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道德直觉论

一、道德直觉的理性辨析关于直觉,哲学史上论述甚多,在西方,法国的柏格森认为,“所谓直觉,就是指感应,通过这种感应,我们可以把自己置身于对象内部,以便和对象具有独一无二的,并且是难以表达的东西相吻合”[。1]笛卡儿则认为,直觉“不是对不可靠的感性论据的信念,不是对混乱的想象之靠不住的判断,而是智慧之明确和细致的概念”[1]。在中国古代,老子哲学中提倡的“体道”和庄子哲学提出的“神遇”,也都是一种直觉思维方式。从总体看来,学者们普遍关注的是哲学直觉、数学直觉、艺术直觉、审美直觉、科学直觉、技艺直觉和生活直觉等,对道德直觉问题的探讨涉足甚少。直觉既是一种特殊的认知方式,也是一种认知能力。作为认知方式,它将想象与推理、感性与理性、形象与概念融为一体,并以理性认识成果直接作用于感受活动的结果,它的“特点是整体性、直接性、非逻辑性、非时间性和自发性,它不是靠逻辑推理,也不是靠思维空间、时间的连续,而是思维中断时的突然领悟和全体把握”[。2]...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道德与文明》2018年03期
道德与文明

后启蒙时代的普遍人权论证——从道德直觉论到建构论

面对文化多样性的挑战,西方学界将后启蒙的哲学话语介入了普遍人权的讨论。一种有代表性的观点是,随着启蒙理性主义的式微,人权失去了它的“普遍性”哲学基础(1)。因而,国际社会只能依靠政治力量和法律来维护普遍人权的实践,并且用道德直觉来解释这些实践的合理性。然而,这样一种论断只看到了片面的事实。在人权问题上,将西方理性主义的失效和“普遍性”的瓦解等同起来,实际上是一种西方中心主义的思维方式。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宣布认可“人权”概念的有效性,并积极地在国内和国际层面寻找人权的多样化实践路径。在这个背景下,西方学界兴起了一种建构论的立场,试图将人权的理论建立在实践的基础上,从而避免陷入纯理论的争论。那么,建构论是否成功地重构了人权的“普遍性”哲学基础?围绕着这个问题,本文首先论述建构论产生的思想背景,然后分析建构论的意义,最后对德沃金和哈贝马斯两位理论家的建构论立场进行考察。一、人权不再需要哲学论证了吗:道德直觉论的产...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心理科学》2004年05期
心理科学

道德理论的新进展——道德判断的社会直觉模式

传统的道德判断理论由皮亚杰和柯尔伯格等心理学家建构 ,他们认为道德判断主要通过推理和思考而得 ,道德情感并非判断的直接原因。然而近来 ,一个新的理论—社会直觉论开始崭露头角 ,它对传统理论发起挑战 ,并指出道德判断由自动的道德直觉所导致。1 直觉模式对理性模式的挑战 :道德推理是道德判断的唯一原因吗 ?1.1 认知加工的双重过程论对理性判断的权威地位提出质疑今天 ,多数心理学都认为人类认知活动是意识过程和无意识过程的统一 ,人在解决问题时有两个加工系统在同时发生作用[1] ,即推理系统与直觉系统。它们在认知过程中平行运作 ,产生不同的结果。社会直觉论认为 ,传统研究只注重推理过程难以抓住问题的实质。Albright(1988)发现 ,态度的产生是一个自动化的过程 ,其中并不需要人们有意识地仔细考察他人的特质[2 ] 。他发现 ,人们往往第一次见面就形成第一印象 ,这些印象造成了“光环效应”并直接影响相互间的评价。如果人们对他人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伦理学研究》2015年01期
伦理学研究

乔纳森·海特之道德基础理论评析

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1963-)是美国著名的社会心理学家、积极心理学家和道德心理学家。进入新千年以来,海特及其合作伙伴综合应用多学科最新成果,致力于对道德来源、道德判断、道德基础多元性等问题的研究,逐步设计、不断修正并最终创立了“道德基础理论”(Moral Foundations Theory,MFT)。2012年海特的新著(The Righteous Mind:Why Good People are Dividedby Politics and Religion)登上了《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榜,MFT的影响迅速扩大,同时也标志着这一理论基本成熟。2013年Graham和Haidt等七位学者又联名发表了总结性文献(Moral Foundations Theory:The PragmaticValidity of Moral Pluralism),进一步全面阐述了MFT的内涵、详细展示了实证分析模型、系统回应...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人权的“普遍性”释义

自《世界人权宣言》颁布以后,“人权是普遍的还是特殊的?”一直是国际社会争论的焦点。有一种观点认为,由于国际共同体的各个国家来自于不同的文化传统、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人权概念也应当具有“特殊性”——各个国家可以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来决定人权的内容。反对的立场则认为,强调文化的“特殊性”会瓦解人权的有效性,导致人权的普遍意义被文化相对主义所取代。在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个争论并没有得到解决,甚至有扩大化的倾向。笔者认为,这个争论之所以不能解决,是因为它采取了一种错误的提问方式。从人权的定义出发,它的内容是不可分割、互为依赖与互有关联的。这就是说,人权不是一个可供选择的清单,在其中各个国家可以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内容。承认了人权的有效性,就意味着承认它不可分割、平等享有的属性。所谓的“特殊性”,只存在于人权的解释和实践方法上。因此,为了在学理上形成一种有意义的讨论,一方面不能再从“普遍性”/“特殊性”对立的框架中来理解人权,另一方面需要重新界...  (本文共1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学园(教育科研)》2013年01期
学园(教育科研)

道德判断的研究新视角

一对柯尔伯格理论体系中道德判断的理解心理学家劳伦斯·柯尔伯格沿着皮亚杰研究儿童道德判断的路线,把儿童的道德发展看做是整个认知发展的一部分,儿童的道德成熟过程就是道德认识的发展过程。道德认知是对是非、善恶行为准则及其执行意义的认识,并集中在道德判断上,而道德判断是人类道德的最重要成分,是道德情感、道德意志和道德行为的前提。道德判断是其理论体系中的核心概念。道德判断是一个人根据道德原则对什么是正确的或错误的行为进行的判断,即道德评价。道德判断不同于其他判断,它具有三个特征:首先,道德判断是一种价值判断,而不是事实判断。原因是:道德判断的含义是指辨别道德领域中应该和不应该的问题,而事实判断的含义是指解决认识领域中的是或者不是的问题。所以,皮亚杰对认识判断与推理的研究和本文道德判断和推理的研究是有区别的。其次,道德判断主要是指对人的判断,而不是指对物的判断。对人的判断主要是指对社会生活中的人与人之间或群体之间各种冲突性的权利和义务的选择...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