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林奈

林奈从小就对植物很感兴趣。在中学时代,林奈就利用空闲时间去采集植物标本,阅读植物学著作。1727年,林奈进入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学习。在大学期间,林奈系统地学习了博物学及采制生物标本的知识。1732年,林奈参加了一个探险队,到瑞典北部地区进行科学考察,这使他对植物学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1735年,林奈发表了著述《自然系统》,对当时人们已经发现的生物进行了准确命名和分类。1753年,林奈出版巨著《植物种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阅读》2019年30期
广西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林奈科学思想探析

林奈是18世纪瑞典一位伟大的生物学家,在生物学研究领域他作出了前所未有的卓越贡献,一方面,在生物命名方面提出了以两个拉丁字母来命名物种的属名和种名的双名制命名思想,统一了动植的命名。在生物分类方面提出了以生物的形态或习性等外部特征为依据的人为生物分类系统思想,得到了各国生物学家的支持和赞同。另外,他还明确了人在自然界的位置,并在尝试把生物分类学应用到疾病研究领域中。林奈一系列开拓进取的思想,使当时的生物学研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为其后的达尔文生物进化论思想诞生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虽然林奈在自然哲学思想上与他的科学研究有着激烈的冲突,但却与同时代牛顿的自然哲学思想有着相似之处,两者在自然观上都持神创论,在认识论上都持形而上学认识论,在方法论上两者都使用理性的数学工具,在价值论上两者都探究自然的本质。以至于恩格斯把他俩并称为近代自然科学领域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标志性人物。此外,林奈的生平事迹和科学思想同时还给予我们现在...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06期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林奈的博物学:“第二亚当”建构自然世界新秩序

公元18世纪是博物学集大成的一个时期,号称“分类时代”,林奈是这个时期最杰出的代表。而对林奈博物学的研究,国际上多集中于他对近代分类学的贡献上,较少涉及其他,至于国内的林奈研究,还基本停留在科普介绍之上。通过对林奈博物学思想形成和影响的考察,本文力图还原林奈博物学在重塑自然世界秩序方面的贡献以及他对人们世界观的影响。一、林奈经历及当时社会文化背景在林奈之前,博物学传统就源远流长,所关注内容也驳杂繁多,从亚里士多德经普林尼(Pliny theElder,23~79)到约翰·雷(John Ray),从炼金术、占星术抑或天文学到医学,西方学者对于自然奥秘的探索从未中断,其中的差别也大致在于关注点的转换、侧重点的不同,从某种意义而言,伽利略、牛顿等近代科学的塑造者也可称作博物学家。尤其到了十七十八世纪,欧洲殖民扩张客观上使得世界各地动植物、矿产广泛流通,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当时的社会文化;猎奇与收集的欲望也使得各类陈列品的展示成为一种时尚,...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自然辩证法通讯》2019年11期
自然辩证法通讯

帝国博物学背景下林奈与布丰的体系之争

18世纪,受益于地理大发现以及随之而来的帝国扩张,博物学获得了极大发展,带有明显的帝国特征,一个统一的博物学范式无疑有助于为帝国的全球探索和扩张服务,也是当时欧洲学界的客观需求。对学者而言,自然秩序依然是这个时期的核心议题,林奈(Carl Linnaeus,1707-1778)与布丰(Comte de Georges-Louis LeclercBuffon,1707-1788)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两个代表,两人对自然秩序的理解与探寻对后世均产生了深远影响。正如法伯在《探寻自然秩序》一书中所言:“林奈和布丰都寻求理解自然秩序,他们相信它支配了一切,并且受特定的、可识别的法则约束……自然被认为根据自然律运作,并包含了人类可以彻底了解的结构。理解自然的钥匙并非来自于《圣经》、沉思或神秘的洞察力,它在于认真的研究、比较和概括”。[1]但有趣的是,在追求自然秩序的道路上,两人却并未惺惺相惜,但却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影响了后世。回顾这段历史,18...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自然辩证法研究》2015年12期
自然辩证法研究

林奈自然经济理念的缘起与实践

引言18世纪又称“分类时代”、“博物学时代”,博物学(Natural History)对自然世界孜孜不倦的探索使得记录与整理成为这一时期的一大旋律,林奈与布丰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两位博物学家,以林奈体系为代表的新博物学体系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奠定了此后分类和命名的基础,影响至今。更深层次地追究,博物学盛行的背后有其客观需求,比如各国政府日益认识到自然物产的发现与搜集对于本国经济的重要性、帝国殖民地扩张的需求等。一个有效的博物学体系不但能够解决人们的认知困惑,同时也为人们对自然物种的有效利用提供了便利。在对科学的利用上,林奈将其博物学视为追求经济理想的基本工具,《自然的经济体系》(Oecono-mia naturae)基本体现了他的自然经济理念:“自然界……似乎都是由造物主为人类而设计的。每件东西都能被送来为人所用;即使不是直接地,也会是间接地,而不是为其他动物服务的。”〔1〕57-58一方面,林奈认为,自然物种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在自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科技导报》2017年22期
科技导报

自然秩序的建构者——林奈

[英]维尔弗里德·布兰特著,徐保军译。商务印书馆,2017年11月第1版,定价:98.00元。1《林奈传》的价值对于博物学而言,17、18世纪是一个繁荣发展的时代,诸多堪称伟大的博物学家在这个时期相继涌现,约翰·雷(John Ray,1627—1705)、约瑟夫·德图内福尔(Joseph Pitton de Tournefort,1656—1708)、瓦扬(Sébastien Vaillant,1669—1722)、林奈(Carl Linnaeus,1707—1778)、布丰(Comte de Georg-es-Louis Leclerc Buffon,1707—1788)等群星闪耀,对于自然秩序的追求是这一时期博物学家共同的追求之一。诸人之中,同年出生的林奈和布丰无疑是最重要的两位,他们的工作共同为博物学指明了方向。但就留给后世博物学的遗产而言,林奈的影响或许要胜于布丰。威廉·T·斯特恩(William T.Stearn)的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