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三个火枪手》叙事手法应用分析

引言大仲马是19世纪法国最为惊才绝艳的浪漫主义作家以及通俗历史叙事小说作家,被后人美誉为“通俗小说之王”。其小说至今颇受各国读者的欢迎,其历史与虚构相结合、小说与戏剧相融合、悬念迭起、重复叙事的叙事手法影响了众多作家的写作。他一生中创作了许多历史叙事小说,如《基督山伯爵》《三个火枪手》《黑郁金香》《蒙梭罗夫人》等。其中《三个火枪手》可谓是他叙事手法运用最为典型的著作之一,被公认为是法国历史通俗小说的开山之作,是世界文学名著的经典之作。一、偏离历史的故事背景建构偏离历史的故事背景建构是大仲马所有叙事手法应用中最为别具一格的。在大仲马之前的历史叙事小说往往多是依据真实的某一段历史为故事发生的背景,主角或是某个在历史中起到重大作用的著名人物,或是见证某一历史的意识形态代言人,他们都承载着一定的历史使命,身不由己地被历史推动着完成了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当然,由于历史是已经发生过了的事,所以这种小说的故事走向也往往是人们意料之中的。然而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西青年》2016年20期
山西青年

关于《三个火枪手》叙事手法的探讨

1844年,大仲马在《辩论日报》发表了《三个火枪手》,不仅在当时引起了重大反响,同时也被后世评为历史通俗小说的开山之作。在《三个火枪手》中,大仲马对于叙事手法的应用炉火纯青,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展开了画面宏大、曲折离奇的故事,塑造了一个又一个有血有肉的丰满人物。一、偏离历史的建构大仲马的许多小说都以特定的历史背景和时代背景来展开,但大仲马打破了历史的束缚,颠覆了历史,作品的建构脱离并偏离了历史,增加了创作的自由度,历史背景只给小说设定了具体的时间、空间及世界观,能够增强小说的真实性和历史感,但并没有拘泥于历史,打破历史框架来进行建构,我国著名武侠小说家金庸的众多经典小说都以特定的历史为背景,但故事曲折离奇、引人入胜,其曾公开表示是受到大仲马的影响。《三个火枪手》的历史背景为1965年的法国,讲述的是红衣大主教黎塞留出任首相到攻占胡格诺教派期间的故事,故事以《国王火枪手第一联中尉达达尼昂先生回忆录》为基础[1],故事中主人公的名字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19年05期
戏剧之家

关于《三个火枪手》叙事手法的探讨

大仲马的小说《三个火枪手》在首登报刊时便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反响,并在各界读者中得到广泛传阅。而如今的《三个火枪手》仍是读者喜爱的书籍之一,其被誉为法国的经典通俗小说。这部小说成功的原因就在于大仲马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通过独特的叙事手法和戏剧化的叙述方式将历史现象幽默风趣地表现出来,同时运用丰富的想象力塑造出一个个性格饱满的人物形象,从而让故事情节变得更加生动有趣,吸引读者的目光。一、偏离历史和历史主体的建构在大仲马的通俗历史叙事小说中,很多内容都偏离了历史内容,对于历史主体的建构也存在一定的偏差。很多历史事件仅存在于特定的历史背景下,由于许多的客观历史准则被模糊,其创作过程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历史史实的束缚,甚至颠覆了历史的发展历程,根据情景的需要将历史内容进行了调整。在大仲马眼中,小说的成功就在于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并且得到广大读者的认可,因而其在小说创作过程中淡化了对历史史实真实性的重视程度,赋予读者更多的阅读空间,并且在讲述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长篇小说选刊)》2015年05期
当代(长篇小说选刊)

《三个火枪手》

~~《三个火枪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意林(少年版)》2012年17期
意林(少年版)

奇怪的答案

考试有这样一个题O:《三个火枪手》是谁写的?收上来的试卷中对该题的@答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1年09期
文教资料

写给成人的童话——谈《三个火枪手》的重复叙事

《三个火枪手》,又译《三剑客》,是法国19世纪浪漫主义作家大仲马的代表作之一。小说最早于1843年3月至1844年7月在巴黎《世纪报》上以连载的形式刊出,立即在法国引起空前的轰动,人人传诵,后又被译成多种文字传播到世界各国,受到各国读者的喜爱。小说魅力体现在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曲折惊险的悬念设置,以及妙不可言的传奇色彩;除此之外,童话式的重复叙事也为小说添加了独特的神韵,凸显了小说歌颂友谊的主题。小说虽以“三个火枪手”为名,却是围绕主人公达达尼昂的冒险经历展开:少年勇士达达尼昂,怀揣其父留给他的十五个埃居,骑一匹长毛瘦马,告别家乡及亲人,远赴巴黎,希望在父亲的同乡发小特雷维尔为队长的国王火枪队里当一名火枪手。在队长府上,他遇上阿托斯、波托斯和阿拉米斯三个火枪手,四人结成生死与共的知己;四人遂与国王路易十三、红衣主教黎赛留及其党羽展开了惊心动魄的较量,最终主人公达达尼昂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国王的火枪队副队长。“三个火枪手”的命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大陆桥视野》2004年04期
大陆桥视野

三个火枪手的梦想

1987年初春,重庆市铜梁县 的蒋勇、度纯双到江津城看望我, 我们三人躺在长江边的沙滩上, 一边听着江潮的哗哗声,一边大 谈各自的理想:度纯双想当书法 家,蒋勇想当报人,我想当作家。 我们三人为自己取了一个集体性 的绰号:三个火枪手。 1987年下旬,趁着海南宣布 建省,我开始了后来十多年的商 旅生涯。在这十多年里,因四海为 家,我与另外两个火枪手失去了 联系。1999年4月,我回到江津 城,开始圆我的作家梦。2001年9 月,我的第一本书《死囚档案》由 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后,我第一 次写信到铜粱,试图与另两位火 枪手联系,无消息。2002年元月, 江苏文艺出版社一次性推出我创 作的五部长篇小说后,我第二次 写信到铜梁,仍旧无消息。加02年 5月,我的第七本书《陌生的爱情》 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后, 我再次写信到铜粱,还是无消息。 一转眼,到了2002年12月,一 天,我忽然接到成都方面的长途 电话,一个久违的声音—另一 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