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文学文本是否真实的辩证认识

近年来,有一些文学作品的真实性引起了读者的广泛质疑。不少读者认为这些作品脱离真实和生活,不但不是合格的文学作品,更不能作为教材成为学生语文学习的“例子”。比如当时沸沸扬扬的课文“造假”事件。说的是某版本语文教材二年级下册课文《爱迪生救妈妈》,该文写爱迪生7岁那年,妈妈得了阑尾炎,来不及上医院,必须在家手术,因灯光昏暗,聪明的爱迪生想出了用镜子聚光的办法,使得手术成功进行,救了妈妈。对于这篇课文,无论是课本还是教参都没有注明作者和来源。但是,有人考证,最早的阑尾炎手术,出现在爱迪生快40岁的时候,而且那时电灯早就发明了,所以这个故事涉嫌造假。又比如,某版本语文教材五年级上册课文《地震中的父与子》,讲了美国洛杉矶一位父亲在大地震之后,到学校救助儿子及儿子同学的故事。但是据几位语文老师考证,当年的洛杉矶大地震发生在当地时间凌晨4点31分,凌晨的学校,怎么会有学生?又如某版本语文教材七年级下册课文《斑羚飞渡》,大意是一帮猎人将一群斑羚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上)》2019年02期
文学教育(上)

让语文课堂充满语文的味道

让语文课堂充满语文的味道语文有其独特的“味道”,它蕴含于语言的艺术,它来自文学的魅力。新课标强调,语文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教师要想自己的语文课堂异彩纷呈,那么就得深入地研读文本、理解文本,带领学生一起以细读的方式去体会语言的艺术和文学的魅力,只有这样,我们的课堂才会充满“语文的味道”。孙绍振教授在《名作细读:细微分析个案研究》中提到:“把文本当中潜在的人文精神分析出来,是语文教师的艰巨任务。这并不容易,因为,越是伟大的作家,越是深刻的倾向,往往越是隐蔽,有时,就潜藏在似乎平淡的、并不见得精彩的字句中。一般读者,常常视而不见,而解读的功夫就在这些地方,这就是所谓于细微处见精神。”可学生读书,正如金圣叹所言,“都不理会文字,只记得若干事迹,便算读过一部书”,这就要求教师先要弄明白“书中所有得意处、转笔处、难转笔处、趁水生波处、翻空出奇处、不得不补处、不得不省处、顺添在后处、倒插在前处”等,再引导学生,巧选鉴赏点,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读与写(教育教学刊)》2019年01期
读与写(教育教学刊)

从细节处体味、挖掘文本之妙

翻阅《解读语文》一书,既佩服钱理群、孙绍振等大家学者对语文课文的精妙解读,也深感自我在阅读过程中对文本“玩味”的粗浅。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特别关注了如下几方面的细节,想来恰恰是笔者此前在语文教学中忽视了的精彩之处。1关注文本中的省略与留白赏析一篇作品时,我们很容易关注到作者着重刻画的内容,比如朱自清《背影》里父亲如何艰难的翻过月台为我买橘子;鲁迅《孔乙己》里孔乙己如何在咸丰酒楼里买酒喝,如何被其他客人调侃、嘲笑。这些内容都是作者浓墨重彩展现给读者的,在阅读文本时很容易引人琢磨与寻味,但这样的阅读体验也恰恰容易让人忽视文本的另一个侧面——那些一笔带过的省略内容,甚至是并未提及的留白空间。《背影》里作者简略提及父子之间的矛盾,父亲“待我不如往日”,却并未详写父亲与我究竟是怎样的一种隔膜,只是在展现父亲买橘子的过程中,用无言的行动来证明了父爱的存在,渐渐淡化了父子间的隔膜与嫌怨。《孔乙己》里写孔乙己因偷书被打后拖着残破的身子来酒楼里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西教育》2018年35期
江西教育

精巧的词语切入,“漫溯”进文本深处

“于平常的文字间发现文字的不寻常处,是一个语文教师的眼力的体现”,在教学活动中,利用词语巧妙地切入文本,体现一个教师解读文本的态度和智慧。选准词语巧妙地切入文本,就找到了学生学习的突破口,从而了无痕迹地“摆渡”进文本,深度阅读,向文本更深处“漫溯”。你在备课的时候是否常常苦恼于一篇文章如何下手为好?怎样切入这篇文章才能发挥教材这一资源的价值?怎样才能让学生轻松自如地走进文本,又收获满满地走出文本?于是,我们的课堂“枝繁叶茂”,甚是“乱花”渐欲迷了学生的眼。新课标中提到“教材内容的安排应避免烦琐化,简化头绪,突出重点,加强整合,注重情感态度、知识能力间的联系,致力于学生语文素养的整体提高。”教材编写者如此注重教材内容的合理安排,那么,教师在实际教学中应当重视对教材内容的解读,教学内容和环节的安排上避免没有效果的、形式化的“枝繁叶茂”,要切入精巧,环节紧扣,重点突出,加强情感态度的引导和知识能力的提升,回归语文本色。一节课要做到简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西教育》2019年03期
江西教育

“厚”读文本,让课堂延展

所谓“厚”读文本,就是在语文教学的过程中,教师要注重丰富文本的内容,丰富学生的知识储备,深化学生的阅读体验。丰富学生的阅读内容,可以从不同角度进行挖掘,例如文本的作者、主题内容以及延伸课堂教学内容等,这样能让学生的视野变得开阔,让课堂教学更加深刻、高效。一、丰富作者资料,深度对话文本在教学过程中,由于小学生的知识储备还不够,在解读一些文本时,还会存在阅读上的障碍。面对这样的文章,教师让学生进行阅读时,要注重为学生补充合适的资料,让学生对文本的创作背景有更加丰富的认识。在这样的基础上进行文本解读,促进学生对文本的深度对话,最终实现丰富学生知识及体验的目标。《我和祖父的园子》是小学阶段一篇比较重要的文章。这篇课文的作者是萧红,在阅读这篇课文时,学生对于文本中的内涵理解有一定的困难。为了解决这样的阅读障碍,教师引导学生关注文本的背景资料的同时,让学生在掌握作者资料的基础上进行深度对话。首先,教师通过问题引导:“同学们,今天我们学习的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苏教育研究》2019年14期
江苏教育研究

非连续性文本的意义探寻

我国语文教育界对非连续性文本的关注,源本在教学层面落实的一点情况,也引发了我的思自PISA测评的影响。2002年,我们编撰的《江苏考。此后几年,我和曹月红老师有过多次关于学教育发展年度报告》,设置专门板块介绍国际教育校文化和语文教学的讨论。在与曹老师的接触交动态和趋势,我的同事有专文介绍评述PISA测评。流中,我了解到,走上了校长岗位,她也依然坚守因为非连续性文本进入语文测评,是带有方向性在一线,承担着语文教学工作,并于2014年起扎的事件,所以这方面介绍得相对详细。2003年,根于小学语文非连续性文本教学这个领域,带领在编写国家课程标准高中语文教材时,我提出给着学校语文教研组的老师们,进行了持续的研究,非连续性文本一席之地。征求了专家意见后,采不仅把非连续性文本的课上得像模像样,而且形取了相对稳妥且略显保守的做法,在选修教材里成了自己的心得。设计了非连续性文本学习的专题,但这已经是开在深入交流的过程中,我和曹月红老师努力先河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