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两性争战何时休——从《杀夫》、《杀妻》到《人妻》和《伙伴》

自有人类社会以来,两性之间的争战恐怕是最历史久远、最旷日持久的了。两次世界大战历时都不超过10年,资产阶级革命从在英国开始到在全世界范围内取得彻底胜利历时不超过400年,最长久的民族征战大概要算匈奴与中国汉唐王朝的反复较量,历时最长也未超过800年,而人类两性之间的权势之争恐怕至少已有5万年之久了。在前数万年的母系氏族时代,争战的双方显然是女性一方占据上风,女性是氏族或家族的主宰,而男性只是女性手中的生殖工具和生产工具。这在几万年后的今天,在云南泸沽湖畔,从风光依旧的摩梭女子身上,仍可见到女性当年主宰乾坤的那等豪迈气象。只是到了最近的五千年前,两性争战的天平才向男性一端倾斜。然而此时在争战中占据优势的男性一方对失势的女性一方的专制和奴役,恐怕也是前所未有的残酷,“三从四德”、“殉夫守节”,一根根绳索紧勒在女性脖子上。直至21世纪,这种情势还未彻底改变,东南沿海那一座座“二奶村”便是最好的物证。然而时代毕竟不同了,至少是近一百年来...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淮法治》2017年14期
江淮法治

杀夫冤案

元朝仁宗延祐年间,京师(今北京)设有小木局(木工作坊),统辖木工数百人。某日,一位木工与工长发生了争执,工长理亏,又不肯认错,双方遂断绝往来。半年过去了,工友们都看不过眼,便买来酒肉,把木工拉到了工长家里举杯畅饮,两人和好如初。木工的妻子与人私通,一直与奸夫密谋杀害木工。丈夫从仇人——工长家中醉酒回来,正是天赐良机。两人杀死了大醉的木工,把尸体肢解后藏在中空的土榻里。次日,木工的妻子先跑到工长家里哭闹要人,又跑到警巡院(元代首都设立的负有侦查、审判职能的机构)控告。警巡院认为工长有重大犯罪嫌疑,抓来严刑拷打。工长被屈打成招。警巡院追问工长尸体在何处,工长编造说:“丢在护城河里了。”警巡院派遣两名仵作到护城河里去找,但没有找到。而刑部、御史和京城的行政长官都催促着赶快结案,限期10天找到尸体。期限到了,两名仵作挨了打。又限期7天、5天、3天,仵作前后挨了4次打。眼见新期限要到了。两人前思后想,决定杀一个人来交差。傍晚,两人坐在河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分忧》2017年07期
分忧

岳母姑爷水火难容,津门女医生隐形杀夫

岳母接纳骗婚女婿何莉1986年出生于河南信阳,父母是当地农药公司的普通职工。2008年暑假,在郑州某医学院上大三的何莉,进入郑州一家医药公司销售部实习。青春貌美的何莉在办公室里一出现,立刻聚焦了同事刘毅的目光。刘毅时年30岁,河南许昌人,曾在家乡纺织厂上班。后与同事姜艳华结婚,并育有一子。儿子出生不久,刘毅与妻子先后下岗,家庭经济陷入困窘。夫妻俩为此争吵不断,于3年前离异,儿子判给了前妻。2006年,刘毅赴郑州打工,进入医药公司做了一名销售员。除按时给儿子寄抚养费,他与儿子和前妻没有生活交集……为将何莉追到手,刘毅谎称自己27岁,未婚,大学毕业,曾是外科医生。刘毅英俊帅气,能说会道,与何莉心中的白马王子形象相符。实习结束,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2009年6月,何莉大学毕业,应聘到郑州一家私立医院上班。工作稳定后,她与刘毅同居了。次年,刘毅提出结婚,何莉带男友回老家拜见父母。何莉的母亲孙巧云、父亲何建斌,见刘毅外表不俗,行事稳健,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分忧》2017年07期
《安阳工学院学报》2016年03期
安阳工学院学报

“杀夫”新变:从性虐杀到冷暴力

李昂于1983年发表的中篇小说《杀夫》[1],因敏锐捕捉到两性对峙的极端状态、痛斥男性霸权与封建势力对女性的戕害而在台湾文坛引起轩然大波,并由此开创两岸杀夫题材的典型范式。新世纪之后,大陆密集地出现杀夫题材书写。一类延续激烈对抗的杀夫书写,如方方《奔跑的火光》(原载《收获》2001年第5期)、须一瓜《第三棵树是和平》(原载《十月》2003年第6期)、迟子建《第三地晚餐》(原载《当代》2006年第3期);相较于从80年代就开始关注的热暴力,叶弥《猛虎》(原载《作家》2003年第5期)与乔叶《黄金时间》(原载《花城》2014年第1期)开始挖掘冷暴力环境下两性关系的极端矛盾,知识女性因不堪精神“虐待”平和杀夫。一李昂“数得上是现代意识最浓、批判性最强的一位女作家。特别是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文坛上,她以令那些看惯了闺怨文学的男人们震撼乃至愤怒的性文学系列小说,向封建传统观念以及不合理的社会现实发起了强有力的挑战,从而走在了新女性主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恋爱婚姻家庭.纪实》2016年03期
恋爱婚姻家庭.纪实

惊世骇俗,爱上“杀夫仇人”

3年前,一场横祸夺走丈夫性命,北京女子曹梦的幸福断崖式崩塌。频繁逼债中,她与“杀夫凶手”袁凡军互生情愫。这份惊世骇俗的爱,遭到双方亲人疯狂“围剿”。冲破阻力走进婚姻,迎接他们的又是纠结、动荡。袁凡军用爱扫清一切障碍,这对沧桑夫妻终于收获幸福……横祸击碎两个家2012年3月11日是星期天,上午10时,家住北京的王宝和拎着水桶、抹布,下楼洗新买的轿车。在他弓腰擦拭引擎盖时,4楼阳台一个7公斤的花盆意外坠落,重重砸在王宝和头部,悲剧瞬间发生。站在窗边的曹梦目睹这一惨状,哭着飞奔下楼。紧随其后的,是花盆主人袁凡军……曹梦吓得浑身颤抖,袁凡军哆嗦着拨打120急救电话。几分钟后,救护车载着王宝和赶往房山第一医院抢救。最终王宝和因颅骨塌陷,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曹梦的心片片碎裂……曹梦1981年出生在北京,是一家石油公司的技术人员。2007年,曹梦与王宝和组建家庭,次年儿子果果降生。2010年,小两口按揭购置了一套96平方米的两居室。春节前,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律与生活》2015年16期
法律与生活

因家暴,云南上演现实版《杀夫》

激烈的争吵、挥动的拳头和杀猪刀……这些在电影《杀夫》中出现的场景,如今却真实地出现在贵州打工妹丁太英的生活中。7月10日,一位法官走进云南的一座看守所,回访不久前因故意杀人被判死缓等待复核的丁太英。由于无法忍受同居“丈夫”十年来对她的施暴,她花钱雇网友杀死了“丈夫”吴喜。面对法官的询问,丁太英称不愿意提起往事。在她心中,以暴制暴是她万般无奈下寻求自救的有效方式,“不把他杀了,这辈子我都对不起自己”。丁太英在自家房前指认作案现场隐忍家暴埋下祸根今年32岁的丁太英出生在贵州省兴义市一个普通的农家,排行老大。在丁太英14岁那年,受打工潮的影响,仅上到小学三年级的她只身一人来到云南省罗平县,在一家小餐馆里洗菜、洗碗、搞卫生。到罗平后不久,丁太英认识了同样从贵州到罗平淘金的吴喜。吴喜以杀狗为业。丁太英不太喜欢吴喜。但在吴喜的强烈追求下,刚步入社会不谙世故的丁太英觉得不好拒绝。正犹豫要不要接受吴喜时,不想却在一天晚上两人逛街后,她被吴喜强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