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工具

下列单词都是工具的名劝才七必公主m护,咐,喊祥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中小企业行政指导政策工具选择研究

自上世纪90年代中国市场化转型改革起,政府和中小企业之间就确立起了完全不同于计划经济时代的行政关系,由此开启了中国行政管理领域的一场深刻变革:一方面,中国政府公共管理的对象、范围、规模发生了重大调整,中小企业政策构成了中国公共政策的新内容;另一方面,中国政府根据中国社会发生的新变化,适时强化其公共服务职能,不断探索行政管理新模式,发现、开发中小企业政策执行新技术——政策工具,由此带来中小企业政策执行行为方式的新创新——行政指导。然而,几十年来中国行政法学、经济学、政治学、行政学、公共管理学各自从其学科立场出发,“旁敲侧点”,未就中小企业政策执行形成任何正中中心议题之研究,成为与国家政策实务重点关注对象形成鲜明对照之理论研究之薄弱点。本文作者有鉴于十多年来中小企业法研究之窘遇,主要从政府工具论、合作治理理论切入,综合上述各学科研究之理论及其方法之优势,对中小企业政策执行进行了尝试性研究。论文主要分为六个部分:(1)导论。从中国20...  (本文共19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交易成本视角下的政策工具研究

政策工具理论被越来越广泛接受和运用,使政府决策和执行更加精致。这一理论正在成长。仔细梳理发现,现有理论大多从“权力”、“强制性”和“干预”的角度研究与政策工具相关的问题,可归结为“权力工具论”。这种视角有其局限性,特别在揭示政策工具深层本质及新治理实践运用上缺乏解释力。本文另辟蹊径,从“交易成本视角”,对政策工具涉及的领域展开系统扫描和研究。“交易成本视角”主要可表述为三个方面:第一,借用交易成本经济学和交易成本政治学“交易”的概念,交易可理解为公共政策各领域的资源交换和合同的签订,而交易成本为区别于资源生产成本之外的交易时发生的“摩擦成本”;第二,运用交易成本相关理论,解释政策工具的性质、过程等各种现象,探讨政策工具分类、选择、运用、失灵和创新;第三,交易成本视角对政策活动过程和政策工具的运用,注重互惠、契约、治理和节约原则,区别于传统行政注重强制、人治、权力和干预,因此,交易成本视角也是新治理的视角、协商政治的视角和法治的视...  (本文共18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现代管理中的工具理性作用研究

理性的发展是一个经历复杂演化的过程,经历了多个阶段的历时演进获得了本体论、认识论、价值论等多重含义,至今在学术界仍然对理性无法形成统一的认识和内涵界定,理性在原初意义上所具有的求真、至善以及美学意义是统一的,理性所包含的内容是全面的,到启蒙理性的发展阶段,由于时代发展所要求的内在需要和时代文化精神要求,理性开始走向分化的道路,人们开始在理性内容选择和使用上出现了偏颇走向,尤其是在求真的层面走向了极致,忽视了求善、求美也应是理性应有的内在含义,伴随着自然科学技术的发展,工具理性慢慢获得了现代社会的至高地位,由于工具理性创造了现代社会的巨大物质文明而获得了现实合理性,表现为膨胀与自满,造成工具理性的“泛化”和“神化”;由于工具理性剔除了价值因素,注重实然、事实层面的认识,追求科学性与规范性,从而导致价值理性的衰落与式微,工具理性在现实层面天然缺乏理性的人性根基,导致“异化”现象出现,进而形成现代性问题。回首现代管理的百年演进历史,工...  (本文共1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财经大学
山西财经大学

经济发展时代交叠期中国金融工具创新研究

金融创新始终贯穿于金融发展的全过程,没有金融创新,就没有金融的发展和进步。而金融工具的创新是金融创新的主要方面,构成金融创新的主要因素。金融工具是人类社会创造的,为完成某项金融业务,实现某种金融功能,而应时代需求而生、随时代变化而变化的、各种表现形式的载体。纵观中国经济从低级走向高级,从落后到先进的循序渐进发展过程,我们发现在每个经济发展的“时代交叠期”是金融工具创新最繁荣的时期。中国先后经历了农业经济时期、商业经济时期、工业经济时期,正朝着信息化经济时期迈进,在每一个阶段都会有波浪的回旋和重叠,在实现每一次经济时期的跨越,都要经历新旧两种经济时期的重叠和交错。而其总的发展潮流是不可阻挡的。金融与经济共生长,在每个经济时代的交错期,是金融创新最活跃的阶段,也是金融工具种类最丰富的时期。而在不同的“时代交叠期”,金融工具创新的动力、表现形式、所依赖的支持因素以及创新所产生的效果不尽相同,表现也各不一样。因此每个经济发展“时代交叠期...  (本文共21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共中央党校
中共中央党校

中国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研究

加强商业银行资本监管已经成为全球银行业发展的共识。2010年《巴塞尔协议Ⅲ》颁布,全球商业银行资本监管进入了一个全新时代。《巴塞尔协议Ⅲ》进一步加强了对商业银行资本监管的要求,旨在通过明确并强化商业银行资本定义、提高对资本损失吸收能力的要求、扩大风险覆盖范围等措施来提高商业银行资本质量和资本充足率水平进而达到提高商业银行抵御风险能力的目的。国际商业银行纷纷就增强资本积累、加强资本工具创新、提高吸收损失能力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和实践。《巴塞尔协议Ⅲ》颁布对中国商业银行资本监管现状也形成了挑战,并推动中国加快商业银行资本监管改革步伐。2012年中国银监会颁布了《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与《巴塞尔协议Ⅲ》接轨的基础上并结合我国实际国情,重新细化了资本分类、提高了资本合格标准、加强了资本约束,使商业银行资本管理的有效性、全面性、准确性和均衡性得以提高,为推动我国商业银行资本监管改革与资本工具创新奠定了基础。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  (本文共1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