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徐悲鸿艺术精神与21世纪中国画之发展

时代性 ,是指能体现国家或民族具有现代鲜活特色的全球性意义的话语。现代中国画的时代性是伴随着 2 0世纪的钟声开始的 ,它经历了痛苦的历史选择和文化变革 ,伴随着西方文化殖民化运动 ,在继承和创新两个主题方面艰难地向前迈进着。2 0世纪初的中国画坛是一个派别林立、学说纷争的时代 ,西方科学的“新”与传统文化的“旧”的对立与冲突 ,影响了这个时代的艺术家们 ,创新成了贯穿整个中国画坛一致的倾向。徐悲鸿先生无疑是这个时代前半期中国画坛的革命者领袖之一 ,他重视写实的造型能力 ,以实见、实写为目标 ,提倡科学的“智之艺术”。在他的号召和影响下 ,中国画家对明清以来形成的因循守旧的中国画坛进行了彻底的批判和改良。正是这种对写实的时代性追求 ,对源于现实的写生训练纠正了传统文人墨戏写实之短 ,对人物画的崛起、民众化的回归、文院民间画的合流和现实生活的表现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历史已经迈入了 2 1世纪 ,中国画依然面临着如何继承和创新的问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版)》2002年01期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版)

徐悲鸿的中国画视角

徐悲鸿是20世纪最有争议的绘画大师,争议之一就是从传统中国画的体系看,他的笔墨个性并非强烈,甚至他对中国画(传统文人画)最精粹东西的认识都不够深入,或者说相反、相背。果真如此,他在中国画领域所能取得的艺术成就便大打折扣,但恰恰是他,成为20世纪最有影响也最为重要的革新者。那么,他对中国画的认识是怎样的情形,他倡导写实主义的背后真的缺乏传统文化与传统笔墨的积淀吗? 作为20世纪美术革新派的代表人物,徐悲鸿的艺术理念无疑最能体现五四新文化运动“科学”与“民主”的思想。但他所处的文化环境却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新旧交替、中西交织的时代,他的知识结构和审美心理也不只是西方文化和欧洲美术,他比他的后继者具备更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知识和素养,因此,他这个看来是”中国画的革新者”、‘’写实主义美术的倡导者”还带有比他的后来者更为浓厚的传统文化色彩和民族审美心理。 造型观念下的中国画──一个独特的视角 笔墨是中国画的命脉,也是中国画区别其他画种最...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档案与建设》2002年09期
档案与建设

徐悲鸿

~~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芒种》2013年02期
芒种

徐悲鸿与中国画改良

一、变器为道的社会必然中国画发展到清末民初,“外师造化”的艺术原则开始出现断层,文化救国的人生选择遂成为社会的风尚。就中国画而言,康有为、梁启超、陈独秀、蔡元培、鲁迅等知识精英,率先举起“美术革命”的旗帜,主张用西方的绘画方法改造中国画,美术的社会功能愈来愈得到强化。鉴于时代风尚、社会现实的影响,在这一时期,徐悲鸿发表了他的《中国画改良论》。文章中,徐悲鸿认为“中国画学之颓败,至今日已极矣!”[1]39。一言以蔽之,中国画过于“守旧”。进而,徐悲鸿提出了“改良”中国画的良策,即“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1]40。这里的“五个之”,是徐悲鸿对“中国画改良”的一种概括,也通常被看做徐悲鸿的中国画革新纲领。二、徐悲鸿的艺术实践与理论贡献任何艺术行为,实际上都承载着固有的艺术理念。徐悲鸿的艺术实践,从根底上说与其艺术理念是不可分割的有机体。因此,笔者这里将理论与实践融合,展开对徐悲鸿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芒种》2013年02期
《美术》2002年01期
美术

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在南京正式成立暨“怀鸿乡情书画展”开幕

2001年10月28日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在南京正式成立。徐悲鸿生在江苏,工作在江苏,他一生中最宝贵的时间献给了江苏(他在当时中央大学艺术系执教),为我国培养了大批的美术人材,现在江苏画坛的主要骨干,绝大多数,都是他亲手培育的门人、弟子。为了纪念这位我国杰出的美术大师,发扬他的崇高事业,弘扬民族文化,为江苏建设文化大省作新贡献,特由江苏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申请,江苏省民政厅正式批准成立。经过民主推选理事58人,常务理事26人,范保文当选为会长。副会长8人(以姓氏笔划为序):朱献国、陈世光、吴为山、罗剑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2002年01期
《中国美术》2018年04期
中国美术

关于徐悲鸿的“中西分璧”“中西合瓦”观

对徐悲鸿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其艺术实践具有中西结合的特点,但在研究徐悲鸿的过程中,细心的读者会注意到这样一个问题:徐悲鸿曾有文字专门提出过“主张中西分璧、反对中西合瓦”。这很让人费解,同时这一问题还涉及徐悲鸿1947年10月在北平国立艺专被指责为“摧残国画”的一段公案以及对徐悲鸿早年艺术思想的研究。为正确理解而不是曲解徐悲鸿先生,显然有必要对此进行专门的研究。问题的缘起这一问题源于徐悲鸿的三篇文献。一篇是1931年7月24日《上海画报》第726期发表的徐悲鸿《论中画——与戈公振先生书》:公振先生惠鉴:弟于上月二十日率中央大学学生十余人北游,手翰在此间接得。手头无他种照片,仅能于友人处收回几纸,以应尊需。有数点请足下留意,弟主张中西分璧,反对中西合瓦。虽弟之画讲究形似,但并非意求合璧。宋、元人无一不求神情毕肖者,只现代当衰落之际,无人肯下工夫。所谓舍形取神,实用以文过。而诬弟为中西合璧,弟亦不以写于纸上定名曰国画。弟作画而已,求合...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