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东北古史分期探赜

东北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区 ,各民族社会发展不平衡是东北古史最基本和最显著的特点。其南部一部分地区与中原发展基本同步 ,但其他大部分地区则明显滞后于中原地区 ,有的在公元前后开始建立民族政权 ,有的到公元三四世纪才脱离原始社会形态 ,还有的直到近代社会尚处于原始氏族部落阶段。另一方面 ,东北民族经济类型多样 ,社会发展道路不尽相同 ,有的由原始社会经由奴隶社会进入封建社会 ,有的由原始社会末期直接飞跃到封建社会 ,加上各民族与中原王朝的里程远近不一 ,受中原文化影响亦有大小之别 ,使得东北古史呈现出复杂多样的局面 ,为这一地区历史分期带来了诸多困难。金毓黻先生曾在《东北通史》中将东北史划分为六期 :(1 )汉族开发时代 (上古至汉魏 ,公元前 3 0 0 0年—公元 2 79年 )。 (2 )东胡、夫余二族互竞时代 (晋至隋初 ,2 80年— 588年 )。 (3 )汉族复兴时代 (隋至唐高宗 ,589年— 695年 )。 (...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齐鲁学刊》2017年04期
齐鲁学刊

20世纪古史重建三大路向与《山海经》价值重估

上古史重建是中国现代学术史上一个引人注目的重大课题,也是中国学术由传统向现代转型的中心课题。20世纪初,在声势浩大的“疑古”思潮冲击下,旧古史系统及其承载它的传统经史文本的权威地位轰然倒塌,寻求可靠材料以探求古史真相,重建新的可靠的古史体系,成为众多学者孜孜以求的学术目标。在此过程中,史学界出现一个“两种倾向并存的诡论现象”,即罗志田先生所指出的“‘史料的广泛扩充’与‘不看二十四史’”[1]。正统经史典籍遭受质疑,而“过去许多正统学者不怎么看或视而不见的大量‘异端’读物越来越多地走上学者的书架并占据显要的位置”[2],《山海经》就是这样走上民初学者书架的一部奇书。罗志田先生曾断言:“尽管民初新派学者对《山海经》的态度各不相同,且其可用程度今日或许仍存争议,但大概已没有学者再怀疑其中保存了相当数量的上古史料。”[2]此论甚是。不过,尽管学者们不再怀疑《山海经》具有相当重要的史料价值,可是对其价值所在、具体内涵,或者说《山海经》究竟...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社会科学》2011年02期
黑龙江社会科学

略论朝鲜古史谱系的演变

①崔致远《孤云先生文集》卷一《上太师侍中状》:“伏以东海之外有三国,其名马韩、卞韩、辰韩。马韩则高丽,卞韩则百济,辰韩则新罗也。”但后世朝鲜学者已否定了这种观点,一般认为与马韩有关的是百济而不是高句丽。虽然在一些枝节问题上存在分歧,但目前朝、韩大多数学者对朝鲜古史谱系的理解都是古朝鲜、汉四郡、三韩、三国(高句丽、新罗、百济)、南北朝(新罗、渤海)、王氏高丽、李氏朝鲜。本文试梳理这种古史谱系在历史上形成和演变的大致脉络,以期有助于我们对朝鲜史的理解和对目前朝、韩学者国史观的理解。一朝鲜半岛第一部正史《三国史记》(1145)以高句丽、新罗、百济为“海东三国”(《东文选》卷四四,载金富轼《进〈三国史记〉表》),使以“海东三国”、统一新罗、王氏高丽为正统的古史观成为高丽王朝的官方古史谱系。“海东三国”是自中国传入朝鲜半岛的概念,“海东”最初是区域概念,指今渤海以东的东北亚南部地区,《三国志》卷三○《魏书·高句丽传》中称“公孙度之雄海东”...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武汉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4期
武汉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五四”功过管窥——以比照王国维与顾颉刚的古史观为视角

“五四”之于近代中国,不可否认具有某种进步性的历史意义,加之在一定的意识形态语境中,它曾被赋予一道特殊的光环,在特定历史时期变得神圣而不可怀疑。然而,“五四”无疑又是对传统的一个大破坏,它的功过是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历史反思,待到尘埃落定之后方可渐渐明了。一许多学者曾就“五四”著文,多有高论。汪晖曾以“态度的同一性”分析“五四”,认为当时的各种思想学说在“态度的同一性”支配下构成了一种怀疑主义的意识形态。“五四”的最重要的特征就在于其对象性: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和社会的批判和怀疑[1]。笔者认为,若评判“五四”的历史价值,亦不能忽视从评判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认识。“五四”体现了当时极具时代性的思想及社会发展趋势,形成一股思想狂潮,且涵盖了广泛的领域,世人以一种决绝的姿态作别传统,对传统文化与社会进行全面批判与怀疑。那么,评判“五四”,从一定程度上讲也多少是在评判传统。当然,“五四”与传统之间又并非仅是简单的完全对立关系,尽管它给人一种与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史学集刊》2009年04期
史学集刊

论古史重构

从20世纪80、90年代开始,随着大量宝贵的简帛材料和考古资料面世,学术界重新认识古史、①重写学术史的热情日益高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局面,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关于古史重构,学者们一直进行着认真不懈地探讨。今试对古史重构的若干重要问题,略抒己见,以求教于专家。一、认识“五帝时代”:古史重构的两个关键时期在人们的认识视域里,历史不断地被重构,在漫长的历史时代中,“重构”的过程从来没有止歇。然而,古史重构既有连续性,也还有一定的阶段性。当人们的认识能力和理解水平达到并且稳固在某一阶段的时候,被重构的历史也会在这个阶段稳固地形成为社会人们的共识。在我们的历史上,古史重构有两个关键的重要时期,第一个是战国秦汉时期,第二个是清末民初以降而至于今。先说第一个时期。在司马迁之前,关于中国古史的构建已经大体有了一个系统。集中地表现于《大戴礼记》的《五帝德》和《帝系》篇。但它似乎只是诸多历史记忆的一种,战国时期社会上还有其他多种说法与它同时并存...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兰州学刊》2008年03期
兰州学刊

从求真到致用:周谷城古史分期观的演变

古史分期问题是长期困扰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理论难题。周谷城是现当代中国史坛上“纵论今古,横说中外”的学术大师,在其漫长的学术生涯中对古史分期问题作了持久的关怀和不懈的思考,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周谷城的古史分期观并非一蹴而就,也并非一成不变。学界大都把其古史分期观等同于“东汉封建说”①,这就忽略了其丰富内涵和复杂演变。笔者拟就其演变情况加以梳理和考察,以期学界的进一步思考。一大革命失败后,探讨大革命失败原因的“中国社会史论战”硝烟突起。随着论战的深入,古史分期问题成为论战的焦点问题之一。②由于论战主要在马克思主义语境下进行,论战各方大都把马克思的历史分期观直接运用于中国历史的分期之中,因而带有明显的公式主义倾向[。1](P56—57)周谷城是大革命的参与者,在大革命之后走上了教学、科研之路,但仍很关注中国革命的前途和命运。在此期间,他运用马克思的阶级分析方法和斗争理论深入剖析了中国社会和历史,撰写成《中国社会之结构》、《中国社会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