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额敏和卓后裔与清代新疆

乾隆二十五年(1760),新疆全部统一,前50名功臣图形紫光阁,额敏和卓名列第12位。乾隆帝御制赞云:“吐鲁番族,早年归正。命赞军务,以识回性。知无不言,言无不宜。其心匪石,不可转移。”①额敏和卓获得清朝高度评价的同时,也奠定了其家族在新疆的特殊地位。额敏和卓长子素赉?实为次子,其长子努尔迈哈默特不列诸子谱系可能有政治因素。有清一代,额敏和卓后裔为清朝所倚任,吐鲁番札萨克郡王爵位世袭罔替历传9任,至民国初年又晋爵亲王。清朝虽有新疆各城阿奇木伯克不得世袭之规定,但额敏和卓后裔被任为喀什噶尔(或叶尔羌)、伊犁阿奇木伯克,管理维吾尔人事务,父死子代,兄死弟及,并未按规定严加限制。额敏和卓后裔多能秉承其祖上对朝廷的忠诚,为新疆社会的稳定和经济的发展献计献策,奋勉效力,甚至临危不惧,为国捐躯。吐鲁番札萨克郡王属下1旗15佐领维吾尔人为新疆的统一和稳定做出过重要贡献,但在札萨克制社会组织形式下,落后的生产关系阻挠了社会向前发展。札萨克郡王家...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西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汉文)》1970年10期
西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汉文)

关于额敏和卓的几个问题

关于额敏和卓的几个问题王希隆对于额敏和卓的研究,国内外已有不少成果问世。①由于现存史料比较丰富,这一历史人物的基本情况大体上是清楚的。但也有一些问题,如额敏和卓的享年,其家族原在吐鲁番上层社会中的地位,东迁瓜州的路线等,或未涉及,或模糊不清,或有误。本文就此三个问题略作探讨。一、额敏和卓的享年额敏和卓卒于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秋,《清高宗实录》卷1042乾隆四十二年十月戊戌条载此事云:“据伯忠等奏称,回部郡王额敏和卓病故。额敏和卓效力有年,今闻溘逝,深为轸念,著加恩赏银五百两治丧,并派伯忠往奠茶酒,其所赏银两,即由彼处库贮银两内支给。”额敏和卓的生年不见记载。搞清这一问题,对了解他的早年活动等具有重要的意义。笔者检阅多种汉文文献,唯发现《平定准噶尔方略》正编卷56所载乾隆二十三年五月清军进击库车时,靖逆将军雅尔哈善奏报中提到:“至额敏和卓,年逾六旬,尚属壮健,臣等沿途同议,伊意办理霍集占等,当以计取,不可力争。”按“年逾六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喀什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2年01期
喀什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试论额敏和卓对祖国统一的贡献

人们对于清朝吐鲁番郡王额敏和卓并不陌生,然而对其在祖国统一中的贡献,许多专著和论文则多语焉不详。本文拟根据清代文献资料,将额敏和卓对祖国统一的贡献一一论述于后, 一、额敏和卓成为鲁克沁地方的统治者 清朝建立伊始,吐鲁番国由莫卧儿帝国的统治者察哈台汗家的末裔所统治着。168。年,准噶尔蒙古征服南疆,其吐鲁番汗家族的势力受到严重冲击,只是保留名义上的统治权,其真正的统治权操在由准噶尔蒙古任命的统治者手里。 《钦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传》卷1 10《吐鲁番回部总传》有关于当时吐鲁番盆地的统治者的记载:“康熙五十九年,散秩大臣阿喇纳以兵赴辟展、鲁克沁、吐鲁番诸城。谕日:大兵征准噶尔,非仇尔也.……回众乞降,纳畜械各五百余,抚其众。以总管沙克扎泊尔,头目阿克苏勒坦等归,别有吐鲁番头目阿济斯和卓者,不即降,走准噶尔。”据此我们可知,额敏和卓不是吐鲁番盆地顶重要的人物。 《回疆通志》卷4‘额敏和卓列传》记载:“额敏和卓,吐鲁番回部人,祖素王和卓...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新疆地方志》1999年01期
新疆地方志

吐鲁番维王额敏和卓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档案馆珍藏的清代档案中,有一份珍贵的家谱--清代吐鲁番维王额敏和卓家谱。家谱长116厘米,宽44厘米,以工整的汉文楷书书写而成。家谱记载了额敏和卓以后七代吐鲁番维王的世袭、受封、子孙繁衍等情况,时间跨清乾隆四十二年至光绪七年(1777~1881),长达100多年。这份档案材料是研究吐鲁番维王家族史及吐鲁番地区政治、经济历史的重要第一手材料。那么历史上的额敏和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又是因为什么而能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呢?据《回疆通志》记载:"额敏和卓,吐鲁番回部人,祖素丕和卓,为喀喇和卓阿拜,父尼雅斯和卓,为吐鲁番大阿匐。"由此可知,额敏和卓是维吾尔族阿旬世家的子弟。而这样一个宗教界人士的子弟之所以能在历史上留下其浓重的一笔,完全在于他对祖国统一不可抹杀的贡献。突出表现在以下几点。一、归附清朝政府,抗击准噶尔分裂势力清朝建立后,卫拉特蒙古准噶尔部即向清朝称臣纳贡。康熙十一年(1672年),清政府批准噶尔丹为准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民族译丛》1987年04期
民族译丛

清朝统治下的吐鲁番

一、吐鲁番郡王家的变迁 吐鲁番郡王家以额敏和卓为始祖。额敏和卓的原文是Imin Khw亘ja Bek(B靶),在’18世纪中期的吐鲁番盆地,曾作为当地有势力的人物登场。他的祖父耳a:亩t Mir草abib-Allan Vali一Allan Snfi Khwajam及父琴a:r且t Niy巨2 Khwajam Akhond为世所知,①而在清朝史料(《回疆通志》卷四)中也各以索工(苏菲)和卓、尼雅斯和卓的名字出现。据说索王和卓是哈拉(喀喇)和卓的阿氰、尼雅斯和卓是吐鲁番的大阿旬,而额敏和卓看来也是具有伊斯兰教执事身分的人。从额敏和卓(?一1777年)在世的年代看,他的祖父索王和卓大约是17世纪中期或后半期的人。②据1.9世纪末的一份清朝文献说,额敏和卓的家系是“出自叶尔羌”的。③假如这一记载可信,那么额敏和卓的祖父或许曾经是叶尔羌出身的伊斯兰教圣职者了。尽管有苏菲、和卓、瓦力这种称号,但他们是否是曾出身于叶尔羌的某个神秘主义教团的圣...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清代吐鲁番移民及其纠纷研究

清廷历经三世得以平定西陲,将新疆纳入版图。在随后对新疆的治理中,“隔离政策”始终是清廷遵循的原则之一,这种政策在军事、行政制度、社会交往和文化层面都有体现。从制度层面上讲,前往新疆的内地人在日常生活、社会交往方面自然受到这种“隔离政策”的限制。清廷在新疆地区的“隔离政策”会因局势等影响而发生变化,这种变化也可以从内地人在新疆的活动得到反映。吐鲁番地区作为清廷在新疆最早到达和最先控制的地区之一,也是内地民人入疆谋生的主要地区。本文试图以吐鲁番地区为例,梳理清廷在新疆治理政策的转变过程,以及在这种转变背景下内地人在吐鲁番地区的生业变化、与当地人交往的具体细节,试图探究“隔离政策”在当地的具体实施情况。寻求在这种背景下,当地官府在处理内地移民与当地人之间的纠纷案件遵循的原则、经验和教训,以及官方对此秉持的态度。这些经验和教训不仅可以为今日新疆地区不同民族间纠纷事件的处理提出一些借鉴和经验,促进新疆地区的和平与发展,为“一带一路”经济带...  (本文共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