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心中自有桃花源——读《桃花源记》及《五柳先生传》有感

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在桃花林尽头的山那边,有一片乐土,那里的人们无时不怡然自得。”“在几年前,有个人到过那里,出来时做了路标,想让大家都到这里安居乐业,但没有一个人真正到过那里,不知为什么,想去的人都迷路了……,,但我不信,我一定要找到这乐土,一定!我满怀信心地挥舞着船桨,滑进那桃花林中的暗河。周围,是一片轻柔的粉色飘在长天,我惊呆了,然后心里马上变得安适下来,果然是“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令我很想在这里住下……不行,找不到桃花源,我誓不休—我在心里说。林尽水源地,果然有巨大的山体,我爬了数十步,果然是发光的入口,但实在太窄了,可我不怕,马上就见到桃花源了,··…但到了入口背后,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自己正在从万丈悬崖上掉下去!难道自己的一生就要这么结束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从一张破床上惊醒,眼前站着一个老人,身穿破得没法打补丁的衣服,两腮通红,鸡爪似的手里擎着一个酒坛。‘我回过神道:“老人家,请问尊姓大名?”“我也不记得自己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2005年23期
中学语文

说《纸船》《桃花源记》

《纸船》“诗无达诂”,是对鉴赏诗歌“个性化”的一种描述。《纸船》是一首抒情小诗,写于1923年,是冰心23岁时从上海乘船赴美留学途中,在远离故乡、远离母亲的海上写给母亲的。要个性化地读诗,恐怕要先了解冰心诗歌的个性。老师的“导入”,就清楚地提示了冰心诗歌创作的与众不同:冰心诗文的魅力是那娓娓道来的温婉的调子,是水一样的柔情,是金子般的童心。她的诗以抒写纯真的童心和圣洁的母爱为主。在许多文史家的眼里,冰心是20世纪童心、母爱和良知的化身。这是解读冰心的法门;同时,它又营造了鉴赏《纸船》的氛围,定下了鉴赏《纸船》的感情基调。入情“你的内心会产生怎样的情感?”——直接拨动学生情感的“心弦”,让学生自己说出读诗的“体验”。学生个人的体验,是别人替代不了的,是读诗的“个性化”。这与学生所处的环境、他的心境以及个人的经历密切相关:生1我读出了对母亲的爱与思念。生2我感到这是作者对母亲深情的倾诉。一是女儿对母亲的爱,一是女儿对母亲的倾诉。切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南教育》2006年17期
湖南教育

《桃花源记》中“外人”“何世”之商榷

现行初中语文教材《桃花源记》一文中的“外人”(这里指“悉如外人”一句中的“外人”)和“何世”两个词,《教学参考书》上把它们分别解释为“指桃花源以外的人”和“什么朝代”,笔者认为,这两个解释均值得商榷。先来看看“外人”一词。如果按《教参》的说法,那么“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一句就应该翻译为“村里面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耕种劳作的人,男男女女的衣着装束,完全像桃花源外的世人”,这一句一看就让人无法理解。从秦末到东晋,五百多年过去了,难道与世隔绝的桃花源中人的衣着装束是与外界同步发展的吗?五百多年来,外部社会的衣着装束肯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且“渔人”的衣着装束定然与桃花源中人是大不相同的,这从“见渔人,乃大惊”就可以看出来,远远地看到一个衣着迥异的人,桃花源中人才会“大惊”,才会视为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语文学习(中学教师版)》2007年01期
新语文学习(中学教师版)

课文《桃花源记》中两点解释值得商榷

苏教版九年级语文上册选编《了桃花源记》这一篇文章,让我们直觉编者的如炬慧眼,但教材中某些注释我有些疑问,愿与各位“疑义相与析”。其一,文中“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一句,文下注释将“外人”译为“桃花源以外的人”,并将之与“不足为外人道也”句中的“外人”一词同义,于是“男女衣着,悉如外人”的意思就成了桃源中人与桃源外面的人穿的衣服是一样的。就字面来看该句完全讲得通,但再作深究,我们就会发现其中有滞涩之处。文章的重点是为了塑造一群与世隔绝、过着幸福生活的桃源中人。故文中有“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和“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等语。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将“悉如外人”理解成“与桃源以外的人一样”,则表明桃源中人和外面的世界联系着,那么这句话起到的效果和文章主旨是不一致的,甚至是相悖的。我认为:就一篇有明确中心的文章而言,这种现象是不能为读者所接受的。那么怎样去理解“外人”这个词呢?是作者的笔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新圃》2007年08期
语文新圃

《桃花源记》谁问“今是何世”

对于陶渊明的传世名篇《桃花源记》中的一句——“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省略部分的阐述,现行的多套教科书、教参书、辅导材料都比较一致地作如此补充:(村人)问今是何世,(村人)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笔者对前个部分的补释,即“问今是何世”到底是谁问这一问题,持有不同看法。现阐述如下,请教大家。一、村人为何而问?搞清楚“今是何世”的目的,有助于解决到底谁是真正的发问者。如果理解成村人向渔人发问“何世”,那么村人发问的目的无非是出于与世隔绝的茫然和急于知世的渴望。但在村人的精神世界里,他们是厌恶世俗、热爱田园、追求怡然自乐的美好生活的。在这种精神层面里出现这种对世事的茫然与渴望,显然不符合村人的意识,村人发问“何世”缺乏思想基础。二、村人问何?当然不排除村人对外界强烈的好奇心,当他们遇到外人即渔人时,肯定会提很多问题。关键的问题是,村人会问何?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触及村人的关注点。村人先祖们的逃避,是为了过上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初中生辅导》2008年36期
初中生辅导

《桃花源记》中的“外人”是谁

《桃花源记》一文中,前后共三次出现“外人”一词,而课本对“男女衣着悉如外人”的“外人”一词注释为:桃花源以外的世人(下同)。可见,课本认为它与下面的两个“外人”同义。其实不然,笔者认为,这“外人”一词意思应与下文两个“外人”的意思有别,它的意思应为“渔人”没有见过的人,即异域之人。”而下文的两个“外人”才是指“桃花源以外的世人”。1·从参照物的角度看,“男女衣着悉如外人”的“外人”是渔人拿所见过的人的穿戴与之进行比较而言的,也即渔人拿桃花源以外的人为参照物,而下文两个“外人”则是以桃花源的人为参照物;2·从时间的角度看,桃花源人是“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