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食盐产制政策述论

抗日战争时期的盐务,关系到国民政府的财 政税收,关系抗战前途,其重要性与平时不可同 日而语。如果说过去曾因循苟且,在战时国民政 府就不得不直面盐务的改革。本文着重就战时国 民政府食盐生产政策演变的主要内容、特点及其 意义进行述论。 一、产制政策的变化及主要内容 国民政府的盐产政策在全面抗战爆发后发生 了根本性的变化。盐务总局主张“未受战事影响 之盐区尽量产制”①。一年后,增产的原则被列 为国民政府战时盐政的一部分。“增加川粤两区 产量,以备鲁淮潞等区失陷后接济湘鄂豫皖陕等 之食用。湘鄂赣豫陕及皖省之大部分食盐向赖两 淮、山东、河东等产区供给。……现定就情形较 为可靠之川粤两区,优先分别增产计,本年川区 增产四百万担,粤区增产二百万担,合计六百万 担,均已积极进行。此外,浙闽两区亦仍酌量增 产,通计各增产之数,足敷本年需要。”②1942 年实施盐专卖制度以后,食盐生产的统制较前更 加严密。盐务总局在1941年度业务计划就以贯 彻专...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4年05期
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推行的边疆教育

抗战爆发后,曾经被忽视的中国西北、西南边疆地区成为国防上的最后的屏障、国家复兴的根基。有鉴于此,国民政府自抗战爆发后,就开始逐步加强对西北、西南边疆地区的管控,对事关民族凝聚力的边疆教育更是着力不小,拉开了战时边疆地区教育开发的大幕。一、抗战爆发前的边疆教育概况抗战爆发前,中国的边疆教育按地理区位划分,主要可以分为西北、西南两个部分。西北地区素来是多民族的聚居之地,其中回民占大多数。推行民族教育是发展边疆教育、稳固边疆、维护民族团结的重要一环。按常理,西北的民族教育应该受到相当重视,但以西北回教民族教育为代表的民族教育却相当落后,依据刘风正1936年前后的调查,陕西省的回民教育“以西安来说,共计私立县立清真小学六所,十五班,三百三十一人,且均为初级,完全小学竟没有。西安全市县立小学生的数目,共为二万六千一百八十人,回民小学生的人数,只占全数1.3%而已”。甘肃的“回教徒是全省人口十分之三,而学生人数,仅占全数四十分之一。其受中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育研究》2018年30期
课程教育研究

抗战时期成都民间难民救济机构研究

抗战时期,成都社会各界在政府的宣传和引导下,也积极行动起来,开展了形式多样的救济救助活动。既有团体组织,也有个人义举,手段和措施也是灵活多样的。成都民间难民救济机构主要有四川省民众救济战区难民劝捐会、四川灾区儿童救济会等,其在救济成都难民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补充作用。一、四川省民众救济战区难民劝捐会1937年9月13日,四川省民众救济战区难民劝捐会向成都市银行公会、成都市商会、成都市棉织业公会等社会企业团体发布启事称:慨自抗战发动以来,我华北、淞沪各地相继沦为战区,老弱流离,少壮转徙,灾黎之众,不可胜计!我川处于后防,前方将士忠勇抗战,现尚得以安居,对于战区被难同胞,自应设法接济,以尽国民互助之意。爰由各界人士发起组织本会,劝捐款项,以资救济。兹已组织就绪,定于九月十九日午前在省党部举行成立大会,谨随函附上开会程序及本会组织大纲各一份,敬请贵会派定代表五人届时莅临,共策进行,是所祷幸。[2]上述启事主要要求成都市银行公会、成都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8期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抗日战争时期国统区粮食库券述略

抗日战争时期,粮食问题是关系抗战的大问题。据1941年11月2日延安《解放日报》载文估计,“当时全国军警公务员为1 500万人,共需稻谷约7 500万市石”。战时军队公粮的配拨和后方重要城市居民口粮的调剂,所需粮食数量甚巨,田赋征实所得,不敷支用。当时,粮价又飞涨,法币贬值,民众对于法币的信心逐渐低落。国民政府为解决军粮民食问题,控制市场,稳定币值,巩固财政,逐步实行了粮食征购、征借的办法。发行粮食库券,就是在这个时候实行的一项措施。一、粮食库券发行之过程1941年4月,国民党的五届八中全会上提出了发行粮食库券的议案。决定采用向大户定价征购余粮的办法,使之与田赋征实相辅而行,并发行粮食库券,作为支付粮价之用。在实际执行中,改为随赋征购,按田赋数额之多寡、比例征购。征购之粮于秋后随同田赋征实一次收起。大部分地区是以所购额的三成给价付现金,七成发给粮食库券。1941年6月,国民政府财政部在第三次全国财政会议上通过了“为遵照八中全会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1期
艺术品鉴

抗战文化视域下的桂林美术教育研究

桂林地处广西内陆,以其秀甲天下的山水闻名于世。抗日战争爆发前,由于其当时的社会环境闭塞,受新艺术浪潮的影响较少,导致艺术发展相对落后。全面抗战爆发后,随着北方国土的沦陷,大批文化名人相继来到桂林,使其在这一时期内迅速崛起,成为了西南一带的革命文化中心。桂林抗战美术教育作为桂林抗战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战时的美术宣传、培养美术后备军等做出了重要贡献。一、桂林抗战时期美术教育事业的原因桂林自古以来一直是广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大量美术家涌入桂林,使桂林美术界呈现了空前繁荣的盛况。其原因,一是桂林拥有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便利的交通,桂林是连接西南、华南和中南的重要枢纽。二是桂林气候温和,喀斯特地貌形成了很多天然溶洞,是完美的防空洞,既可以避难又可以储藏物品。三是桂林开明民主的政治统治政策,抗日战争爆发后,以李宗仁为首的新桂系与国民党蒋介石集团互相抗衡,桂林首脑李宗仁用人“不分亲疏,有才必用,有智必求,极一时之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春岁月》2017年03期
青春岁月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的政治凝聚力来源浅析

国民政府通过北伐战争将其统治区域从广东一隅扩张到东南半壁,进而借由一系列的战争和政治斗争初步完成了国家统一。然国民政府却始终无法构建起中央集权的政治体系,亦无法重新确立清末以来便不复存在的中央权威。与之相反的,即使在“东北易帜”之后,军阀混战的分裂体系仍然顽强延续下来,地方上的军事实体亦不断尝试挑战中央政府,例如蒋桂战争与中原大战等,结果纵然是政府取得胜利,中央政权得以更加巩固,然而究其之所以发生,即意味着国民政府的政治凝聚力还不强,对于地方军阀亦无实际的约束力量。匪特如此,由于迟迟无法找到超越军事威压的凝聚力来源,国民政府还面临着各种挑战,比如红色苏区的竞争、统治中心区以外的地方分离主义、知识分子的疏远、一般民众的离心离德等。诚如西达。斯考切波在《国家与社会革命——对法国、俄国和中国的比较分析》一书里指出的,因为过于依赖城市基础,“国民政府只不过是在更大范围内——表面上是全国范围——重演了旧军阀的政权模式。”而这种彷徨无路的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