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介子推形象流变梳理

介子推的故事,始见于《左传》,全文约两百字,讲重耳复国后,介子推不言禄,携母归隐。以此为基础,介子推的故事不断丰富。历代的正史、笔记、散文等在记述时不断增添内容,后世的文学创作对故事进行了更细致的演绎,加之故事与寒食节的结合,更催生了许多民间传说。因此,在故事的不断演变中,人物形象也呈现出多面性,体现了不同阶层的心理诉求,蕴含了丰富的社会文化内容。一、隐士《左传》中对介子推的记载仅一处,见于僖公二十四年,原文如下:晋侯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弗及。推曰:“献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怀无亲,外内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谁怼?”对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食。”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对曰:“言,身之文也。身将隐,焉用文之?——是求显也。”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晋中学院学报》2015年05期
晋中学院学报

介子推封赏问题新论

介子推,又名介之推,是跟随晋文公重耳在外流亡十九年的忠臣,但却在晋文公重耳即位后未得封赏,对于其原因史学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很多学者认为是晋文公的疏忽而忘了封赏介子推,也有学者持不同观点。(1)笔者在阅读相关文献后发现这一问题并非那么简单,现对这一问题作一阐述。一、晋文公是否封赏介子推分析周襄王十七年(公元前636年),重耳回到晋国即位,是为晋文公。关于晋文公刚执政的情形,《史记·晋世家》里载:“文公修政,施惠百姓。赏从亡者及功臣,大者封邑,小者尊爵。未尽行赏,周襄王以弟带难出居郑地,来告急晋。晋初定,欲发兵,恐他乱起,是以赏从亡未至隐者介子推。”[1]1662从上述史料我们可以得知:晋文公封赏的面很广,有跟随他流亡的人,以及没有跟随他流亡的功臣;至于封赏的层次与等级,是封邑或是尊爵,则依据功劳大小的原则来决定。根据这一点,可以推证晋文公不可能不封介子推,而是因为周王室内部发生变乱,周襄王以其弟带的叛乱而出奔郑地,告急于晋。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6年03期
山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介子推故里在裴介

王桃令1王玉杰2(1.运城市人社局,山西运城044000;2.运城市药材公司,山西运城044000)一、缘起介子推(前680年—前636年),又作介之推,介推,后人尊为介子。介子推青年时为葬父典身进宫,因处事勤谨,被选为晋国公子重耳的布衣陪从。介子推的事迹历代广为传颂,其主要情节是:晋献公时,骊姬作乱,公子重耳被迫出逃。介子推陪同重耳流亡十九年,历尽艰辛,备受磨难,在重耳危难之时,介子推曾有“割股救主”之举。重耳(晋文公)即位后,论功行赏。然而,“介子推不言禄,禄亦弗及”。为伺奉老母,介子推归隐乡里,与母亲隐居绵上(今介休绵山一带)。后来,晋文公欲使介子推出仕而不得,遂听信谗言,放火烧山以迫介子推出山,介子推宁死不出,与母相拥被焚。介子推“忠君孝母”、“功不言禄”的气节与精神为世人景仰。他是中华文明史上被历代皇帝旌表、名人歌咏、百姓尊奉,同时以山、以村、以县、以庙纪念和祭祀的华夏忠孝第一人。介子推作为中华传统历史文化的代表性人物...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西文学》2016年09期
山西文学

介子平作品七种

~~介子平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知识》2015年04期
文史知识

介子推与寒食节

在中国历史传统中,人物形象的象征意义,即后人在解读、诠释的过程中归纳、提炼,甚至赋予人物的人文性格,远远高于其历史真实性。因此,某些人物往往在一定的政治文化背景下被塑造成某种理想人格的典范,其真实生平也就被淡化、弱化,甚至被穿凿附会为孕育相关主题的母体。介子推就是这样一个由历史记录和衍生传说混合塑造的人物,一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形象。从先秦至两汉的几百年间,介子推的形象逐渐与古已有之的寒食节联系起来,并经历了一个由平淡到炫目、进而神化的过程。这其实是整个历史时期政治文化生态与制度演进、变化的具体投射。在传世文献中,最早、最详尽地记录介子推事迹者当为《左传·僖公二十四年》:晋侯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弗及。推曰:“献公之子九人,惟君在矣。惠、怀无亲,外内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其母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海内与海外》2014年02期
海内与海外

介城铭记介子推

来到山西介休市,一提介子推,谁人不晓?春秋时期,晋国大夫介子推随公子重耳流亡,危难之际,他割股奉君。当重耳返回晋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后,介子推却携母悄然隐居绵山林中。重耳遍寻不见,放火逐之,介子推宁死不出,最后与母亲相拥而亡。为感念介子推,重耳随将他去世的这一天定为寒食节,禁食烟火,只吃寒食。如今,介休的市民以介公为骄傲,满城尽知介子推。我慕名到介休的“祆神楼”,偶然发现了介子推母子的雕像。祆(读音xiān,很容易被误读成“妖”或“袄”),原来是一种宗教,“祆教”在中国隋唐时期比较流行。祆神楼,顾名思义“,祆教”的教堂。时值祆神楼正在修缮,没有其他游人。征得施工人员的允许,我小心翼翼地进到院里,观看残存的祆神楼。走到凌乱的工地一角,竟看见随意堆放的一尊两个人物的雕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