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民币加入SDR:准备好了吗?

2 0 1 5年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 M F)五年一度的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篮子货币重估年。人民币加入SDR的进程正在加快,时点日益临近。IMF在8月发布的评估报告中,考察了近年来人民币在国际支付和外汇交易中的进展,并称将于11月公布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9月底,习近平主席访美的重要成果中也包括美国重申在人民币符合IMF现有标准的前提下支持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SDR)审查中纳入SDR篮子。除此以外,法国、英国也于近期对人民币加入SDR相继表示了支持。一旦加入,我们将收获预期中的好处,迈过人民币国际化的又一个里程碑;同时,也应明了可能增加的义务与束缚,对随之而来的风险及变化做最坏的打算和最充分的应对。人民币加入SDR的时点 已经不远我们判断人民币加入SDR的时点已经不远。第一,人民币在世界贸易和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性方面已经达标,满足加入SDR的首个条件。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第五大贸易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对外经贸实务》2015年07期
对外经贸实务

人民币加入SDR的驱动因素及面临的阻碍

2015年恰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特别提款权(SDR)进行5年一次的审查,人民币加入SDR问题再次引起各方重视和关注。中国为什么需要推动人民币加入SDR?人民币加入SDR到底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好处?这成为人民币加入SDR的驱动因素。与此同时,人民币加入SDR也面临诸多阻碍。本文将着力分析人民币加入SDR的驱动因素以及现阶段人民币加入SDR面临的阻碍,并提出相关的应对之策。一、引言特别提款权(SDR)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创立的一种超主权货币,主要是为了补充国际流动性资金和储备的不足,承担部分国际货币职能。人民币加入SDR将使得人民币国际化达到新的高度,将标志着人民币与美元、日元、欧元、英镑共同跻身全球主要货币之列。人民币加入SDR即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然要求,也是中国实现全球战略的需要。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贸易地位和国际政治影响力的不断提升,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得到越来越广泛的使用,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也不断提高,人民币加入S...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经贸实践》2017年13期
经贸实践

理性看待人民币踏上储备货币的新征程

2015年11月30日,IFM正式对外宣称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占比为10.9%,并且于2016年10月1日,这项决议正式生效。对于人民币"入篮”这一事件,国内学者中较为明显的两种相悖观点是:一些激进者认为,这个问题(人民币“入篮”)的重要程度堪比当年中国加入WTO,更有人认为,人民币现在已经成为了世界货币,并且目前已经完全可以挑战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了;还有一些保守派认为,这些年SDR的地位越发边缘化,其影响力也是大不如之前,认为人民币加入SDR,对于SDR来说,只是其计价的组成和占比发生了微小变动,而对中国的外汇储备、货币政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更认为人民币"入篮”或许只是外国机构想借此平台扩大中国的对外开放程度,从而使中国经济逐步疲软瘫痪。这两种看法都过于极端。从长远而言,人民币"入篮”有利有弊,下文笔者将会对此进行阐述。一、人民币加入SDR后的有利影响(一)人民币“入篮”有利于国际货币组织维护自身形象IMF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26期
法制博览

人民币加入SDR的法律问题分析

人民币2016年10月1日加入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以下简称SDR)。人民币加入SDR对于我国来讲是一件新事物,我们没有历史经验可以吸取,没有相应完善的对策,针对人民币接下来如何更好的实现国际化,我们需要借鉴其他发达国家在人民币逐步发展的过程中如何通过制定法律使货币体系更适应局势的变化。一、美日货币加入SDR的相关立法(一)美元的立法SDR的诞生与美元的发展息息相关。1974年美国国会修订了《商品交易法》建立了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有权监管未来交割的所有货物、物品、服务、权利和利益。(1)《证券修正法案》于1975年6月4日正式成为法律,在这些修正案中,国会指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促进国家市场和国家结算系统的建立。从美国的立法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SDR的产生缓解了美元在国际流通中的压力,美国在SDR产生后做出的立法受到了美国“经济大萧条”时代的影响。虽然加入SDR要求经济更具有自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SDR篮子货币评估法律框架视域下我国外汇管理改革

SDR作用的发挥以完备的评估法律框架为基础。我国于2010年申请人民币加入SDR篮子货币,但当时IMF执行董事会认为人民币仅符合出口标准(Export Criteria),尚未达到可自由使用货币标准(Freely Usable Currency Criteria),因而未批准人民币加入SDR篮子货币。随后我国在汇率、利率市场化及资本市场开放方面不断改革,人民币符合了可自由使用货币评估标准项下的使用广泛性和交易广泛性。2016年10月人民币被正式纳入SDR篮子货币,但作为SDR篮子货币中唯一尚未实现货币自由兑换的发展中国家,我国外汇管理应如何进行法律重构使之既符合下一个5年(2021年9月30日)SDR篮子货币的审查标准,同时又能防范金融风险是当下应重点研究的问题。一、SDR篮子货币评估法律框架的评析SDR评估法律框架依据《IMF协定》设立,具体的评估方法由IMF执行董事会以决议的形式通过。一般而言,有关评估方法的通过须由70%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当代教育实践与教学研究》2017年07期
当代教育实践与教学研究

浅析人民币的国际化——以人民币加入SDR为视角

一、人民币国际化背景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增强,人民币越来越国际化,成了中国融入全球经济、金融关系之中的一条必经之路。人民币国际化一般包括人民币在国际上作为一种流通的媒介,作为金融机构对本机构内的产品价值的一种计价标准、一种投资工具,国际贸易中人民币结算的交易越来越多。尽管现在人民币国际认可度越来越高,但与美元、欧元的国际化水平相比,依然还有很大差距。近年来,发展最大的是人民币国际化驱动因素,已经由原来单纯的贸易结算驱动,逐步转变为贸易与金融投资相结合的驱动。二、SDR概述特别提款权英文是Special Drawing Right简称SDR,1969年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创设。特别提款权主要是用来弥补成员国官方储备的国际储备资产的不足。单纯从性质上来看特别提款权不是一般真正现实意义上的货币,不是一种成员国成员对货币基金组织的债权。特别提款权其实是对成员国可自由使用货币的一种潜在求偿权。因此特别提款权不是国际贸易或交易中的支付手段,它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