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裘法祖论医学创新及启示

裘法祖是我国“外科学之父”,他开创的学派称为“裘氏学派”。他医德高尚为世人熟知,但其医学创新精神尚不为公众所知,通过梳理他的相关文献,讨论裘法祖医学创新思想。兹论如下。1医学创新重视基础知识裘法祖重视基础知识,包括基础医学实践,也包括基础医学理论知识。裘法祖在德国留学,取得博士学位后,没有上手术台的机会,只能作拉创钩的简单事情。但裘法祖并未因此觉得大材小用,相反认为取得了宝贵经验。经验积累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头脑,裘法祖在机遇到来的时候把握了机会,获得上手术台打主力的机会,手术圆满成功,在德国站住了脚跟[1]。裘法祖对自己在德国受到严格医学训练,一生奉为圭臬。他重视基础知识。他的学生刚上手术台,不愿做基础工作,他就严格要求,要学生必须从基本工作做起。在医学教育上,他对学生要求是“基础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总结为医学“三基原则”。在三个基本原则上,裘法祖又强调“五性”,即医学教育的“思想性、科学性、启发性、先进性、适用性”[2...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少儿科技》2016年09期
少儿科技

“人民医学家”裘法祖

1“.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医学家裘法祖秉持这样的信念,从事外科学医疗、教学、科研工作近65个春秋,被誉为“人民医学家”。2.1914年12月6日,在美丽的杭州西子湖畔,裘法祖出生了。他从小勤奋好学,对未知世界充满了好奇。18岁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同济大学医学预科。3.1933年,裘法祖的母亲因病离世。裘法祖查阅书籍,得知母亲得的是阑尾炎,只需做个小手术就能痊愈。然而当时国内的医生对这种病束手无策,这更让他坚定了学医的信念。4.从大学结业后,裘法祖赴德国慕尼黑大学医学院深造,1939年以一等优秀成绩获医学博士学位。后来,他受聘当了德国一家医院的外科医师,积极治病救人。5.裘法祖在德国受人敬重。他铭记“我有三位母亲,一位是生我养我的母亲,一位是教育我的同济,一位是我热爱的祖国”。1947年初,他毅然携家人回到祖国,投身祖国医疗事业。6.2...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同济医科大学学报(外文版)》1960年10期
同济医科大学学报(外文版)

Die selektive Sklerosierung der Vena coronaria ventriculi ─eine neuartige Therapie der Osophagusvarizenblutung

(叶启发)(戴植本)(裘法祖)(刘效恭)DieselektiveSklerosierungderVenacoronariaventriculi─eineneuartigeTherapiederOsophagusvarizenblutungYEQifa;DAIZhiben;QIUFazu(AbteilungfrChirurgie,TongjiKlinik,TongjiMedizinischeUniversitt,Wuhan430030)LIUXiaogong(ChirurgischeKlinik,MedizinischeUniversittXian)Abstract:222PatientenbeiderleiGeschlechtsmitportalerHypertensionbeiLeberzirrhosewurdennacherfolgloserendoskopischerBehandlungeinerakutensophagu...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Journal of Tongji Medical University》1950年30期
Journal of Tongji Medical University

Journal of Tongji Medical University

JournalofTongjiMedicalUniversityJournalofTongjiMedicalUniversity¥//EDITORINCHIEF:QIUFa-zu(裘法祖)ASSOCIATECHIEFEDITORS:WUZhong-bi(武忠弼)LIGuo-cheng(李国成)EDITORIALBOARD:CHENXian-ping(陈孝平)FANGDa-chao(方达超)FENGGan-sheng(冯敢生)FENGXin-wei(冯新为)FENGZong-chen(冯宗忱)FENGZuo-hua...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腹部外科》2008年04期
腹部外科

深切缅怀裘法祖老师

我与裘老师的最后一次相聚是在2008年6月4日《腹部外科》杂志召开的常务编委集体定稿会上,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至今仍萦绕在我的脑海中。他老人家的猝然辞世,犹如晴天霹雳,惊闻噩耗,我顿感无比悲痛。我虽然不是裘老的学生,但我一直是在他老人家的谆谆教诲之下成长起来的。他老人家经常告诫年轻医生应该如何当一名好医生,如何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他老人家经常教导我们:“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外科医生要会做、会讲、会写”。这些经典语言不仅仅是指导了我做人、做事、做学问,而且,他老人家在课堂上以及在指导研究生学习时都会随时地、语重心长地将这些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的学生们,以帮助他们好好学习,茁壮成长,并激励他们将来当一名好医生。回想起和老人家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我感受最深的,是裘法祖老师的治学严谨。我们湖北省普外学会和武汉市普外学会只要是有学术活动,不论寒暑,也不论风霜雨雪,他每次必到。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他老人家的身体,但每次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进步与对策》1940年60期
科技进步与对策

医坛赤子──外科学教授裘法祖

医坛赤子──外科学教授裘法祖邓雪莉(同济医院宣传部邮编:430030)(一)裘法祖出生于一位中学教师的家庭,从小勤奋学习,18岁考入上海同济大学预科;年轻的裘法祖深知人民缺医少药的痛苦,他怀着“医学救国”的理想,刻苦攻读。1936年西渡德国,就读于慕尼黑大学医学院。1939年以优异成绩获得德国慕尼黑大学医学博士学位,1945年获德国“外科专科医师”衔。二战胜利后,裘法祖于1946年辞去土尔兹市立医院外科主任职务,婉言谢绝导师的盛情挽留,怀着满腔爱国热情偕妻携子毅然回到祖国。归国后裘法祖一直在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工作,先后担任外科副主任、主任、教授。新中国成立后,裘法祖青春焕发,积极参加第一批抗美援朝医疗队并任顾问,在长春原第一军医大学夜以继日地救治志愿军战士。1956年裹法祖随学校迁武汉后,长期担任武汉医学院(现名同济医科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外科主任、教授。回978年以后,先后担任武汉医学院副院长、院长。1985年任同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