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林黛玉进贾府》课本诗二首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读《林黛玉进贾府》王玉强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有人唱,似一朵轻云刚出岫,有人歌,掉进我酒杯化成了水。我要说,你美在两弯似颦非颦挂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明眸善睐,七窍智慧。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泪眼娇媚。街市繁华,人烟阜盛,你不惊;雕梁画栋,气宇轩昂,你不惊;腮凝新荔,俊眼修眉,顾盼神飞,脱俗三春,你不惊;丹凤柳眉,彩绣辉煌,风骚泼辣,先声夺人,你不惊;轩峻壮丽,檐牙高啄,金匾玉鼎,锦缎猩红,你不惊。见到孽根祸胎,混世魔王,见到鬓若刀裁,眉如墨画,见到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见到怒时若笑,瞋而有情的宝玉,你就吃了大惊。你心中——好生奇怪,何等眼熟。正如宝玉心中的何其相似:今日远重逢,算是旧相识。这是何等的旧相知,心相知,心有灵犀一点通。宝黛一见,掀开了红楼的序篇,一切的机缘与嬗变,都围绕轴心旋转。刚刚见面,宝玉就有了细细惦念:问你读书,给你取字,为你摔玉,由此引发了宝黛姻缘,千古绵绵。从乾隆年间一直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初中生世界》2017年Z2期
初中生世界

倒影

她像是我的倒影。温顺如羊的双眼,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点微微翘起红粉唇,蝶翼般的长睫忽闪,水灵灵地惹人爱。同学们频频回头,我看着她梳得一丝不苟的秀发,随意地拢了拢自己乱糟糟的短发,心中冷笑:呵,哪里来的林妹妹!一下课,同学们便奔向她的座位,热情地打听这儿打听那儿,脸上写满了对新同学的好奇。她略带羞涩地笑,大大方方地露出几颗洁白整齐的牙齿,声音软软糯糯:“大家好,我是张长乐,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啦!”接着又是嫣然一笑。“长乐,真好听的名字!”“我带你转转吧?”同学们七嘴八舌,一阵骚动。“许灿,你也来和长乐打声招呼呀。”有人唤我,我冷眼旁观被拥在人群中的她,却对上了她的目光,友好的、温和的眼神。仿佛被虫子叮了一口,我站起来,抓起桌上的书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留下一句寒冷刺骨的“不用了”。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在期中考试中夺去了我年级第一的宝座,而我只能屈居第二。那一天,她仍是被大家拥在中间,笑靥如花,双眼弯成细细的月牙,明亮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6年17期
北方文学

诗歌两首

哭林黛玉林妹妹你这块玉刚从天上掉下来就被雨水泡胀我是在苦雨腥风里认识你的你病弱娇残的躯体在一缕香魂里随风散去玉带在林中飘完你水样的胭脂味然后你就哭烂了石头好一块绝伦的软玉林妹妹你在凡间赏花作对你倾听雨声你在歌楼上渲泄诗情你美丽的眼泪深入人心有谁能走进你的内心林妹妹你噙泪在林中独倚花锄你抬起纤细的小手把花瓣一片片撕下然后把美丽的花瓣掩于泥土之中你动人的脸苍白得让人不知所措林妹妹你哭着吟着那首《葬花辞》你决定回家焚稿断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女子世界》2016年09期
女子世界

生活,要学会妥协

年轻的时候,很容易心高气傲,公车上,一群黄口小儿,高谈阔论。年龄越大,越见谦逊,地位越高,越是平和,最成功的人,不见得智商最高,能力最强,却往往是婉转圆润,懂得顺时而动。大家看红楼梦,每个人心中都有个林妹妹,少年看世界,亦如此,但世界只有一个,淡定地存在,绝不会因为谁的喜好而改变。未入世的心,如婴儿未沾地的小脚,细嫩圆润,千般甜蜜、万种辛苦,不过是摆在橱窗里的新鞋,只有视觉上的美丑和想当然的感觉,只有穿上去,走一段,才有真切的体会,才会知道:是脚在适应鞋,而不是鞋去适应脚。从小我们一个个心比天高,可是破茧成蝶的毕竟是少数,99%的人都会悄无声息地融入人流,成为平头百姓罢了。曾经纤细、敏感,一点点儿挫折都会一次次午夜梦回。鼻青脸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学时代》2016年35期
小学时代

我家的“林龟龟”

最近,我奉老妈之命读《红楼梦》,每次读到林黛玉都感觉似曾相识。嘿,我家的小乌龟和林妹妹很神似嘛!都说林妹妹是“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我家的小乌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相信大家都看过《疯狂动物城》吧,“林龟龟”的缓慢动作都可以和树懒“闪电”媲美了。有一次,我轻敲了一下它的“龟壳房子”,想吸引它的注意,谁知过了足有一分钟,它才淡定地把头扭了过来,好像生怕扭了自己的脖子似的,缓缓地向我这边平移了一段,才算把头整个儿调转过来。用爸爸的话说:“等它动一下啊,黄花菜都凉了。”别看“林龟龟”性子慢,可眼里揉不得一点儿沙子,甚至有点儿洁癖。有一次,我们两周都没给它换水,它竟然以头撞缸表示抗议,那架势是“不撞破缸不死心”啊!“咚咚咚”连续有力的抗击终于让它给自己赢得了清洁的居住环境,又优哉游哉地做起了“宅女”。这不是和黛玉颇为相似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2017年06期
中学语文

林妹妹年龄初探

看过《林黛玉进贾府》的同学们心中都有一个困惑:林妹妹进贾府的时候到底有多大?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原著中找到线索。第二回,有这样的文字:“今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交代了黛玉的年龄。接下来,有一句话“堪堪又是一载的光阴”。“堪堪”应当理解为刚好、恰恰的意思。因此,在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之时,又过了一年,黛玉六岁,冷子兴说宝玉:“如今长了七八岁”。第三回,作者借黛玉之口交代了她与宝玉的年龄关系:“舅母说的,可是衔玉所生的这位哥哥?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唤宝玉”。且看宝黛初见时的对话:宝玉便走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书中的第二回已经交代了,黛玉五岁起跟着雨村读书,读到六岁时恰好一年,然后便和雨村一道进了都中(张如圭报喜,雨村“听得都中奏准起复旧员”于是去“央烦林如海,转向都中去央烦贾政”,好求得一个官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