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胃肠屏障的生理基础

胃肠道不仅消化和吸收营养物质,而且还具有高效的免疫屏障功能〔’刁〕。更好地理解胃肠道屏障功能对临床处理相关的临床疾病有重要意义〔4石】。本文主要总结胃肠屏障功能的组成,并探讨其生理机制。非特异性防御系统非特异性防御系统又称“结构的”或“固有的”防御系统,是肠道的天然屏障结构,可以非特异性的防御来自外界的损伤因子[,]。其主要因素包括胃酸、胰酶和胆汁(消化分解及去垢效应);肠道运动和翁液层(防止猫附在猫膜的表面);猫膜上皮屏障(控制通透性);血型因子;猫附因子;模式识别受体(pattern reeo,ition reeeptors,pRRs)和抗菌肤(如溶菌酶和防御素)等。主要的形态学结构墓础是肠道神经系统、肠壁的平滑肌层、猫膜和特异的腺体结构,如溃疡相关细胞系(ulceration一assoCiat·ed。ell lineag。,uAeL)。uACL是一种腺样结构,直接来源于肠腺隐窝基部干细胞,可以不断地产生新细胞迁移到溃疡表面...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基础医学与临床》2018年01期
基础医学与临床

SIRT在肠屏障中作用的研究进展

肠屏障包括机械屏障、化学屏障、免疫屏障和微生物屏障,其中机械屏障最为重要,其结构基础为完整的肠黏膜膜上皮细胞以及上皮细胞间的紧密连接。正常情况下肠黏膜上皮细胞不断更新,保证了肠上皮的完整性。然而,失血性休克、严重创伤、烧伤等可致肠黏膜缺血缺氧、大量炎性因子释放,导致肠黏膜屏障的破坏,通透性增加,使细菌和毒素易位,引起系统性炎性反应和多器官功能障碍[1]。沉默信息调节子(silent information regulator,SIRT)是一组存在于细菌和哺乳动物细胞内高保守的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icotinamide adenine dinucleotide,NAD+)依赖的蛋白去乙酰化酶。目前已知SIRT在细胞中的基因稳定、基因沉默、代谢及细胞寿命起重要作用[2],而SIRT在肠屏障中的保护作用亦引起了研究者们的关注,已发现SIRT1、SIRT3和SIRT6对肠屏障具有保护作用。1 SIRT的简介在哺乳动物中,共有7个与S...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华北煤炭医学院学报》2007年03期
华北煤炭医学院学报

危重患者肠屏障的保护

肠道是人体内最大的储菌库和内毒素库,1986年,M eck ins等首先提出肠道是MODS发生的原动力,随后人们提出肠道是应激反应的中心器官[1],是MODS发生发展的枢纽器官,是炎症递质的扩增器。危重患者常常存在营养不良,老年患者基础状态差,免疫力低下,长时间使用肠外营养,肠黏膜因缺少食物和胃肠道激素的刺激,而发生肠黏膜萎缩,通透性下降;在各种应激状态下肠黏膜易发生缺血再灌注损伤,胃酸分泌的增多、黏膜内酸中毒加重肠黏膜损伤;加上临床大量抗生素的使用,发生肠内菌群失调均易导致肠道菌群移位和内毒素血症,引发SIRS,而严重SIRS的发生更加重了肠道损伤,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可能导致MODS,甚至多器官功能衰竭(MOSF)发生。MSOF是危重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目前尚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法,而保护胃肠道屏障结构和功能是危重患者治疗成功的关键之一。1正常肠道屏障的组成正常肠道黏膜屏障由机械屏障、化学屏障、免疫屏障、生物屏障和肠-肝轴屏障等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医药》2008年03期
黑龙江医药

肠屏障障碍在肝硬化病情恶化中的重要性

肠道是机体最大的“菌毒”贮库,肠屏障是肠中“菌毒”进入机体的重要“要塞”,肠屏障障碍时,可继发引起“菌毒”移位,由于门脉回流问题,肝脏首当其冲成为“菌毒”移位主要受害者,且其轻则可引发内毒素血症(正IM)的形成,重则可引发全身炎症应答综合征(SIRS)、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M二义〕S)甚至多系统器官衰竭(M3〕F)的形成,而致生命步入“不归之途”。肝硬化时,其可通过多途径、多环节、多机制引发肠屏障的减退、肠通透性的增强,而使两者处于互相“促衰”的恶性循环之中,因此肠屏障的消退既是引发此“恶性循环”的一个重要启动因素,同时也是一重要的促进因素。1肠屏障的结构及功能1 .1肠机械屏障:主要由肠私膜上皮细胞、上皮细胞间紧密连接和上皮细胞表面的菌膜三者组成。粘膜上皮细胞主要由吸收细胞、杯状细胞和少量的内分泌细胞组成,完成肠道营养物质的吸收,肠道粘液及激素的分泌;紧密连接构成连续环周的上皮细胞间连接,是调节细胞旁水、可溶性物质及免疫细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肠外与肠内营养》2017年04期
肠外与肠内营养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感染相关肠屏障损伤及其靶向治疗的研究进展

3.云南省消化病研究所,云南昆明;4.昆明市消化病诊治工程技术中心,云南昆明650032)肠道是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攻击的最主要靶器官,也是病毒复制的主要场所[1]。HIV感染早期外周血CD4+T细胞还处于正常数量时,肠道的CD4+T细胞就大量耗竭,肠黏膜屏障受损、通透性增加,肠道菌群失调[2-3],菌群及其代谢产物易位[1]引起病理性的免疫活化,加快HIV感染的疾病进程[3-4]。虽然现有的高效抗逆转录病毒疗法(HAART)能有效地抑制HIV复制,但接受治疗的HIV感染病人与普通人相比,患病率和病死率仍较高,寿命较短,尤其在疾病晚期才启动ART治疗的病人。肠屏障功能紊乱是HIV感染病人的一个重要特征,并与疾病发展进程和病死率高低密切相关[3]。重建肠道微生态平衡对改善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艾滋病,AIDS)病人肠黏膜功能和重建宿主免疫系统至关重要。以下将对近年来艾滋病相关肠屏障肠功能紊乱及肠道靶向治疗的国内外研究进展作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上海中医药杂志》2004年12期
上海中医药杂志

中药保护肠屏障功能研究概况

近年来保护肠黏膜屏障功能已成为国内外学者的研究热点 ,中药保护肠屏障的研究也日益深入 ,并逐步显露出其优势。现就中药对肠黏膜屏障的作用机理及途径方面做一综述。  一、保护肠黏膜 ,促进组织修复  肠黏膜上皮细胞及其表面黏液层的完整性和连续性构成了肠黏膜屏障存在的两个重要的解剖学基础。资料显示 ,胃肠道各种类型损伤后 ,几乎在 2 4小时内完全修复 ,上皮细胞的移行和隐窝细胞的增殖均参与了黏膜的修复。研究表明 ,益气健脾药如党参、黄芪、白术、甘草等的不同提取部位对小肠上皮细胞增殖具有调控作用 ,从而保护黏膜损伤 ,促进黏膜修复[1] 。白术提取部位B4、B9、B13 能明显促进损伤的细胞移行 ;黄芪注射液和B13 配伍应用后 ,能促进其分化 ,对细胞移行无影响 ;B13 可促进细胞分化和移行 ,而对细胞增殖无作用。表明黄芪注射液和B13 在黏膜修复早期发挥作用 ,且二者在修复过程中具有协同调节的作用[2 ] 。清胰汤对肠黏膜损伤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