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南非矿山爆破

i Phone 6【back camera 4.15mm F2.2】1/2...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博览》2018年03期
文史博览

矿山生活的苦与乐

1991年,我离开学校,走进了湖南省邵阳市龙坪煤矿,矿山以大山般的胸怀,像迎接归来的游子,迎接我的到来。从那一刻起,我就成了一名煤矿工人,拥有了自己的矿灯、换衣箱和工具箱。矿山也就成了我工作、生活的故乡,成了我人生的驿站。工友们来自全省各地,我们成了亲密的兄弟,住进统一宿舍,在一个食堂吃饭,穿相同颜色的工作服、长统靴,上班是8小时的“三班倒”,享受多项劳保福利,感受到浓浓的社会主义大家庭温暖。我工作在地下300米深处的幽幽矿井,黑暗、潮湿。初次下井,心里很有些紧张,最担心有瓦斯爆炸,灾难面前,脆弱的生命实在不堪一击,往哪里逃才是方向呢?虽然知道这些担忧是多余的,但第一次下井的我,依然是心惊肉跳,惶恐不安。井口负责安全检身的矿工托着我的肩膀检查时眼神充满了阳光,鼓励、赞赏兼而有之,我想朝他咧嘴笑笑,却因为紧张终究没能笑出来。长长的斜井平台上,同行的安检人员早已等候在那里。机声不断,矿井的交通工具――“猴车”(为矿山架空乘人索道)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柴达木开发研究》2018年03期
柴达木开发研究

五彩矿山

~~五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水泥》2018年10期
中国水泥

水泥行业优秀矿山工作者

安徽海螺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北方水泥有限公司生产技术部副总经理柯秋璧副总经理张建平湖州南方矿业有限公司唐山冀东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晓平生产运营管理中心主任工程师张兴斌唐山冀东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华新水泥(襄阳)有限公司砂石骨料运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水泥》2018年11期
中国水泥

山云吞吐翠微中——访越堡水泥有限公司矿山部经理胡乾威

早就听说广州越堡水泥有限公司的石灰石矿山是名符其实的“绿色矿山”,整座矿山为郁郁葱葱的植被覆盖,不知就里的人往往误以为是个风景区。这次笔者趁十二届中国水泥矿山年会之际,采访了这座矿山的当家人、矿山部经理胡乾威。胡乾威麦色的肌肤,黑亮的眼眸,除了个子高不是马来人的特点外,其他都具备广东人的气质,当我把这个第一印象告诉他时,他却笑了:“我是河南商丘人,2004年考进中南大学采矿专业,毕业后到了珠江水泥厂,再没有离开过广东。”看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还应有另一层意思的解读: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其间的山水草木,地理人文,会不知不觉地浸染、影响到其人的赋性、品味。胡乾威的简历很简单:2008年至2013年在珠江水泥厂工作,2014年起在越堡公司任职。但工作经历并不简单:2008年负责珠水石灰石矿山全采矿工艺改造项目,从根本上解决了珠水矿山三级矿量不足、采矿工作线少的瓶颈问题,获评为2010年全国建材行业技术革新奖技艺工法类二等奖。2...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南文学》2019年08期
湖南文学

矿山的雪

一矿山的冬天很冷,每年总要下一两场大雪。初到矿山时,年轻,身上热血可以抵挡冰雪,整个冬天满山乱窜,周围每座山头、每条山谷几乎跑遍。雪后山谷,冷冽清新,向阳山坡的雪早已融化,树木青翠逼人,而凹地或背阴山根,积雪却可月余不化。山峦积雪化为溪水,清澈冰凉,在山脚下淙淙流淌,与岩石碰撞,发出好听的金石之音,那声音也有冰雪的清凉意。林间偶有小鸟发出一两声娇弱啼叫,或突然飞来灌木丛下觅食,翅膀摩擦枯叶,簌簌作响。抬眼寻去,或许就会在枯枝败叶间发现一两串细小的红果子,艳如珊瑚珠。有时候,林子里突然响起一阵急促沉重的动静,还以为是野猪或狐狸窜下山了呢。过一小会儿,响声来到脚跟前,才发现那是背着木炭下山的山民。平原地区担运货物靠扁担肩挑,一肩挑两只箩筐,力大者可挑两百来斤,一路颤颤悠悠。而山区坡陡林密,扁担箩筐无法施展,负重一律靠背篓。山区人家的院墙上,家家都挂有几只精美度不等的竹背篓。背娃用最精致的,背木炭用最粗笨的。山区背木炭者不唯男子,女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