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扬州城坊乡里考略

近年来大批唐代墓志的出土为我们研究唐代的社会状况 ,如政治经济、历史地理、文学艺术、价值观念等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1 ] 基于墓志序文中对墓主的卒所、葬地记载甚明的特点 ,这里就文物出版社 1 989年出版的《千唐志斋藏志》、上海古籍出版社 1 992年出版的《唐代墓志汇编》、天津古籍出版社 1 991年出版的《隋唐五代墓志汇编·江苏山东卷》 ,对唐代扬州的城坊乡里设置分布情况作一个粗略的考察。扬州在唐代属淮南道 ,据《旧唐书·地理志》载 :“(武德 )九年 ,省江宁县之扬州 ,改邗州为扬州 ,置大都督。”扬州遂为大都督府所在地。旧领县四 ,即江都、六合、海陵、高邮。天宝元年改为广陵郡 ,领县七 :江都、江阳 (贞观十八年 ,分江都县置。在郭下 ,与江都分理 )、六合、海陵、高邮、扬子 (永淳元年 ,分江都县置 )、天长 (天宝元年割江都、六合、高邮三县地置千秋县 ,天宝七载改为天长 )。七县中 ,六合、高邮、天长之城坊、...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考古》2000年10期
考古

河北廊坊市大城县出土四方隋唐墓志

1985年以来,廊坊市大城县文物保管所收集隋代、唐代墓志各两方,现分述如下。 (一)隋代墓志 两方墓志均于19咒年出土于城关镇东关村。一方为解盛墓志,长46、宽44、厚n厘米,周边不规整,志文19行,满行22字(图一)。据志文,解盛字鸿徽,“景州平舒人也”,祖籍山东济南。祖解普贤任“魏威远将军充州慎阳县令”。父解显庆任充州从事、县司功。解盛于北周武帝宣政元年(公元578年)任章武郡主薄,隋文帝仁寿二年(公元602年)卒,四年葬于“县城之东北一一方为章武郡主薄解君妻张氏墓40、厚1()厘米志文15行,满行17字(图三)。根据志文:‘’ilJ纲字海罗,赢州平舒人长50 .5、上宽51 .5、下宽54、最厚里志15厘米。周边不规整,右下角稍残:志文22行,满行19字(图二)。根据志文,张氏为河间平舒人,祖籍河南南阳,}清大业三年(公元607年)卒,六年与夫解盛合葬。 据《隋书·地理志》,平舒县属河间郡。解盛墓志有“景州平舒”,张氏墓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考古》2000年10期
《美术研究》2019年04期
美术研究

唐代郜夫人墓志线刻画

4 《春游图》3 《出行图》2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书法赏评》2018年05期
书法赏评

《赵群墓志》浅析

瑞墓志,记载死者生平的刻石,刻在墓志上的文字可称为墓志或墓志铭。唐代是墓志发展的巅峰时期,各臻奇妙的墓志书体,保存了大量唐人的书法佚作。唐墓志书法丰富多彩,楷、行、隶、草、篆各种风格极为完备和成熟,是墓志书法遗产中最灿烂、最珍贵的部分,可以与各代墓志书法相媲美。这足以证明唐代各种书体得到了前所未有开拓,又具体生动地展示了唐代书法艺术的绚丽多彩,也突破了楷书一面,行书一貌,隶书一格,篆书一品的模式,创造了具有唐代社会特色的书法艺术。行书最富于体现书法家的个性与修养。它经过王羲之的创新,成为魏晋以后的文人墨客,尤其是士大夫阶层中最多流行而实用的一种书体。唐人的行书,以唐太宗李世民为首倡。他酷爱王书,广集天下王书墨迹,将王书置之内室,朝夕观赏,推崇备至。所谓“联万几多暇,四海无常,留神翰墨,酷爱其书”。书经他的大力推崇,形成了“以王为尊”的时尚。唐代开启了以行书入碑的先河,可见行书在当时书坛的地位仅次于楷书。因此,从总体上分析,唐墓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18年05期
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学报

秦晋豫出土的唐朝墓志中丧葬词语释析

墓志始于秦汉,是坟墓内或坟墓上的碑文,一般为记述死者生平或悼念性的文字。埋葬死者时,刻在石上,埋于坟前。一般由志和铭两部分组成。志多用散文撰写,叙述死者的姓名、籍贯、生平事略;铭则用韵文概括全篇,赞扬死者的功业成就,表示悼念和安慰。下葬一词有多种表达,在墓志中更是常见。本文将对《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中出现的“祔”“祔殡”“归祔”“合祔”“权窆”“权”“权厝”“唘葬”“卜葬”“神”“窆”这十一个关于下葬的词语进行考释,而原材料没有现代标点,为方便阅读和说明,笔者暂且为之加上现代标点符号,望方家正之。祔该词出自会昌元年《唐郭墓志并盖》:夫人氏之丧,以其年十月祔于先茔礼也。“祔”,《说文解字》:“后死者合食於先祖。从示付声。符遇切”[1]24。《龙龛手鉴》:“音附。合葬。又祭名”[2]83。“祔”可为合葬之义。“祔”作为下葬之义在古籍中出现的如:(1)僖公以庄公无配,仍祔哀姜于太庙,此乃过厚之处。(冯梦龙:《东周列国志》第二十二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汉字汉语研究》2019年01期
汉字汉语研究

用典与墓志文字考释举隅

墓志一般由志文和铭文两部分组成,其语言书面化较强,很有特点。志文部分往往有骈文色彩,多对仗,喜用典;铭文部分句式整齐,讲求押韵。受六朝骈文和古代诗歌用典影响,堆砌典故成为墓志的重要特征。利用墓志的这些语言特征和行文格式,可以帮助我们准确校录和阅读墓志;墓志录文的讹误,也常常是因为没有注意到墓志的这些特点。本文以18则时人墓志录文为例,对不明用典而造成的文字释读错误加以分析。1.北魏正始三年(506)《冯聿墓志》:“所谓白玉惶而不缋,青兰摧而愈馥。”(宫万瑜,2012)按“:惶而不缋”语意不明,应为“涅而不缁”。复审原拓,“涅”字形依稀可辨。石刻中“涅”写法类此,如唐《彭师德墓志》作“?”,怀仁《圣教序》作“?”。原拓“缁”字右上部的“巛”写作“”,这种写法在石刻中也很常见,如北魏《马鸣寺根法师碑》作“?”,北魏《元纯阤墓志》作“?”,隋《张波墓志》作“?”,唐李世民《赐少林寺柏谷庄御书碑记》作“”。“涅而不缁”语出《论语·阳货》...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