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软中国突围

微软第三任CEO萨提亚■纳德拉5年来通过大刀阔斧的改革,正在推动微软在全球找回昔曰荣光。中国市场重要而特殊,老问题与新状况交叠,这对44岁的微软来说,挑战尤多。在“移动为先、云为先”战略之下,微软如何在中国化解围堵甚至弯道超车,仍是一道棘手难题来到中国3年,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兼CEO柯睿杰(Alain Crozier)对于中国市场的最深刻印象,就是“快”。柯睿杰观察到,短短3年,一些公司消失不见,一些“独角兽”迅速崛起。他女儿痴迷的短视频社交APP抖音,2016年9月上线,到2018年10月,抖音中国市场月活跃用户就已突破了4亿;不爱用苹果产品的他,手边放着两部中国国产手机,一加6T和发布不久的小米9透明尊享版,这两家公司均成立于2010年之后。世界在变快。早在1999年,微软便凭借Windows和Office两大业务,一度市值冲高至6000多亿美元,雄踞全球首位。Windows是微软崛起的基石,也让微软在成功中...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21世纪商业评论》2018年12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微软的逆袭

时隔八年再次位居全球科技公司第一,微软在困局中如何王者归来?2014年2月4日上午,就是正式出任CEO的那一天,我早早驱车去了微软园区,准备上任第一天对员工的讲话。在感恩节放假期间,我写了一份10页的备忘录,回应董事会在遴选CEO过程中提出的几个问题。董事会的问题让我思考了很多:我的愿景是什么?实现这一愿景的战略是什么?我们要取得什么样的成功,以及我们要从哪里出发?在备忘录中,我呼吁推动“微软的重生”,这需要拥抱更广泛的计算和环境智能。这意味着我们人类将会与包括设备和感官在内的各种经验进行互动。所有这些经验都将由云中的智能驱动,由数据萨提亚.纳德拉产生端点的智能驱动,由与人互动端点的智能驱动。这种重生,只有在将组织文化置于首要位置,并在公司内外建立起信心的情况下才能实现。艰难困局我们就像是国王,现在,这个王国已经处于危险之中。你只需看几张报表就会明白这一点。全球个人计算机出货量在经历了几十年的稳定增长之后,销量已经达到顶峰,现在...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外管理》2018年09期
中外管理

“刷新”微软的那个印度人

2014年2月就在外界唱衰微软的声音不绝于耳时微软宣布由萨提亚·纳德拉出任新一任CEO一个在微软工作了22年的印度裔老兵接掌帅印是微软第一次将权力让渡给一位非白人事实证明,他非常成功那么他如何让拥有12万员工的庞大微软重现了新生这位印度裔CEO又有哪些卓尔不群的领导力微软三年来的转型,开始让人赞叹:微软推出的产品竟然也能让人兴奋了。而当面对个人和公司转型时,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靠的不是力腕、力挽狂澜之类的英雄主义情结,而是靠“同理心”“赋能他人”这样平易近人的方式让一个庞然大物实现了成功转型。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乃至每一个社会,在到达某一个点时,都应点击刷新——重新注入活力、重新激发生命力、重新组织并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纳德拉在其新近出版的首部作品《刷新》时讲道。1992年就加入微软的萨提亚·纳德拉,或许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成为微软的第三任CEO。在2014年2月,纳德拉上任时,他就对员工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上海信息化》2019年03期
上海信息化

微软放弃移动操作系统的背后

放弃Windows 10 Mobile更新,意味着微软彻底退出手机操作系统这一战场。自此,移动操作系统市场“三足鼎立”局面终结,正式进入安卓与iOS“双雄争霸”时代。人们慨叹巨头此役惨败、屈辱离开舞台,但敏锐的产业分析人士却透过这一动作,体察到微软的战略主动性及过去几年的转型创新成果。新年伊始,微软官宣:将于2 0 1 9年1 2月1 0日终止对Windows 10 Mobile的更新支持。这意味着该时间节点之后,用户将不会再收到新的安全更新、补丁、免费辅助支持选项和技术内容升级。微软建议Windows 10 Mobile用户改用安卓或iOS设备。在支持结束后,微软为设备设置和应用备份保留了3个月缓冲期(服务延长至2020年3月10日),还有一些服务项目(如照片上传等)有12个月缓冲期。纳德拉的变革微软放弃移动操作系统的消息来得略显突然,但早有脉络可寻。将时间回溯到四年前,纳德拉被提拔为微软全球CEO,人们明显地感受到某种变化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全球商业经典》2019年06期
全球商业经典

微软的中国突围

1999年,微软凭借Windows和Office两大业务,一度市值冲高至6000多亿美元,雄踞全球首位。Windows是微软崛起的基石,也在成功中迷失。移动互联网时代,PC开始衰落,微软一再错过风口,收购诺基亚失败,Windows Phone和社交业务黯然退场。原本蓝筹股的微软股票陷入低迷。在第二任CEO史蒂夫·鲍尔默在位后期,微软市值已经不足3000亿美元。“微软病了!”这是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对当时微软的“诊断”。2014年7月,上任5个月的纳德拉向公司全员发送了一份备忘录,正式提出“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构想,强调未来的微软不再只倚仗Windows和Office业务,要将核心业务转向移动互联和云计算。对于纳德拉大刀阔斧地转型,资本市场给予了积极回应。2017年10月20日,时隔18年,微软市值重回巅峰时期的6000亿美元。2018年12月1日,微软市值超过苹果,成为全球第一。这是微软自1999年登顶之后首次回归。在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商人》2019年08期
中国商人

微软重回巅峰 它是如何做到的

近期,微软市值突破一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且超过了亚马逊和苹果,成为目前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领先后两位逾1000亿美元。然而在5年前,微软却遭遇着严峻的“创新者窘境”,是逐渐走向衰落的PC时代巨头。当时,微软在消费端硬件和移动互联网方面“全面溃败”:智能手机业务被苹果和Google绞杀;云计算业务亚马逊主导天下;Bing搜索持续烧钱,但份额不到6%;Win8是微软历史上被诟病最多的系统;Office被系统绑定,限制使用台数;微软市值处于低谷期,不足3000亿美元……现在,微软重回巅峰,它是如何做到的?我从微软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的自传《刷新》中,找到了微软重回巅峰的答案,核心关键词不是转型,不是把过去的东西都扔了,而是刷新。纳德拉这样说道: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内部人士(他在做CEO之前,在微软工作了22年),我的任务是重新开始,像刷新浏览器加载新页面一样,刷新微软的新一页,推动微软的重生。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乃至每一个社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