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世纪中国文学中的佛家精神

一梁启超曾经指出 :“晚清所谓新学家者 ,殆无一不与佛学有关系”。因为“佛教本非厌世 ,本非消极” ,谭嗣同、康有为、章太炎……都是“真学佛而真能赴以积极精神者”。[1 ] 他们都“十分推崇大乘佛教‘我不入地狱 ,谁入地狱’、‘有一众生不得度者 ,我誓不成佛’的救世精神”。他们“还借助大乘佛学众生平等、慈悲救世及证智自由等等教义 ,去论证西方文明体系中的平等、自由、博爱诸项观念”。这样 ,“具有社会批判性质的佛教思想 ,被康、谭、梁等人改造为政治救世型学说。”[2 ] 这样的文化思潮为 2 0世纪的中国作家从佛家文化中汲取改造社会的智慧和力量 ,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然 ,作家们对佛家文化精神的继承与弘扬 ,比起思想家来 ,常常具有更丰富的文化意义和更生动的文学趣味。据许寿裳的回忆 :“民三以后 ,鲁迅开始看佛经 ,用功很猛 ,别人赶不上……他又对我说 ,‘释迦牟尼真是大哲 ,我平常对人生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 ,而他居然大部分早已...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疆学刊》2001年02期
东疆学刊

中国文学与朝鲜文学的源与流——读《朝鲜文学的发展与中国文学》

由金柄珉、金宽雄主编的《朝鲜文学的发展与中国文学》(延边大学出版社 1 994年出版 )虽然已出版 7年多了 ,于今拜读此书 ,感受犹新。深知朝鲜文学与中国文学的发展要真知今天 ,必须了解昨天。全书坚持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 ,运用比较文学、文化交流学、文艺传播学、接受美学等文艺方法论 ,客观地叙述了朝鲜文学发展与中国文学的关联 ,给人以多方面的启示。《朝鲜文学的发展与中国文学》一书分五章 ,第一章上古至统—新罗时期 (— 9世纪 ) ,第二章高丽时期(1 0世纪— 1 4世纪 ) ,第三、四章李朝时期 (1 5世纪— 1 9世纪 ) ,第五章近代、现代 (1 9世纪— 1 94 5年 ) ,按历史发展年代 ,分析、比较了朝鲜文学与中国文学的共同特征和之间差异。综观中朝文学交流是一个不平衡的双向交流 ,中国文学更多地是居于传播者的地位 ,而朝鲜文学更多地是居于接受者的地位。尽管这样 ,因为它是一种双向的交流 ,所以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嘉应大学学报》2001年01期
嘉应大学学报

史识与20世纪中国文学的“整体性”研究

1 “2 0世纪中国文学”,无论是作为一种概念 ,还是一种具体的存在 ,都已“历史化”了。然而沿依着历史的轨迹上溯 ,我们会发现 ,作为一种概念 ,“2 0世纪中国文学”理论的提出之初 [1],却是带有一定的探讨性与设定性的。正因如此 ,自 80年代末以来 ,评论界始终都没有停止过对它的学理性质疑与批判。事实上 ,即便是当年的理论倡导者自己 ,随着省思距离的拓宽 ,随着对“2 0世纪中国文学”具体研究的深入 ,在 1 0多年后再次回眸这一观念理论时 ,亦曾历史辩证、不无遗憾地承认其中某些阐述的偏颇与含混 ,以及自己眼下所面临的“矛盾与困惑”[2 ];至于其它质疑、批判的文章 ,便更不必说了 ,这其中如谭桂林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概念的性质与意义的质疑》[3],金炯俊 (韩国 )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批判》[4]等文 ,几可谓是针锋相对 ;然而即使是这样 ,我们仍不能否认这个观念理论提出的历史意义。在中国近、现、当代文学的研究...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比较文学》2001年01期
中国比较文学

“20世纪中国文学的世界性因素”话题引起热烈争鸣

“2 0世纪中国文学的世界性因素”这一话题是由复旦大学中文系著名教授陈思和提出的 ,这一话题提出后 ,不仅引起现当代文学研究者的广泛关注和兴趣 ,也吸引了众多比较文学学者参与讨论。《中国比较文学》杂志今年特别开设了“2 0世纪中国文学中的世界性因素”这一栏目 ,一年来 ,每期刊发 2 3篇文章 ,从多个角度不同立场对这一问题进行探讨 ,形成了热烈的争鸣气氛 ,也引出一些新的问题。日前 ( 2 0 0 0年 1 1月 2 2日 ) ,《中国比较文学》编辑部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内再次举办讨论会 ,对一些争鸣的焦点问题展开讨论。参与会议的不仅有著名学者、专家 :复旦大学的陈思和教授、上海外国语大学的谢天振教授、上海社科院的陈伯海教授、上海师大孙景尧教授、华东师大陈建华教授等 ,还有一批来自复旦、上外、上师大等相关专业的博士、硕士研究生。会议由《中国比较文学》杂志主编谢天振教授主持。陈思和教授首先发言。他针对这一命题引起的争议 ,主要从三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比较文学》2001年03期
中国比较文学

关于“20世纪中国文学的世界性因素”命题的几点看法

《中国比较文学》杂志连续几期开展了对思和先生关于“2 0世纪中国文学的世界性因素”命题的讨论 ,刊登了或赞同或质疑的文字 ,编辑部还为此召开了两次专题讨论会 ,于是“世界性因素”开始为更多的人所关注。我简单地说说看了近期的讨论文章后的一些感想。对思和先生关于“世界性因素”的观点 ,我早有所闻 ,并且十分关注他对中外文学关系研究方法论的探讨。记得几年前 ,我还在一本书中提到过这一命题 ,将它视作学界在这一领域内值得重视的见解之一。从思和先生近期的文章中可以看出 ,触动他提出这一命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对现代化的西方模式的质疑和对文学关系研究中“西方中心主义”倾向的反拨。他还特别提到了韩国全炯俊教授的观点对他的影响和启发 ,这一观点的基本面是反对将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性作为东亚第三世界国家的样板 ,并指出今天出现的对现代性的趋同看法是全球性的强势文化的“影响”所致。具体到文学关系研究 ,思和先生强调要破除“先验的样板” ,在平等对话的前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美术》2001年08期
美术

21世纪中国文学之魂——民族精神

中国文学在步入21世纪之时,历史与民族在异常清醒的状态下要求它承担起-项伟大的使命.这就是:张扬民族精神.使中国文学既是”世界”的,又是“民族”的。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无论是文学界的。还是非文学界的)逐渐认识到,整个中国文学,在刚刚过去了的20世纪的前进道路上,犯了一个可能影响到自己生存的不容否认的错误中国文学的主体精 0■叼阄㈣^■日罄■露蒂n黝神——民族精神.在强大的外来文化势力冲击下,已经被逐渐地冲淡甚至消解了。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状况.或许由于下述原因:一是急于”走向世界”:二是商品经济的大潮冲红了眼睛。的确,民族文学“走向世界”.在世界文学之中占有一席之地,或者如泰戈尔、川端康成一般捧得诺贝尔文学奖.这是中国文学发展的必由之路。但明显地.我国的某些作家自觉不自觉地在这一点上陷进了误区。在他们看来,中国文学要”走向世界”.主要就是紧随世界文学大潮之后,亦即别人”现代”我也“现代”.别人”后现代”我也”后现代”。因而就有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2001年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