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吐槽”正流行

近两年,一些年轻人发表个人看法或评论某事某物时,喜欢用“吐槽”一词。作为新词,“吐槽”在流行中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眼球,已经开始从网络走向一般的平面媒体,成为当前一个较为时尚的流行语。“吐槽”一词到底从何而来?目前主要有三种说法:第一种认为它源自日本漫才(类似于中国的相声)中的“突っ込み”,相当于相声中的“捧哏”(滑稽,逗人发笑的话或表情);第二种认为它源自台湾方言,在台湾闽南语中有“吐槽”(tsukkomi,这是台湾闽南语罗马字拼音,可简称为“台罗拼音”)一词,意思是“在公共场合,不配合同伴或朋友,有意不顺着同伴或朋友的意思说话”,该方言词在台湾非常流行;第三种认为“吐槽”是日文“突っ込み”的台湾音译,并因此成为台湾国语熟词,如艺人林俊杰《无聊》的歌词中即有“又被人吐槽”,然后大陆也开始使用了。根据考察,汉语网络语言中广泛使用的“吐槽”,其词义和语音都与日本漫才中的“突っ込み”相似,日本漫才是一种由发呆役和吐槽役组成的二人搞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电信科学》2003年05期
电信科学

光网络走向多业务与智能化

~~光网络走向多业务与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南经济》1999年02期
湖南经济

我国“菜蓝子”产品 通过网络走向世界

从农业部信息中心获悉,从1997年到1998年10月,已有58家批发市场进入全国“菜篮子”产品批发市场信息网,比前两年增加60%。入网的市场也由单一的蔬菜批发市场发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赤峰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5年01期
赤峰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浅谈大学生如何走下网络走向校园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中国青少年网民平均每周上网时长为20.7小时,较2012年增加了2.3小时.其中,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和非学生网民每周上网时长分别增加了3个、6.1个、2.3个和2个小时.除电子商务类应用,青少年网民在各类互联网应用上的使用率均高于总体网民.其中,网络娱乐类应用是青少年群体最重要的互联网应用,网络音乐和网络游戏在青少年各个群体中的占比均高于全国水平.虽然商务交易类应用在青少年群体中的使用率低于总体网民,但大学生网民对商务交易类应用使用率显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是商务交易类应用的活跃群体.毫无疑问,当代大学生正生活在网络化、数字化的环境里.[1]面对信息量及其巨大的网络,网络带来的便利和快捷丰富着大学生的日常生活和学习,他们大量接收着来自网络的信息.同时,大学生进行社交网站聊天、时讯话题讨论、经典文字阅读和网络单机游戏,均是以个体在接收和使用着来自互联网的讯息.互联网与当代大学生的日常学习和生活习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省农业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2年02期
山东省农业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高职学生的网络走向探析——基于上网问卷和访谈的调查分析

随着计算机技术和信息技术的发展,网络正以惊人的速度进入校园,成为大学生活必不可少的成分,上网已经成了大学生们日常行为。为此,对于网络的认识与利用,也提上了高校思想教育工作的议事日程,越来越多的高校重视网络文化建设,特别是在当前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非主体化趋势”背景下,网络文化的走向更是事关重大。为把握第一手资料,笔者组织了本校学生上网情况的调查,经过整理分析,从高职学生网络文化走向的角度,作进一步的探索。一、本次高职学生上网情况调查概述本次调查,选择了高职各年级学生作为样本,在受试的300余名学生中。男女比例各半,文理科学生均有。调查采用“问卷+访谈”的方式进行,问卷采用统一标准化的试题,以便于统计分析。访谈则根据调查者的需要及学生的兴趣,多方式、多层次地与学生作较为深入的交流和讨论,进一步了解学生的深层思想动态。总体上看,无论是问卷方式还是访谈方式均进行得较为顺利,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代高职学生的基本水准。就调查问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方音乐》2005年07期
北方音乐

从网络走向现实 香香担心新专辑销量

7月3日下午,人气网络歌手香香在广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香香表示走出网络后最大的困难就是在现实的舞台上如何面对观众,由于没有了成名曲撑腰,她对即将推出的第二张个人专辑的销量颇为担心。对于被牢牢地贴上了网络歌手的标签,香香说:“其实网络歌手和别的歌手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网络歌手从网络走红而已,希望大家不要将我们隔离出去。同时,我觉得作为网络歌手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将自己融入传统的音乐当中。一般人认为网络歌手都是在自己家里创作歌曲,其实不是这样,我们也是很精心、很专业地去制作歌曲。”对于现在有无数的年轻人希望通过网络或歌唱比赛晋身乐坛,香香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