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真山水

中国山水画入门通常以“师古人”起步。从临习、揣摩古人或前人的“范本”开始进入山水画的学习、创作之旅。到目前为止,美术院校山水专业的教学仍然采用此法。这其中临摹、写生训练虽然交替进行,但事实上先入为主的范本依然是主宰我们意识的“理想之物”。随着学习的深化并渐进创作状态,我们自然也就更多地与真山真水直接对话。问题终于来了: 难道那些范本所描绘的就是“此山此水”?如果是,是此山此水发生了变化,还是古人“故意假托”?倘若不是,古人又“凭籍什么”写山写水呢? 可能这是一个比较幼稚的问题。 如今,我们似乎无需这样考虑,全凭“想象”照样可以画山水,而且可能还比较“现代”。 我们还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舍弃“师古”的学习方法,但也想象不出这种学习与这种创作之间究竟有什么内在联系。看来“时尚”也许才是我们意识中的“真正主宰”。 但是,我们总觉得绘画(当然包括中国画)无论怎样“抽象”,也不至于没有“人气”; 不管怎样“写实”,也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艺评论》2019年07期
中国文艺评论

中国画里的真山水与真精神

中国传统山水画里的精神注重生命意识,与中国传统山水诗里的精神相通,山水是有灵气、有诗意的,其灵气、诗意承载了中国哲学的道本体思想。道法自然,山水、自然都是形而上的,画家以山水为题材,不只是画山水的无穷变化,而且意在山外之山、水外之水的无限境界,以寻道、问道、悟道,通过对山水的心象观照与审美表达来安放灵魂,解决精神矛盾与内在冲突。对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思想资源与美学价值的回溯、提炼,有助于思考当代山水画创作的创新与发展问题。当代山水画的精神在哪里?绘者如何把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宇宙观倾注于作品中?对“与古为新”的认识与探索,不单要学习古人的绘画技法,更重要的是要考察古人的思想方法,思考如何完成主体性建构,从中处理好现实与审美的关系、个体与世界的关系,以真精神写真山水。一、中国古代山水画与文人思想山水画是中国独有的画种,不同于西方的风景画。自魏晋至隋唐,山水画开始成为独立的门类,并确立了在中国画中的重要地位。郑午昌在《中国画学全史》中...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2年18期
名作欣赏

观照与性灵——谈郭熙对“真山水”的观照

在中国山水画史上,许多画家都十分注重对自然山川进行观照,南朝宗炳、五代荆浩、唐代张等皆有所论及。宋代杰出画家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总结了自己观照“真山水”的切身经验,这一经验总结独到而又精辟,是继唐代张“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后所提出的又一深具影响的山川观照论。它体现了中国传统绘画独特的审美理念,对后世山水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至今依然以一种超越时空的永恒性,让处于21世纪的我们可以从中受到许多启迪。一、充满内在性灵的“真山水”在郭熙眼中“,真山水”是充满内在生命精神的性灵山水。在《林泉高致·山水训》中,郭熙指出:“真山水之烟岚,四时不同: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接着又说:“大山堂堂为众山之主”,“长松亭亭为众木之表”……还称“真山水之云气”四时有别:“春融怡,夏蓊郁,秋疏薄,冬黯淡。”在郭熙的眼中,自然万象中的一切都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它们之间非常和谐地构成了一个相互依存、生生不已而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下)》2019年02期
美与时代(下)

郭熙自然审美观研究

中国有着历史悠久的自然审美传统,而士人则是这一传统的主要创造者和承载者。魏晋自然审美观成熟之后,山水诗文、山水花鸟画及相关理论著作构成了中国古代自然审美思想的主要表现形态。文学家与书画家成为中国古代自然审美最重要的群体,他们以各自的身份和角度观照自然,共同推动、丰富着中国古代自然审美的传统。郭熙是北宋画院名家,以山水画著称于世,是宋代院体画转向文人画的重要过渡人物。郭熙在绘画理论上卓有成就,其《林泉高致》①阐述了山水画创作的相关问题,是宋代最具有理论体系与深度的绘画著作,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山水画的创作是一个表现画家心中自然之美的过程,这种美源自于对自然的观照。郭熙的《林泉高致》所论述的便是如何发现自然美以及如何将之表现出来的山水画创作的具体技法问题。由此观之,《林泉高致》不仅是一部山水画理论著作,也是一部反映画家自然审美观的理论著作。它典型地体现了宋代画家的自然审美思想,是研究宋代自然审美观的代表性著作。现有的郭熙研究多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中国山水画论中“真”范畴的内涵及其生态审美意蕴研究

“真”是中国绘画美学发展中不能回避的概念,尤其在山水画理论中尤为重要。本文试图以荆浩、郭熙、韩拙的画论观点为代表梳理“真”的内涵层次,并探究其蕴含的中国艺术精神及其生态审美意蕴。在先秦文献中,庄子之同时代及其之前的思想家鲜少涉及“真”的概念。直到《庄子》成书后,“真”的概念才开始成为重要概念甚至核心概念。《庄子》中涉及的“真”,主要有两层含义:一是自然之道,二是物之本性,庄子关于“真”的阐述,其核心在于尊重天地万物的自然属性,不作伪,不矫饰,把生命精神与宇宙精神相融合,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其“法天贵真”的美学思想对于中国画学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在绘画发展史上,“真”的概念在《笔法记》之前没有被明确定义过,但是“真”的内涵贯彻其中,借助不同的概念得以体现。五代时期,荆浩首次探究了“真”的概念,并提出了“图真”说。《笔法记》的“图真”理想是在庄学思想的指引下,通过“华”“实”“真”“似”的精彩辩述后论证的。“图真”要求画家不能停留在...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建筑》2015年12期
华中建筑

广东沙湾古镇原真山水格局的辨识与延续

中国农耕文明历史悠久,广袤的国土上遍布着众多依赖自然山水进行繁衍、庇护的传统山水村镇。在人们长期的改造协调下,大多数山水村镇都逐渐形成了系统的、完整的山水格局,对维持其自身的完整性至关重要。然而,大约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中国绝大部分传统山水村镇的原真山水格局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破坏,从而导致传统建筑风貌区的面域不断被外部蚕食,历史空间肌理变得模糊不清。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辨识、延续传统山水村镇的原真山水格局及准确划定保护与控制的范围,成为了传统山水村镇历史保护规划研究中的重要内容与棘手问题。相反,现阶段我国传统村镇的研究多集中在现实遗存区域,对周边破坏或消失的原真环境往往研究不足,导致在制定历史保护规划时常缺乏依据。本文以历史上岭南沿海地区远近闻名、现今原真山水格局却破坏较严重的山水村镇沙湾为例,试图探索我国传统山水村镇中众多遭破坏的原真山水格局的一般辨识步骤及方法,并从原真山水格局的历史空间肌理中寻求划定传统山水村镇保护与控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