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没有冬天的日子——非洲日记(下)

1999年1月28日 尼日利亚的节日很多,有国家的、民族的、宗教的,经常有假日。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圣诞节和开斋节。在以穆斯林为主的中北部地区,开斋节则更显得重要一些,往往会有一些狂欢活动,今天的包奇市就是如此。 今天上午,城里的人们全都穿上节日的盛装,早早的使站在街道两边,等候着一年一度的开斋节大游行。大约1O点左右,第一辆马车在前呼后拥中率先进城‘车卜伞着一位披金戴银、气度不凡的老者,据说他是附近的一位土玉。(注当地人也称之为“埃米尔”,是传统的封建领主。目前均不能在政府中任职,但他们在群众中的影响力仍然很大‘)车的前后左右分列着8名穿着古代盔甲的武士,手提长矛骑在马上。在他们的前后周围簇拥着一群小伙子,大多数赤裸上身,手里拿着木棍,羹彝{熬鬓i瓣攀熬;理i蹂愁蟾铿黔鬓遥螺蒸毅罄甚至锄头,在空中挥舞着;有的手里拿着土枪,时不时地朝天上胡乱放两枪,从这片嘈杂和混乱中,我们似乎找到了一点原始非洲的感觉。在他们后面便是.公里多长的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东方英语(大学版)》2015年03期
新东方英语(大学版)

纽约看病记

来纽约两年我没怎么生过病,谁知道2014年暑假却有了一次去医院看病的经历。7月的一个早上,我起床后发现自己的胳膊和腿上起了很多红红的大包,每个都有小汤圆那么大,连手指和脚趾上面都有。这些包奇痒无比,简直无法忍受,于是我决定去医院看看,因此也体验了一下美国的医疗服务,在此与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见闻。看病真是贵,医保来护身在我所就读的学校对面有一家私立医院,叫St.Luke’s,是一家连锁医院。由于距离近,我不假思索地跑到那里挂了号。之前听说在美国看病特别贵,于是当护士登记我的个人信息时,我就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了下费用。护士瞄了瞄周围,瞪大眼睛却小声地说:“特别贵,看一次至少一千美元。”一千美元?!这简直就是抢钱啊——之前对价格高有所预期的我还是被护士的话吓着了。我连想都没想,立刻跟护士说:“那我不看了,我就是长了几个包(lumps),又不是长了几个瘤子(tumors)。”护士被我的话逗乐了,并不无关切地说:“那你的健康怎么办?万一这大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写作》2004年16期
写作

复活

4月的一天,一桩“谋财害命”案在克拉斯诺贝尔斯克开庭审理。’茶房卡尔青、卡尔青的未婚妻包奇科娃、马斯洛娃三人被带上法庭。 数月前的一天,商人斯梅里科夫携妓女马斯洛娃到旅馆,马斯洛娃对其喝醉后的举动极其厌烦,想抽身离开,茶房卡尔青送给她一包安眠药解围。第二天商人斯梅里科夫竟中毒身亡。警方查出商人的3500卢布被盗,而不久包奇科娃存入银行1800卢布,三人因此被捕。 审讯中,陪审员涅赫留多夫认出了马斯洛娃—曾经的卡秋莎。这个女人因为他的行为而改变了命运。10年前的往事浮上心头: 19岁的涅赫留多夫是大三学生。暑假里他到乡下姑妈家作社会调查。在乡下,他遇到了卡秋莎。卡秋莎是一个没出·嫁的女农奴所生。3岁 时母亲去世,被涅赫留 多夫的两个姑妈收养, 毛, 涅赫留多夫爱上了卡秋戮一莎。· 毕业后涅赫留多夫 当了兵,成了一个放 荡不羁的公子哥儿。 一个复活节前夕,涅 赫留多夫出差踏过姑 妈家,卡秋莎以身相 许。涅赫留多夫离开 不久,卡秋莎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写作》2004年1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