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民币加入SDR影响简析

随着人民币加入SDR时点的临近,中国将迎来人民币国际化的又一个里程碑,而对随之而来的风险及变化,我们需要做最坏的打算和最充分的应对。2015年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取得更多进展,“储备资产标准”并非短期看,人民币加入SDR相当于五年一度的SDR(特别提款权)篮不可逾越。得到了IMF这一国际货币权威机构的资子货币重估年,人民币加入SDR的进程第四,不同于方法和标准的调整,质认证,能够较大程度地增强人民币作正在加快,时点日益临近。一旦加入,扩大SDR货币篮子可能并不需要IMF成为国际投资和储备货币的地位,增加各我们将收获预期中的好处,迈过人民币员国85%以上的投票支持,而只需达到类国际投资者对于人民币资产的配置需国际化的又一个里程碑;同时,也需明70%赞成票,这意味着美国并不能行使求,代表新兴市场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了可能增加的义务与束缚,对随之而来一票否决。鉴于人民币是否被纳入SDR对于促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具有里程碑的风险及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时代金融》2015年31期
时代金融

人民币加入SDR渐行渐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工作人员准备为人民币进入特别提款权(SDR)扫清全部障碍。IMF董事将在某个时候决定人民币纳入SDR中,而起作用的主要因素是根据一系列技术标准对其表现的评估。IMF的一位发言人称,工作人员即将完成一份报告,并计划在11月召开的董事会上正式讨论,但日期尚未确定。另一官员称,也有可能推迟到2016年初。2010年以来,人民币国际化发展迅速,中国央行已与28个央行或货币当局签订了双边本币互换金额,与12个央行或货币当局签订了清算安排,此外还有30家央行或货币当局把人民币纳入了外汇储备,这些都对人民币进入SDR篮子起到积极作用,人民币在全球使用量也已经大幅上升。据环球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代金融》2017年06期
时代金融

“入篮”SDR与人民币国际化之路

一、关于IMF特别提款权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是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1969年构建的一种用于补充成员国间官方储备的国际储备资产。根据成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是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SDR可用于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支付IMF提供的贷款和利息,充当国际储备资产。但不可用于外汇市场交易,也不可用于国际或投资交易。二、加入SDR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一役在2005年11月,IMF执行董事会明确了SDR篮子的组成货币必须满足的标准。其中,“入门级”出口标准为:IMF规定该货币使用国的货物和服务出口额需位居前列;最为关键的货币可自由使用标准:广泛使用于国际交易且在主要外汇市场上广泛交易。可自由使用标准关注于货币的实际国际交易和使用,不同于某种货币是否自由浮动或完全可兑换。2015这关键一年,央行为加入SDR篮子做了很多努力。2015年8月11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生产力研究》2016年05期
生产力研究

基于人民币加入SDR后的国际化进程分析

一、人民币离世界货币还有多远2015年12月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在五年一度的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组成审议会议上,正式决定将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人民币加入SDR是我们朝着国际化前进的一大步,说明我们的货币已经得到了世界主要大国的高度认可,在一定程度上可作为对外计价、支付的工具,并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世界储备货币。自2016年10月1日起,特别提款权里5种货币的权重为:美元占41.7%、欧元占30.9%、人民币占10.92%、日元占8.33%、英镑占8.09%。第一,部分人认为人民币入篮后的地位提升了,可以挑战美元的世界霸主地位,我们应该看到,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的权重主要是从欧元和英镑那里瓜分来的,目前美元的权重仅仅缩减了0.17个百分点,人民币加入SDR对美元的主导地位不会产生大的影响。第二,从外汇储备方面比较,我们的人民币离成为世界货币差的更远,2015年上半年世界外汇储备总额为6.66万亿美元,其中美元为4....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齐齐哈尔工程学院学报》2016年01期
齐齐哈尔工程学院学报

人民币加入SDR的相关问题研究

2016年第1期一、引言及文献综述特别提款权(SDR)是在1969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创造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全球的流动性。特别提款权,又称“纸黄金”,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1969年年会上正式通过并决议创设的一种账面资产,目的在于增加国际储备手段,以调节国际收支逆差。一国货币要想被纳入SDR,必须同时具备“出口额足够大”和“可自由使用”1两个条件。虽然SDR称不上完全意义上的货币,但持有SDR的IMF成员国拥有获得该货币篮子中任何一种货币来满足国际收支需要的权利。2010年,中国因“可自由使用”这一条件不符合要求而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拒之门外。此后的5年里,中国作出资本账户开放、利率市场化、对汇率机制进行改革等措施,以期在较短时间内迅速提升人民币的“广泛使用”和“广泛交易”程度。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日凌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宣布,人民币自2016年10月1日起正式加入特别提款权(SDR)。人民币能...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银行业》2016年10期
中国银行业

SDR计值债券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G20杭州峰会前夕,世界银行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了首期5亿元人民币的SDR计价债券。这只被命名为“木兰”债券的发行,吸引了银行、证券、保险机构投资者、货币当局和国际开发机构的积极认购。以SDR计值、人民币结算的债券发行规模虽小,却是国际货币体系发展与改革中一次意义非凡的重要试验,标志着自1981年全球市场上发行第一笔SDR计价金融产品以来,全球金融与货币治理的改革进入了一个新的探索阶段。既宣示了SDR在国际价值贮藏中的尝鲜,也代表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新尝试。SDR国际价值贮藏的新突破为了更好地协调全球危机管理的宏观经济政策,20国集团从2008年起召开领导人峰会,数次讨论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国际金融组织的治理机制等重大问题。但如何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却鲜有明确的、可行的建议。2009年伦敦峰会前夕,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首次撰文提出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构想,指出可以改革SDR,使之成为超主权储备货币,并建立起SDR与其他货币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