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咸海、里海同唱悲歌

咸海、里海同唱悲歌□李耕拓(湖南岳阳县平地中学在中亚,有一个原有水面为64000km2的咸海;在中亚与西亚、欧洲交界处,有原面积为422000km2的世界第一大湖——里海。这两个世界著名的湖泊,各自的面积都远远超过世界上最小的海——面积为11000km2的马尔马拉海(在亚洲的亚细亚半岛同欧洲巴尔干半岛之间)。然而,这两大湖泊正忍受着凤凰涅磐般的痛苦,以不同的曲调同唱着一首生态的悲歌。在本世纪60年代,咸海的水量丰富,水深平均达53.4m,捕鱼业兴旺,水上运输业发达。湖岸四周是原始森林和沼泽地。但是,在30多年后的今天,湖水深度下降了近20m,面积缩小了一半。沼泽地上的天然植被日益衰败,沼泽地退化为盐地和沙丘。干涸的湖底已形成了面积约36000km2的盐滩——咸海沙漠。目前,沙漠已吞没了2km2的耕地和咸海周围15%以上的牧场及大量的森林资源,湖中鱼类已绝迹。如此发展下去,咸海将于2010年从地球上消失。咸海的干涸导致整个中亚地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学地理教学参考》199Z年20期
中学地理教学参考

危机四起的中亚“死湖”——咸海

咸海位于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面积6.4万平方千米,最大蓄水量1450万立方米,最大深度67米。自本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由于气候干旱,蒸发旺盛,咸海水位急剧下降,水面急剧缩小。科学家预计,到2000年后,咸海将从地球上消失,由此将给湖区和三角洲地区的水文、生物资源、生态环境等带来严重的危机。一、给湖区生物资源及航运业带来直接危机从60年代开始,咸海入湖淡水量在不断减少,湖水盐度从1960年的平均10‰增加到1978年的24‰,近年有的湖区盐度高达28‰~32‰,高出大西洋4倍,使湖内有机质、营养盐及浮游生物不断减少,鱼、虾、贝类不能生存,加上河口三角洲河道逐渐淤塞,切断了鱼类的回游路线,多种鱼类绝迹,咸海成了死湖,渔业资源严重破坏。有的入湖河段已经废弃,渔港和咸海南北岸航运业危机重重。二、给湖区自然环境和农业带来危机在60年代初以前,阿姆河和锡尔河三角洲地区降水较多,形成半环状的湖泊——沼泽生物——土壤景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亚信息》2003年08期
中亚信息

咸海15年后将干涸

英国一家专业杂志发表文章称,咸海干涸得要比专家们预计的更快、彼得二扎维业洛夫领导的莫斯科海洋研究所专家小组完成了校准数学模型的工作。以前,专家曾根据该模型预测过咸海的水位变化。按照上世纪90年代初建立的这一模型,2002年即使遇上最坏的情景,咸海的水位也只可能从65米降到34米,可实际上却降到了30米。 2002年咸海中盐的浓库变化也超过了预计标准。科学家们根据咸海的实际变化情况并校准了模型参数后,重新进行了计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学大众》1957年05期
科学大众

咸海之謎——一个地理上的怪现象

比11比仆胭11妞肠111阳1111找肠比U“““U抽“nnn的11妞11明约”盼nn竹n”扭比”妞比比阳住比n”门比U比比日 咸海之键—一个地理上的怪砚象 在中亚栩亚沙漠地区,伸展着苏联第二大湖—成海。从帕来尔和天山山脉奔流而下的成千条小溪延合成雨条大河一一踢尔河和阿姆河。它俩在沙漠上流过很是一段路后,带着大量的泥沙和翌置注入成海。 科学家佣言卜算出,它佣每年流人咸海的水达到600亿吨以上。在太隆的热力下,湖水大量蒸登,而望留下来。这样,每年大豹有2,400万吨蒸蓄积在成海里。但是成海瑰在总共只有105亿吨醚,算起来这只是440年简蓄积下来的,这与咸海在历史上和地贾上的食料完全不符合。其余的芝哪里去了? 这个周题多年来吸引了科学家们对咸海的兴趣。最谭大的俄罗斯地理学家之一卫.别尔格院士,把这种奇怪的成海短贬的境象,称为“地理上的怪砚象飞 找不到这个简题的答案,就不可能欲划沿岸地区的握济和最合理地利用阿姆河和踢尔河来灌溉新开垦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亚信息》1997年03期
中亚信息

中亚内陆湖—咸海问题的现状

咸海是中亚一个十分重要的地理环吮体。它是欧亚大陆腹地干旱区气侯的稚定因子,是来自广大集水区河水的天然淡化场。同时,也是盐分的收客站。 咸海问题的现状 原苏联政府的专门委刃会未能制定出拯救成海的最终才案.随着时问的推移成海正以不可逆转的势头日渐干涸。成海沿岸地区愈益荒澳化,污染地区大气的盆拉和尘埃徽拉愈来愈多.这些都是要经研究、有目共睹的咸海消亡征兆.还有一些过程也正在加强,它们对未来的影响目前仅为专家所觉察。知:地区居民发病率的增加,基因方面可能正在发生的变化,灌溉地和牡场产黄的产重下降,山区的息剧荒澳化,冰川的日渐消退,气侯的区城性变化等等. 成海水位急剧下降始于1961年,并在1967~1969年短期上升后的近20年,以更快的速度继续下降,现在已发展成全球尺度的生态灾难.1983年,成海水位下降之低,水质矿化度上升之大,使得独一无二的生物来统实标上灭绝.这个曹经起过亚洲中部广大干旱地区淡化厂作用的生物系统不复存在.有些热心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亚信息》2000年03期
中亚信息

咸海危机暂时无望解决

15年来整个世界都知道了咸海的生态悲剧,可当人们在描述咸海的凄凉景像时,常常提到的是那些被风从干涸的湖底吹向北极和帕米尔冰川的盐粒,却很少涉及那些在沙漠中流逝、无法到达咸海的水流。 此外,秋天电力需求增加,稻田和棉田不需灌溉时,锡尔河下游地区的水库却装满了水。克孜勒奥尔达州的报纸和电视也警告说,位于南哈州境内的沙尔达林人工水库的泄水量已接近每秒钟400立方米。可好几处仅被破旧的堤坝挡住的积满淤泥的锡尔河,过水能力却不到350立方米。 以前大量的对咸海来说很必要的水白白地流入了阿尔纳塞洼地,使得乌兹别克斯坦的大片土地变成了沼泽。哈萨克斯坦的邻国们也很关注咸海的命运,它们抱怨哈国不采取相应措施把这数百万立方米的水引入日渐变浅的咸海。 对于克孜勒奥尔达州来说,这种不均衡的入水情况也会带来各种恶果。几乎整个冬天住在河边的居民都在忧心忡忡地生活着,因为沙尔达林水库泄水量增加预示着有发生洪水的危险,住房、畜圈及菜园等都可能被毁坏。经常缺水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