的文化产业,这个由普通农民、市民组成的民间乐队几乎走遍了长江南北、欧美世界。短短十来年间,纳西古乐已经成为一个现代“神话”。这一神话在纳西古乐由文化资源转化成为文化商品的过程中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也对纳西古乐本身产生极大影响。本文尝试通过对纳西古乐被神话化过程的追溯,分析旅游开发背景下,促使目的地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化商品的因素和本质,并进而分析这种转化对民族文化自身带来的影响。20世纪50年代末,法国学者巴斯(Barthes,1972)发表一系列文章对当时大量出现的大众文化产品进行深入分析,试图解读包含在这些“现代神话”及其媒介再现中的信息。在后来的理论化尝试中,巴斯引入索绪尔的符号分析法尝试对这些流行文化进行“解神话”(demythification...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学问》2003年10期
学问

“音乐鬼才”和他的纳西古乐会

对云南丽江仰慕已久,但近日记者专程从成都乘飞机前往丽江,却是为着一位奇怪的老人。 初夏的一天傍晚,微雨霏霏,紫气氦氯。“千岩迄通藏幽胜,万树凝烟罩景奇”的云南丽江古城如空谷幽兰,更加诱人。 在唐风宋雨清扫和沐浴过的青石古街上,30多位鹤发童颜的老人谈笑风生地走着,不少陶醉于古城秀色的游客都情不自禁地转移了目光,驻足欣赏起老人来。 “天!他不是宣科吗?我运气真好!”这时,有两位漂亮的女游客激动地走向一位骨骼清奇戴着眼镜的老人,红着睑对他说: “请您给我们签个名吧?” “我真高兴,丽江和纳西古乐 本已丽甲天下,可你们比美丽的丽 江和纳西古乐还要美!”那位老人 俏皮地说,“因为你们俩是美女,我 才给你们签名的哦!” “宣老心态真年轻啊!”两位 女游客笑得花枝乱颤。 这位老人就是云南丽江大研纳 西古乐的发掘人、名扬海内外、被称为音乐鬼才、年近六旬时因一篇反传统的论文而被英国牛津大学破格授予哲学博士学位的宣科老先生。 丽江怪人的恐惧音乐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问》2003年10期
《民族论坛》2003年08期
民族论坛

音乐鬼才和他的纳西古乐会

对云南丽江仰慕已久,但近日记者专程前往丽江,却是为着一位老人。这位老人就是云南丽江大研纳西古乐的发掘人、被称为音乐鬼才的宣科老先生。先生在年近六旬时因一篇反传统的论文而被英国牛津大学破格授予哲学博士学位。丽江怪人的恐惧乐源说震动乐坛“有人说您老是丽江音乐鬼才,是这样吗?!”因为事先有约,虽然宣科忙得一塌糊涂,但他还是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你这句话有两个错误!”记者话音未落,宣科即刻严肃地纠正道,“首先,你说我是‘丽江音乐鬼才’不正确!正确的说法应该去掉‘丽江’二字!因为音乐是人类通用的语言,宣科即使是‘音乐鬼才’,这个‘音乐鬼才’也是世界性的!”“其次,你说我是音乐鬼才也是错误的!我不仅仅是音乐鬼才!因为我的研究范围不囿于音乐,也研究历史、地理、文学、社会等等,比如我对哲学的研究就比对音乐的研究更深一些,不然我怎会是牛津大学的哲学博士?”“当然,音乐还是我的主业,其他诸如人文地理、哲学文学等等都只是我的副业,我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评论》2003年01期
艺术评论

“纳西古乐”是什么东西?

今年6月.我收到友人(一位纳西族民族学学者)从丽江县寄来的《丽江日报》一份,上面刊登了一篇题为“古乐申报进入关键阶段”的报道。报道有这样几段话:“丽江县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请,把纳西古乐列入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据称,这份报告说“纳西古乐”是纳西族保留至今的原始古老的音乐,主要是具有原始社会遗风的歌舞“热美磋”,有七百年历史的大型管弦乐“崩石细哩”,以及唐宋元时期的词曲和道教科仪音乐这三类。为此,他以及他的一些朋友(纳西族知识分子)深感忧虑,认为这是对纳西族历史文化的歪曲和衰读,因为申报是政府行为,他们不便提出不同意见,怕遭到打击报复和不明真相的本民族群众的仇视。因为我长期从事纳西族音乐文化的研究,因此,他们希望我能对此发表符合历史事实且客观公正的意见和见解,以正视听。并希望我能通过有关渠道向有关部门澄清事实。据我所知,在昆明从事民族历史研究、民族文化研究的一些高级知识分子也是不同意其中的一些观点和内容的。他...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北方音乐》2005年12期
北方音乐

状告《“纳西古乐”是什么东西?》作者及杂志社 纳西古乐音乐人宣科胜诉

引起全国媒体广泛关注的纳西古乐知名音乐人宣科诉云南艺术研究所工作人员吴学源、《艺术评论》杂志社名誉侵权案,日前由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被告吴学源、《艺术评论》杂志社立即停止侵害,为原告宣科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二被告在有关报纸刊登赔礼道歉声明,在《艺术评论》杂志刊登赔礼道歉声明三期,费用由二被告共同承担;由吴学源赔偿宣科精神抚慰金1万元,《艺术评论》杂志社赔偿宣科精神抚慰金5万元。2003年9月,《艺术评论》杂志的创刊号“文化打假:宣科及纳西古乐”栏目中,刊登了吴学源撰写的《“纳西古乐”是什么东西?》一文。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云南省丽江市纳西古乐著名音乐人宣科认为,该文章借学术评论之名,对自己的人身进行攻击、诽谤,造成了极大的名誉及身心伤害和损毁,遂向法院提起诉讼。2004年12月20日,根据查明的实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2期
艺术品鉴

宣科其人其艺

一、宣科生平宣科生于1930年,其父是纳西族第一个会说英语的人,曾为老罗斯福的儿子担任翻译,其母系一方为藏族贵族。母亲郑小凤作为一名藏族歌手在当地颇有名气。由于宣科从小深深受到母亲的熏陶,音乐慢慢深入宣科的骨髓之中。宣科早年毕业于教会学校,1958年被打成右派进监狱,1978年出狱后从事纳西古乐的整理研究工作。宣科蒙受巨大的冤屈而身陷囹圄二十余载,可以说宣科的壮年人生全都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宣科花了多年的时间对相关理论进行了撰写,并且撰写成论文,题目为《音乐起源于恐惧》,由于怪诞奇异而在音乐界引起强烈的反响。人们“先是骇然愕至,继而夷然置之,再则慨然叹之”,最后却被这篇《音乐起源于恐惧》所折服。自宣科发表《音乐起源于恐惧》一文之后不久,该论文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如英、荷等,更是被欧洲中国传统音乐学会作为学会年会向国际音乐民族学家们的交流文件。在这之后,该文又被日本学习院大学教授生明庆二在其《传承机能音阶论序说》中大部分引用和给予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