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崇尚自然的“纯美”——析《淹没》的审美意蕴

淹没莫小米两女三男五名记者完成了赴大西北雪山哨卡采访边防战士的任务,明天就将飞回南方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而此刻,他们坐在雪山脚下的一个酒馆里,齐齐地放声大哭。是谁先哭起来的,事后都忘了,为什么哭——悲伤?难过?欢喜?激动?好像都不是,就这样毫无缘由地哭、哭、哭。他们记起那些嘴唇裂口的战士,奇迹般地从漫天冰雪中变出了绿色蔬菜,他们却一口都难以下咽;他们记起为上一个地势更高的哨卡采访,与部队领导磨破嘴皮,终于如愿,却给战士添了无数麻烦……雪山上艰苦的生活,恶劣的气候与大自然的奇景,人间最美的情操,使他们忽然发觉自己的纯美,而且,是完全自然的。但是明天,他们又将融入都市的人群,回复原来的样子,潇洒自如地对付各种人事,并对早已熟悉的这一切习以为常。他们哭,是不是对那个纯美的自己依依不舍?他们无法不感慨渺小的个人意志,在雪山,就被冰清玉洁淹没了;在都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2008年09期
语文学刊

论《金瓶梅》中的花园意象

花园是元明以来的戏曲和小说中频繁出现的场所,从元代的文言传奇与杂剧到明清的传奇与小说,涉及情爱的作品往往伴随有花园的出现。在这些作品中,花园或作为叙事的背景,或作为抒情的触媒,已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地方”,几乎是一个结构性的意象,以至于一提到花园,常会令人联想到才子佳人、密约偷期、私订终身等情节,花园与情爱可谓结下不解之缘,成为我国古代文学中的一道独特景观。《金瓶梅》里西门庆家的花园与上述情况相比,堪称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与传统花园中的优美意境不同的是,西门花园内充斥着肮脏的淫欲,生活在里面的人争风吃醋、纵欲淫荡、通奸乱伦,根本没有起码的道德观念和人心善良可言。西门庆的六房妻妾中,潘金莲和李瓶儿都是先与西门庆通奸,然后设计陷害自己的丈夫才嫁给西门庆的,西门庆把潘金莲和李瓶儿所居住的两处院子打通建起一个供自己四时赏玩游乐的园子,如此一座花园,堪称是西门庆财富与权势的象征,也是他藏娇玩乐的人间天堂。书中用了无数华丽的辞藻来描绘这座包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08年10期
文教资料

颠覆与解构——《红楼梦》的后现代审美意蕴

传统的正典作品都是以歌颂或美化作为意识形态的需要,现代主义往往以革命的姿态对传统的意识形态进行颠覆,其观点往往是鲜明而深刻的。不过,后现代主义则远离政治与意识形态,刻意对内容的消解而以审美的游戏的方式来加以表现。《红楼梦》的后现代表现意蕴则体现出利奥塔德的后现代表现意识,这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出它的象征意蕴,利奥塔德的后现代表现意识则表达出一种情形,“表象自身的形式使不可表现之物突现出来”。《红楼梦》的后现代表现特征就是“离开中心原则”或者说其创作是中心话语的缺失,表现在其主题思想脱离了传统以歌颂为当时流行的主题,其话语表现的倾向性注重于日常的琐屑而偏离正典作品的意识形态的需要,其作品语言风格的颠覆性倾向更是对传统的挑战,其新颖的表现方法更是打破了普通范式而体现出创新的特点。按照丹尼尔·贝尔的论述,现代主义不管有多么地大胆,其想象力都不会逾越艺术的界限,而是严格地按照艺术的秩序在规定的规则内进行“有序原则”的表现,即使对社会起颠覆作...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语文(文学研究版)》2008年10期
现代语文(文学研究版)

浅论古诗词中“名词句”的审美意蕴

在唐宋诗词以及元曲中,从语法上看有不少纯属名词或名词词组构成的句子(本文简称为名词句),而从文学审美上看是一些意象迭加的范例。中国古典诗词的特点与汉语的语法特点密不可分。孙绍振先生在评论中国古典诗歌时说:“它所擅长的是情景交融,它所追求的是意境。它往往避免形象间的逻辑关系的过分明确,它往往省略有助于逻辑推理的连接词以及明确语法关系的介词。”①也正因为以上原因,中国的古典诗歌才出现了“多重暗示、多线发展”②的特点,而中国古典诗歌的魅力也恰在这似与不似之间。叶维廉在他的一篇比较文学论文中说:中国古典诗歌多重暗示的特点“是跟文言对于语法的超脱以及词性自由有关的;而这种作为诗媒介的文言表达方式,又积淀着中国的传统生活风范与审美意识。”②它们意象密集,少则四个,多则达致九个,“象”的方面看好像是孤立的,“意”的方面却有一种内在18Modern chineseXIANDAI YUWEN的深沉的联系,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余地和再创造的可能,所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与研究》2005年32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花未眠》审美意蕴初探

初次阅读《花未眠》不禁为文中精美与凝练的语言、精粹而灵活的结构、坦诚与多维的情感及作者深刻而隽永的感悟所折服。在作者不紧不慢的、看似闲散的语言中,处处迸射着思想的火花,闪烁着作者的睿智,充溢着审美的情思。首次执教川端康成的《花未眠》,我先阅读了有关此文的分析与解说,再结合自己对本文的理解与教学实际,决定尝试着将本文作为对学生进行审美教育的典型文本,引导学生自读,以培养学生的审美情趣为突破口,从美学的角度指导他们进入文本,解读作者在文中想要表达的对美、对人生的感悟。根据本文的线型结构特点,我先指导学生预习,要求他们能通过熟读课文,积累语感,从感性上明确作者行文的线索与思路,并力图通过拾掇这条线索达到进入作者心灵境界的目的,然后在课堂上引导学生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其审美意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1、雅俗共赏的语言美。语言作为散文表情达意的直接载体,是解读文本的第一把钥匙。本文的语言,从表面来看,自然朴素,浑然天成,但仔细考察,不难发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福建茶叶》2017年02期
福建茶叶

试析苏轼茶诗的审美意蕴及文学价值

苏轼是一位极富才情的诗人,一生命运坎坷,但却拥有诗意人生。现代文学家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便这样评价他:“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工程师,是假道学的反对派,是瑜伽术的修炼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秘书,是饮酒成癖者,是心肠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诗人,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1]可见,苏轼在现代文人眼中的地位和分量。可是尽管林语堂在其评价中对苏东坡已经说到很全面,很到位,但是苏东坡的一大嗜好却未曾提及。历史上的苏东坡除了是一位酿酒的实验者,还是一位喝茶品茗的高手,这在他留下的众多茶诗中便可体现。苏东坡的茶诗,既继承了中国历朝历代优秀的茶文学,同时又有了新的突破和创新。可以说,从苏东坡的茶诗中不但可以体会到浓重的美学意蕴,还能感受到宋朝的茶事和茶艺。因此,阅读苏东坡的茶诗,既是在感悟中华民族的文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