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林黛玉性格的再认识

在《红楼梦》里,作者形象地描绘了几百个人物,遍及各个阶层,其中作者着力刻画的十几个主要人物更是个性分明,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的女主人公林黛玉,便是这样一个具有典型性格的典型人物。1林黛玉性格中的幻灭意识在评论林黛玉这一形象时,人们多要谈及她的“多疑”、“小心眼儿”、“尖酸刻薄”和她的叛逆反抗等,但我们也不应忽视她性格中的另一面,就是她的幻灭意识。书中写道:“林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他想的也有个道理,他说:‘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清冷?既清冷则生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爱慕,谢时则增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故此人以为喜之时,他反以为悲。”这是林黛玉幻灭意识的一段典型剖白。对于人物聚散和花开花谢,一般的人,或者喜欢相聚和花开,或者宁愿分离和花谢,而林黛玉则两者都不是,她在相聚时就感受到分离时的伤感,花开时仿佛也看到了花谢,不愿承受分离和花谢的痛苦而在内心选择拒绝相聚和花开,因此她喜欢散,宁愿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美文(少年散文)》2007年01期
美文(少年散文)

由林黛玉之泪观红楼梦之泪

绛珠还愿,泪报今生。柔弱女儿,敢逆俗伦。生不逢时,惜哉悲哉。吾独怜爱,赏其清澄。《红楼梦》中有言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品红楼之味,应尽在这一“言”一“泪”之中。提起这“泪”,便可通观林黛玉的性格。我认为,黛玉的泪与众不同,是极富人物个性魅力的,其泪有根有源,也有依有据,有情有景,真挚动人,让人回味不已。人说及黛玉,遍道其多愁善感,落泪如流,所以,许多读者都不怎么欣赏这女子的悠悠愁恨之水,绵绵莹洁之泪。其实,作者早就有言在先,绛珠仙草得天地精气,修成女体,为酬谢灌溉之恩,要倾其一生眼泪来还报,此为泪之根源。虽说这泪确源得奇幻,却也应了“事出有因”之意。真所谓:此乃前世缘,今生涓流报。泪尽之说也已经预见了全书的发展必然。一是孤苦无依,寄人篱下,婚姻大事与薛宝钗比形成孤女与大家的门不当户不对的局面;第二,自铸真情,但不能自主爱情,加上体弱多病,面对风刀霜剑的日日夜夜,又何以生存下去呢?第三,树倒猢狲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下半月)》2018年05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

试论《红楼梦》的反差艺术——以林黛玉的“出场”与“退场”为例

《红楼梦》是一部经久不衰的旷世之作,关于它的创作技巧的研究成果层出不穷,且一直是学术研究的热点。脂评本《红楼梦》里直接有脂砚斋对其写作技巧的评点,“草蛇灰线”“两山对峙”“烘云托月”等提法成为一大亮点。新旧红学家也是从这部作品的人物塑造、环境描写、情节结构、语言艺术等角度展开了多角度论述。本篇论文也是采用文本细读的方法,通过对比的方式,来分析作品的反差艺术。因为黛玉是贾府中的外来人,她跟贾府中的成员之间没有太深的情感基础和恩怨纠纷,而且她孤傲不合群的性格又使他始终游离于这个大家族纷争之外,所以,透过她这面镜子,我们能更客观地观照人性。所以,顺着这个思路,笔者就以黛玉的“出场”与“退场”为例,来剖析这部作品的反差艺术的细微表现。受所论述对象的限制,笔者选取百二十回本《红楼梦》作为研读对象,希望相关言论能对前人的研究成果有所补充。为了论述方便,笔者把与林黛玉有过交集的人物分为三个不同的群体,分类标准就是他们与黛玉的心理距离的远近。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

从元表征角度阐释《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心智解读

1.引言自20世纪80年代元表征被引入认知科学以来,一直受到认知心理学家和哲学家的关注,成为主要研究对象,如法国著名人类学家、语言学家Dan Sperber 2000年所编辑的《元表征:跨学科研究视野》[1]以及英国语言学家Eun-Ju Noh 2000年所著的《元表征:关联理论研究视角》[2]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元表征进行了论述。本文将借鉴《元表征:跨学科研究视野》中Leda Cosmides andJohn Tooby所著《追踪溯源:分离机制和元表征顺应性的演变》[3]53-116,从元表征角度阐释《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心智解读。2.元表征表征是一种信息的再现和复制,它既是客观事物的反映,又是被加工的客体。元表征,称之为表征的表征,是表征被加工后的产物,由两部分组成:表征源和表征内容。顾名思义,表征源指明表征的来源,如:“我想…”或者“老师告诉我们…”;那么相对应的“天要下雨了”或者“植物能进行光合作用”就是表征内容。我们记录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学园(教育科研)》2012年23期
学园(教育科研)

浅谈《红楼梦》中林黛玉的语言美

《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伟大的一部古典现实主义作品。它的思想艺术成就达到了极高的境界,是封建社会小说发展的巅峰。如果说,一系列优美动人的女性形象犹如长廊列柱构成《红楼梦》这座巍峨的宫殿,那么,林黛玉——这位曹雪芹呕心沥血,用理想和现实、用历史和未来、用智慧和热情塑造出来的女性,便是这座文学宫殿中一颗最美丽动人的珍珠。为什么女儿国中百花争艳,唯独林黛玉最能牵动读者衷肠,最具隽永的艺术魅力呢?林黛玉的非凡之美不仅因为她姣好的容颜,更在于她丰富复杂的鲜明个性,柔弱而又孤傲的矛盾的性格,在于她无与伦比的优美的精神世界,是一个内美外显、内外皆美的艺术形象。下面仅就林黛玉的语言,即口头表达(口语)和文字表达(书面语)两方面来浅析林黛玉的语言美。看过《红楼梦》的许多人都认为林黛玉“孤高自许”“目下无尘”,有些“小性儿”“小心眼儿”,其说话尖酸刻薄,爱说便说,爱恼便恼。其实,那是林黛玉一往纯真、毫无矫饰的体现。而且,林黛玉眼光明亮,说话灵活、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技致富向导》2011年21期
科技致富向导

浅析《红楼梦》中林黛玉的“美”

自从《红楼梦》这部世情小说问世以来,研究它的人就很多,并且派系林立,各派也都做出了不少成果。《红楼梦》作为古典小说的压卷之作和中华文化的优秀代表,离开了传统文化的深邃背景和古今价值观念的更迭变迁,它有着独特的、让人难以诠释的生命和魅力。在“红学”研究中,“金陵十二钗”是备受关注的热点和焦点,在三十六位女孩中,有“质本洁来还洁去”的病潇湘;有“霁月光风耀玉堂”的憨湘云;有“根并荷花一茎香”的呆香菱;有“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的槛外人妙玉;也有“心比天高,身为下贱”的晴雯;而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中,林黛玉排行第一位,这位融美貌、才情于一身的奇世女子,在中国古典文学殿堂中,可谓是“最佳女主角”的典型,她是“美”的化身,有外在美、内在美,也有美中之不足。从林黛玉的悲剧命运中我们能领悟到一种悲剧文化,那就是:完美是因为残缺,残缺才是永恒的完美。1.黛玉之外美《红楼梦》中写到林黛玉外貌的只有一次,那就是在第三回中,黛玉初进贾府,第一次见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