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海事动态

欧委套反对洽互保协套赛兔 激起亚洲船东强烈反响 6月初,欧洲委员会竞争理事会就共同保险共同分保联营—国际集团协定(IGA)向互保协会发出了反对声明。 反对声明是欧委会决策过程中的第一步,让有关方面知晓他们的反对意见,并在委员会做出最后决议之前,给他们做出决断或改变协定的机会。 委员会尤其考虑到,允许互保协会分摊来自船东们的超过某种限额的索赔在协会间限制竞争的那些安排。另一个反对的是,按IGA(国际集团协会)提供的投保水平(180亿美元)是过份了。所以,总起来看,委员会从调查中看到,这些安排在限制承运人之间的竞争和拒绝船东客户们低水平的投保责任。希腊航运合作委员会也对互保协议的安排投出控诉。 在他们g月中旬提交的回答中,现在对互保协会来说就是要确保,他们按欧委会条约95(3)款够豁免资格,即那些有利于海运业的安排是必要的,与那一目的相称的,而且是不会消除竟争才行。 这一点有力地意味着,他们将不得不废弃那些被认为是反竞争的安排。讨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珠江水运》2015年03期
珠江水运

佛山海事:动态监管引领海事现代化

1月30日,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在广东佛山海事局召开创新海事动态监管模式现场办公会。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局长陈爱平、副局长李世新,直属海事局局长、部分地方局局长,以及科技、通航部门负责人70多人出席会议。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15家媒体采访报道。会议提出创新海事动态监管模式,升级智慧海事监管服务,加快推进海事监管现代化。会议先后全面听取佛山海事局“3+1”智慧海事监管、佛山南海海事处水上交通安全智能管理、广东海事局智慧海事监管服务平台建设、长江海事局船舶动态监管工作的演示汇报。与会代表进行了讨论,并实地观摩考察了佛山海事智慧监管工作。广东海事局建设智慧海事监管服务平台,适应广东“点多、线长、面广”、兼顾海区、内河以及封闭水域等复杂水域听特点,引入海事物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三大核心技术,具备自动规范秩序、危险预警、组织交通、海事服务、水上救助等功能,实施船舶动态监管和服务。长江海事信息中心拥有专业化的信息机房及相关高端设备,水上安全信息台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海事》2010年11期
中国海事

国际海事动态

2009年国际海事奖授予瑞典人Franson先生IMO理事会决定将2009年国际海事奖授予瑞典人Johan Franson先生,肯定他在海上安全、保安和防止船舶造成的海洋污染方面作出的特殊贡献。2010年IMO海上特别勇敢奖产生2010年IMO海上特别勇敢奖颁给了一名斐济籍的三管轮James Fanifau。2009年5月,该人不顾个人安危,从沉没的游艇Sumatra II中救出了2人。此次海上特别勇敢奖共有31人获得提名。2011年世界海事日主题聚焦于应对海盗IMO理事会确定“同心协力、打击海盗”为2011年世界海事日的主题。IMO秘书长Mitroploulos先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大连海事大学
大连海事大学

基于网格化模式的长江南京段海事动态监管系统研究

本文在分析当前国内外城市网格化管理现状的基础上,结合长江南京段海事动态监管的现状和需求,针对目前海事管理体系中存在的问题,将城市网格化管理理念引入到海事动态监管当中,并进一步搭建了长江南京段海事动态监管网格化管理体系,从而实现对船舶水上交通安全和防治水域污染的有效监管。本文进行以下几个方面的研究:1.针对海事动态监管系统管理平台的设计,将船舶信息管理、船员信息管理、船公司管理、公用信息系统管理等管理模块的资源整合;2.明确网格的划分和编码任务,并对海事部件和事件进行分类或编码,实现管理方式的精细化与管理责任的明确化;3.设立了督察和绩效考核制度,通过开展自查、互查、职能检查、上下序检查等过程,确保组织架构的有效运行。通过督察将海事督察情况及时进行总结上报,并输入督察信息库以作为绩效考评依据。最后总结了全文工作。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水运管理》2015年03期
水运管理

浙江海事动态网格化监管模式探索

0引言“十二五”期间,随着浙江省海洋经济的持续发展,水上交通变得更加复杂,公众对安全出行的诉求不断提高,海事部门面临的水上交通安全形势依旧严峻,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任务更加繁重。目前,浙江海事局全面应用了覆盖船舶管理、船员管理等信息化应用系统,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船舶交通服务(VTS)、闭路监控(CCTV)系统等在海事监管中得到了广泛应用,初步形成以巡逻船为主的水上交通立体监管体系;开发集成了AIS、VTS、CCTV等信号源和通航要素的地理信息系统(GIS)网格化、可视化信息平台,实现了船舶的“可视、可听、可控”。根据浙江省海事辖区网格类型的划分,浙江海事局出台了《浙江海事局动态监管网格化管理办法(试行)》;然而,网格类型在划分后不能够随通航环境、交通流等实际情况进行实时改变,存在网格类型划分与实际通航安全风险情况不符合的现象,海事监管的针对性有待进一步提高,以便优化海事监管和应急救助资源配置,提高海事监...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交通企业管理》2018年04期
交通企业管理

提升海事动态监管能力研究

为响应国家经济发展战略,2015年交通运输部印发了《推进长江航运科学发展的若干意见》和《深化长江航运体制改革方案》,提出了“四个交通”(综合交通、智慧交通、绿色交通、平安交通)和海事“三化”(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建设要求,明确了海事系统中长期发展目标和内容。在全面深化改革、水路运输转型升级的新形势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局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局关于印发取消船舶进出港签证及海事监管模式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了事权层级下放、行政事业性收费和船舶进出港签证取消,强化了船舶安全检查和船舶现场监督。因此,传统海事监管模式将面临新的挑战,这也给海事监管部门提出了新的要求。海事部门作为通航水域航行秩序的维护和船舶航行安全主管部门,在船舶日趋大型化、快速化、种类多样化和交通流日益密集、“三无船”横行、船舶超载、非法采砂及违章占用水域进行沙石过驳作业等背景下,由于受自身海事监管能力的限制,对于必须履行的维护航行安全职责,难以做到对通航...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