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崇尚自然的“纯美”——析《淹没》的审美意蕴

淹没莫小米两女三男五名记者完成了赴大西北雪山哨卡采访边防战士的任务,明天就将飞回南方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而此刻,他们坐在雪山脚下的一个酒馆里,齐齐地放声大哭。是谁先哭起来的,事后都忘了,为什么哭——悲伤?难过?欢喜?激动?好像都不是,就这样毫无缘由地哭、哭、哭。他们记起那些嘴唇裂口的战士,奇迹般地从漫天冰雪中变出了绿色蔬菜,他们却一口都难以下咽;他们记起为上一个地势更高的哨卡采访,与部队领导磨破嘴皮,终于如愿,却给战士添了无数麻烦……雪山上艰苦的生活,恶劣的气候与大自然的奇景,人间最美的情操,使他们忽然发觉自己的纯美,而且,是完全自然的。但是明天,他们又将融入都市的人群,回复原来的样子,潇洒自如地对付各种人事,并对早已熟悉的这一切习以为常。他们哭,是不是对那个纯美的自己依依不舍?他们无法不感慨渺小的个人意志,在雪山,就被冰清玉洁淹没了;在都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9期
艺术品鉴

浅谈艺术鉴赏中的审美意蕴

一、前言中国当代学者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一书中写道:“让我和草木为友,和土壤相亲,我便已觉得心满意足。我的灵魂很舒服地在泥土里蠕动,觉得很快乐。”传递出闲适自在的生活艺术。当一个人悠闲陶醉于艺术时,他的心灵是轻松的。艺术对于人的价值,不仅在于它提供了一个表达自我的途径,更在于提供了一个培养和呵护人类情感关系的纽带。某种意义上讲,鉴赏包含着独特传统文化情怀的艺术作品,能够让人以一颗恬淡而从容的心去领略不同时段的人生风景,感悟生命的蕴藉。二、艺术鉴赏艺术的鉴赏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一般包括审美意蕴和智性意蕴。在物质文明高速发展的当代,任何关于艺术的概念都会因为现实的超快更替变得难以定义。尤其是全球化语境下当代艺术的衍变和碎片化,人们对于艺术的赏析更容易生发出对自身历史文化基因的梳理和重新发现的好奇和本能。艺术于人的价值,取决于鉴赏者对作品的感受。其实,艺术家说什么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欣赏者的感受。抽象艺术大师赵无极这样解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试析沈从文小说女性形象的审美意蕴

沈从文创作的小说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湘西生活为主题的乡土小说,一类是以现代城市生活为主题的都市小说,小说中塑造的众多形象中尤以女性形象最为特别。沈从文创作的女性形象具有深厚的美学意蕴,既有乡野的纯洁野性之美,亦有都市的病态悲凉之美。不同地域、不同类型的女性有着不同的性情和人格特点,寄托了作家对人生与美的哲学思考,对不同生命形式的认知和把握。纵览沈从文的小说,可以看到作家为我们创造了两个相对对立的世界,一个是充满着原始风土人情的湘西乡野世界,一个是充溢着声色犬马的都市世界,在这两个世界里,我们看到了沈从文明显的偏好:湘西乡野世界自然而纯净,是真挚生命的象征;而都市世界满是扭曲的人性和极端的物欲,是堕落腐败的地狱。正是这种独特的价值取向和创作个性,形成了他鲜明的艺术风格,给读者呈现了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其中,女性形象作为其作品中最为精彩的形象群,历来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其中尤其以《边城》中的翠翠、《旅店》中的黑猫、《夫妇》...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上)》2017年08期
美与时代(上)

望江挑花艺术的造型特征及审美意蕴

由是纺织品的材料特性,在日常使用时,易受到磨损和污脏,在一、望江挑花的产生与发展边角或经常触摸的地方挑绣上装饰图案,耐磨、耐脏,可延长望江县,位于安徽省安庆市,地处长江下游北岸,古雷池其使用寿命,这在物质并不丰裕的年代具有重要意义。民间美所在地,“不敢越雷池一步”典故即诞生于此,同时,望江县又术充分利用自然材料,其作品具有适形、适材、适艺的审美价是“二十四孝”中“卧冰求鲤”“孟宗哭笋”“仲源泣墓”三孝值[1],挑花更是具有实际经济价值。的发源地,素有“三孝故里”之称。望江县丰富的人文景观,悠望江挑花的纹样总是附着在平面性质的日用品上,如头巾、久的历史文化,造就了极具地方特色的望江挑花艺术。披肩、腰带、帽带、门帘、被面、荷包、围兜等,讲究平面装早在盛唐时期,望江当地百姓为求神明庇护,将青年男女饰性,要求布局均匀,一般由团花、角花、边花搭配而成。团的发丝拧成发线,在手工制作的麻布上挑出简易的图案,用以花圆润成团状,居中,在门帘、衣衫...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徽州建筑窗棂审美意蕴解析

窗棂一般特指中国古建筑门窗中的格心部位,在营造法原中又称心仔。窗棂处在建筑外立面的视觉中心点,故常为工匠雕饰之重要部位。徽派窗棂雕刻起源于宋朝,在明清达到鼎盛时期。时至今日,徽州地区仍有大量古建筑保存完好,其中形态各异、精美绝伦的建筑窗棂雕饰历经岁月沧桑,依然闪烁着艺术的光芒。徽州窗棂艺术是一种高度成熟的艺术类别,是徽州地域人文环境、繁荣的徽商文化的审美思想所共同作用而形成的。徽州地区窗棂艺术以丰富的自然资源为原材料,在文化上很大程度受程朱理学和儒家思想的影响,讲究“仁”、“孝”、“尊”、“卑”,追求一种淡泊、朴素、自然的艺术韵味。当今社会,科学技术飞速发展,传统手工艺逐渐被现代机器制造流程所取代,徽派建筑中的窗棂雕刻工艺亦已濒临失传,然而,对其所蕴含的文化底蕴和审美意蕴的挖掘与探讨,必将有助于将传统窗棂纹饰的“形”与“神”有机地融入现代装饰设计的意境之中,形成传统与现代融合的设计语境,进而带来强烈的视觉效果和艺术欣赏。一、徽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通俗歌曲》2015年05期
通俗歌曲

绵延与拓展——浅谈电视剧音乐的空间再造

音乐是电视连续剧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其往往贯穿于整部电视剧的始终,音乐元素通过对环境的渲染、特定场景的情绪表达以及人物内心独白的表现,用旋律、声音实现了电视剧中独立空间的构建。通过主题音乐、片头音乐与片尾音乐以及电视剧插曲之间的互动表达,共同形成交相呼应彼此联通的电视音乐空间。作为电视音乐,它不仅实现了电视剧剧情意蕴的绵延,为观众营造了余韵悠长、绵延不绝的观赏体验;更是大大扩展了电视剧的审美空间和表现空间,丰富电视表现形式,形成独特的电视剧独立空间的构建及表达。一、音乐是电视剧叙事空间体系的独立构成单元音乐元素在电视剧中的存在形式主要分为配乐和歌曲两种形式,这两种音乐形式彼此互动、相互依存共同构成了电视剧音乐的整体空间架构。配乐贯穿于电视剧的始终,其通过乐器演奏或无歌词的哼唱填补了电视剧情当中台词念白的空间,使得整个剧情饱满持续,具有其内在的张力。电视配乐在电视剧中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整部电视剧中的音乐元素包括多个组成部门,而各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