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世纪中国文学中的佛家精神

一梁启超曾经指出 :“晚清所谓新学家者 ,殆无一不与佛学有关系”。因为“佛教本非厌世 ,本非消极” ,谭嗣同、康有为、章太炎……都是“真学佛而真能赴以积极精神者”。[1 ] 他们都“十分推崇大乘佛教‘我不入地狱 ,谁入地狱’、‘有一众生不得度者 ,我誓不成佛’的救世精神”。他们“还借助大乘佛学众生平等、慈悲救世及证智自由等等教义 ,去论证西方文明体系中的平等、自由、博爱诸项观念”。这样 ,“具有社会批判性质的佛教思想 ,被康、谭、梁等人改造为政治救世型学说。”[2 ] 这样的文化思潮为 2 0世纪的中国作家从佛家文化中汲取改造社会的智慧和力量 ,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然 ,作家们对佛家文化精神的继承与弘扬 ,比起思想家来 ,常常具有更丰富的文化意义和更生动的文学趣味。据许寿裳的回忆 :“民三以后 ,鲁迅开始看佛经 ,用功很猛 ,别人赶不上……他又对我说 ,‘释迦牟尼真是大哲 ,我平常对人生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 ,而他居然大部分早已...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赤子(上中旬)》2015年23期
赤子(上中旬)

浅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

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承受着时代带给他的压力,接受与包容外来文化,成为当时必不可少的发展步伐。继承与摒弃也一度成为当时的话题,但是中国的实际国情带给文学上的影响是举足轻重的,在继承中国优良传统文化的前提下,接受并融入外来文化,并与之将相辉映是这百年积淀的总概论。1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发展的概述所谓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就是一个从上世纪末开始延续至今并且仍在继续的文学进程,这是一个由古代文学向现代文学过渡、转变并最终形成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处在中国社会历史大动荡、大变革中的中国文学的发展,犹如一条长河,慷慨悲歌,曲折跌宕,波澜壮阔,浩荡前行,中国文学开始走向并融入“世界文学”,并且自身也在受着世界文学带来的影响,这是东西方文化的大碰撞、大交流,在碰撞交流中,中国文学以现代文学内容、文学形式、文学语言塑造现代文学形象,启蒙国民意识,弘扬现代文明,讴歌民族精神,深刻折射出中华民族从救亡图存走向全面复兴的伟大历史进程,中国这个通过“语言”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辽宁广播电视大学学报》1999年02期
辽宁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性质争论概述

自从80年代中期一些学者主张打破近代文学(1900一1919)与现代文学(1919一1949)以及现代文学与当代文学(1949一现今)之间的界限,将1900年以来的中国文学统称为“20世纪中国文学”以来,20世纪中国文学如何定性的间题就成了文学史研究者无法绕过也不该绕过的关键问题。围绕这一问题的探讨与争论则成了近一时期文坛的焦点话题。就笔者的狭窄视野看来,论争主要集中在以下间题上: (一)20世纪中国文学是否具有现代性 杨春时、宋剑华在1996年第12期《学术月刊》上发表题为《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近代性》的文章,揭开了为20世纪中国文学定性的一页,他们在文中说:“20世纪中国文学的本质特征,是完成由古典形态的过渡、转型,它属于近代文学的范围,而不属于世界现代文学的范围,所以,它只具有近代性,而不具备现代性。”这种说法犹如一石击起千层浪,引来了很多不同意见者的反驳,为了把问题说得更清楚更透彻,杨春时在1 997年第4期《文艺理论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6年16期
长江丛刊

浅梳20世纪中国文学所贯穿的思想理念

中国现代文学自文学革命开始一路发展至今,这期间虽由于国家社会的种种非预期性变化给其带来了或制约,或促进的影响,但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上,中国现代文学则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贯穿20世纪中国文学最重要的现代思想理念应当归个性解放、社会革命和民族解放。三者贯穿于20世纪中国文学发展的始终,并以交替主导的方式引领了20世纪中国文学发展的各个潮流,中国文学也由此实现了它的现代化。1917年的文学革命发生于新文化运动“抨击专制主义、引进西方文化、倡导思想自由”的语境之下,文学革命废文言、倡白话,摒弃了传统的文言形式和僵化的文学格式,首先使文学在其最基本的层面即语言层面获得突破与解放。与此同时,这时的文学创作在内容上开始体现现代民主主义、人道主义思想,觉醒的时代精神在大变革的社会环境下呼之欲出。以鲁迅为代表的中国现代文学家由此登上历史舞台,其代表作《呐喊》、《彷徨》所关注的无不是病态社会里人的精神病苦,他以笔为鞭对中国人的灵魂作以伟大冷酷的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文学评论(高教版)》2013年02期
世界文学评论(高教版)

宝剑锋从磨砺出 梅花香自苦寒来——评沈光明先生《留学生与中国文学的现代化》

中国文学的现代化并非是社会文学自主自发的现代化,而是政治影响下的现代化,是中国社会陷入困境的时候为寻找出路而走的一条不情愿之路。中国现代文学也是在整个社会环境以及整个政治环境的影响下而发端的,从一开始中国现代文学就在这种夹缝中求生存。洋务运动时期我们国家才开始派出留学生到国外,一批批的留学生出去又回来使得西学东渐成为可能,不但有利于文化的传播,而且有利于新思潮的带入。正是在这个时期报刊业逐渐传入我们国家,并且逐渐走进了普通的市民生活,对中国文学的现代化影响巨大,使得创作有了载体,使得文学有了舞台。中国文学经历了黎明前的黑夜。探讨近现代留学生在中国文学现代化进程中所产生的影响和所起到的作用,这并不是一个新颖的话题。新中国成立以来,已经有不少专家学者就这一论题做过研究与阐发。近些年来,贾植芳、彭安定、刘洪涛等人也撰写论文来研讨留学生与现代文学之间的关系。长江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沈光明教授自1981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从事中国现代文学的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南学术》2001年03期
东南学术

论文题目:语言变革与中国文学现代转型

一、博士论文摘要 本文主要从语言哲学的角度论述中国现代文学发生的原因,也即主要从理论上研究中国文学如何从近代文学向现代文学转型。关于语言的本质,本文既不完全赞成传统语言学的工具观,也不赞成现代西方语言哲学把语言本体论绝对化,而提出“语言道器”论,或者说“语言本质的二层面”论,即:语言不仅仅只是表达情感、交流思想的工具符号,同时还是世界观、思想、思维方式本身,这是两个不同的层面,即工具的层面和思想的层面。语言来源于现实世界,但语言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具有自足性,构成一个独立的世界,不只是人影响语言,语言也制约人特别是人的精神。人的世界也是语言的世界,文化问题本质上是语言问题。从这种语言本质观出发,本文认为:中国现代文化的变革从根本上是语言变革。五四新文学革命时的白话文变革,既是工具的变革,又是思想和思维的革命。现代汉语的确立也是现代文化包括现代文学的确立。现代文学的发生在深层的原因上根源于语言的变革,现代汉语从根本上规定了现代文学...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