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清末新疆禁毒研究

清代 ,新疆地方政府开展过多次禁烟运动 ,其中以清朝末年的禁毒运动收效最为显著。光绪三十二年 ( 1 90 6 ) ,清政府颁布上谕 :“著定限十年以内 ,将洋土药之害 ,一律革除净尽。”① 新疆随之采取了行之有效的禁毒措施。但学术界关于这一时期新疆禁毒问题的研究成果尚不多见。② 本文就清末烟毒在新疆泛滥成灾的历史原因及新疆的禁烟政策、禁烟成效等问题进行探讨 ,以期对今天新疆的禁毒工作有所帮助。一、清朝光绪末年新疆鸦片的泛滥1 9世纪初 ,资本主义列强开始向中国大量输入鸦片 ,地处祖国西部边陲的新疆也未能幸免 ,它们通过各种途径向新疆大量运送鸦片 ,烟毒在新疆也开始泛滥起来。新疆鸦片之来源大致有三 :其一 ,英商、俄商向新疆输入鸦片。 1 9世纪初 ,英商主要是利用印度、克什米尔、巴达克山等处商人 ,在商品中夹带鸦片 ,运往伊犁、塔城、乌鲁木齐、喀什噶尔、叶尔羌、和田等主要城镇。道光二十年 ( 1 84 0 ) ,来自克什米尔、...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炎黄春秋》2005年10期
炎黄春秋

日军侵华的鸦片战略

鸦片战略以毒制华“鸦片战略”是日本学术界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在华强制种植并专卖鸦片行为的简称。之所以称其为“战略”,是因为日本制订这个政策时一箭双雕,有极强的目的性和完整的“以毒制华”构想。推行是由当时的军部、特务机关以及政府下属的“兴亚院”负责。兴亚院是日本负责中国被占地区的行政部门,以日本首相为总裁,外相、藏相、陆相和海相为副总裁,后来易名作“大东亚省”。由此可见,“鸦片战略”是由日本最高决策层负责并组织实施的,并非侵华日军的自发行为。这一罪恶计划的实施,使日本获取了大量的侵华军费,成为毒害民众和削弱中国人反抗能力的重要手段。日本军方断言:“中国只要有40%的人吸食鸦片,那它必将永远是日本的附属国”;又叫嚣“亡中国可不用枪炮”。由此可见日本对华的“鸦片战略”,实为将中国殖民化的前奏曲。据1943年“大东亚省”的调查报告披露,日本将中国的鸦片生产区域按照伪满傀儡政府的规划,分为“满洲”、“蒙疆”、“华北”、“中支”等四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辽宁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5年04期
辽宁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略论明清之际鸦片消费市场的形成

一、鸦片和它的双重特性 鸦片(Opinm)是从婴粟中提取的一种天然物 质。婴粟是婴粟科植物中最重要的一种。它的茎、叶、 及花均有毒,特别是果含毒最多,茹果成熟时的吗啡 含量可达百分之十八到百分之二十。鸦片具有极特 殊的双重属性。作为药材,古往今来被广泛的应用; 鸦片具有强烈的麻醉和镇静作用,能对人产生一系 列生理、心理作用,特别是对脑神经中枢有极强的抑 制作用,具有镇痛、催眠、止咳等功效。作为毒品,至 今亦千夫所指。如果一次服用2克一5克的鸦片就 会中毒致死。而且服用鸦片剂量过大,时间过长,就 会使人上瘾,产生药物依赖现象,一旦中断服用就会 出现一系列症状,如:流鼻涕、流泪、打哈欠、瞳孔放 大、腹泻、全身疼痛、失眠及焦虑烦躁等。作为毒品它 会给人类的健康造成极大的伤害。 综上所述,如果它仅仅是药材,那么晚清年间的 中国就不存在世所共知的罪恶的鸦片贸易;如果它 仅仅是毒品,那么很可能象砒霜、青化钾一样被谨慎 的使用并控制在一定的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贵州社会科学》2005年02期
贵州社会科学

清末民国贵州鸦片百年危害反思

清道光年间 ,两广商人即将称为“广土”的鸦片输入贵州。咸丰、同治年间 ,“广土”几乎全部被贵州省所产烟土代替 ,贵州鸦片市场转变为自种自销。光绪初年 ,贵州鸦片发展为外运外销。到 2 0世纪 30年代初 ,贵州成为国内最主要的鸦片产区之一。鸦片毒品泛滥流行百余年 ,给本省及相关省区带来非常大的危害。  一、清末民国贵州鸦片危害的种种表现  其一 ,贵州鸦片远销外省 ,是当时国内最重要的毒源省区之一。贵州鸦片产量 ,据 2 0世纪 30年代统计 ,最高时年产10万担以上 ,成为当时贵州农村的最大特产。鸦片产值远远超过贵州其它特产诸如桐油、烤烟、菜籽以及土畜产品等产值的总和。鸦片为贵州最大宗之外销商品 ,年可输出 4万担左右。贵州鸦片的外运外销 ,最初为两广和两湖商人所垄断 ,后贵州商人取而代之。鸦片外销的集散地 ,北路有遵义 ,西路有安顺 ,西北有毕节。由于西路鸦片以产量高、质量好而闻名 ,就使安顺成为贵州省最重要的鸦片集散地。四...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史研究》2019年04期
中国经济史研究

日本战时伪蒙疆产鸦片供求调节政策探析

一、引言关于近代中国鸦片问题和禁烟禁毒问题的研究,较早的著述是1896年刊印的李圭《鸦片事略》(上、下卷,北平图书馆整理本)。民国时期有关的著述主要有于恩德的《中国禁烟法令变迁史》(中华书局1934年版)和罗运炎的《中国鸦片问题》(协和书局1929年版)、《中国烟禁问题》(大明图书公司1934年版)、《毒品问题》(商务出版社1936年版)等。1949年后陆续有一些涉及近代中国烟毒问题的成果发表,但总体不多。目前学界关于日本在中国进行鸦片专卖和毒品侵害方面的研究成果,主要涉及日本的鸦片政策演变、鸦片专卖制度、对中国的鸦片毒害以及破坏中国禁烟政策等方面。一些成果比较系统地梳理了日本根据国际禁毒形势变化而不断调整和完善其在占领地的鸦片政策,同时分析其对殖民地经济社会尤其是人民生活的巨大破坏。①一些学者以青岛、旅顺、大连等日本殖民当局为个案,对其鸦片专卖制度的形成和运转进行了剖析,深入探讨和揭示日本帝国主义鸦片贸易的罪恶以及以鸦片财政为...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大连近代史研究》2018年00期
大连近代史研究

日本侵占大连时期鸦片政策初探

1905年1月,日本从日俄战争中战败的俄国手中接管大连地区租界地后,设立“关东总督府”,后改称“关东都督府”。不久,即效仿台湾的鸦片统制政策,在大连地区实行鸦片专卖政策,不仅严重毒害了大连广大民众,还获得巨额鸦片利润。“关东都督府”是日本在中国大陆建立的第一个鸦片殖民政权,同时,也使大连地区成为日本推行鸦片侵华政策的源头地和试验田。但日本在大连地区长达40年的鸦片殖民统治,它的贩毒总额和利税总额有多少?吸毒人数有多少?却成为很难弄清楚的问题,现在只能根据有关材料加以判断,是为初步探讨。一、吸毒总人数日占大连地区时期吸毒总人数至今尚未有完整的统计数据,只有零星说法,构不成完整的数据链,只能进行合理推定。现有四种说法:“关东州吸食鸦片的人数,最初统计大约2785人”?;“1916年有特许出卖人97人,吸毒人数2980人”②;“关东厅居民中吸食鸦片者一般为领有吸食执照者的6倍,1921年5600多人,1922年有3万多人,占当地总人口...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