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献忠江口沉银目击记

2015年12月25日,应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之邀,省内外考古、文物、历史业界人士,包括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故宫博物院、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四川大学以及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等一行10人,前往四川眉山市参加彭山“江口沉银遗址”保护和考古研讨会并考察“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余忝列末座,得以亲历其事。今谨就所见,并参以若干文献,成此小文,以答《中国史研究动态》之约。所谓“江口沉银遗址”在今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江口,实二水汇合之口,正南江、府河二水西南行,于此汇入岷江。在岷江口南岸,立有水泥卧碑,上镌“眉山市文物保护单位江口沉银遗址”,署“眉山市人民政府二〇一〇年十月二十一日公布,彭山县人民政府立”。彭山县,即今眉山市彭山区,2014年国务院批准彭山县撤县改区。卧碑身后,是不高的山坡,稍西数十米就是江口汉墓博物馆,“江口沉银遗址”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时届隆冬,天色阴沉,站在“遗址”碑附近极目北望,只...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文史杂志》2017年01期
文史杂志

张献忠藏宝之谜及发掘的意义

张献忠在李自成退出北京四个月时,即明崇祯便失败了呢?历史学家总结的原因很多,但在四川十七年(甲申,1644年)八月攻下成都;十一月,献人民的集体记忆里,最深刻的印象却是“张献忠剿忠即位于成都,国号大西,改元大顺,以成都为西四川”,杀人太多,丧失民心所至。鲁迅先生在《准京。顺治三年(1646年)八月,张献忠放弃成都,向风月谈·晨凉漫记》中说:“《蜀碧》一类的书,记北撤退,其冬,在四川西充凤凰山遇清军伏击中箭张献忠杀人的事颇详细,但也颇散漫,令人看去仿牺牲。张献忠建立的大西政权,为什么只维持两年佛他是像‘为艺术而艺术’的一样,专在‘为杀人而杀人’了。他其实是别有目的的。他开初并不很杀人,他何尝不想做皇帝。后来知道李自成进了北京,接着是清兵入关,自己只剩了没落这一条路,于是就开手杀,杀……他分明的感到,天下已没有自己的东西,现在是在毁坏别人的东西了,这和有些末代的风雅皇帝,在死前烧掉了祖宗或自己所搜集的书籍古董宝贝之类的心情,完全一样...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史研究动态》2016年05期
中国史研究动态

张献忠藏宝之文献考察

从清初开始,张献忠埋银藏宝的传说便不绝于书。传说中张献忠藏宝的地方有六处。一、埋在成都锦江之中。《明史·流贼传·张献忠传》记载,张献忠占领成都后,“用法移锦江,涸而阙之,深数丈,埋金宝亿万计,然后决堤放流,名水藏,曰:‘无为后人有也。’”(《明史》卷三百九,中华书局,1974年,第26册,第7976页)戴笠、吴乔《流寇长编》卷十七记载,张献忠“谓兵有妇女财物不肯死战,凡移营,金银必弃,妇女必杀”。“涸锦江凿而深之,集民间宝物实其中,覆以土石,与江底平,命曰‘锢金’,欲使后人不得发也”(书目文献出版社,1991年,第1028—1029页)。孙《蜀破镜》卷四载,顺治三年秋八月,“既望,张献忠将前自江口败回所余蜀府金宝,用法移锦江,锢其流,穿穴数仞,填之下土石并凿工掩筑,然后决堤放流,名曰水藏”(何锐等点校《张献忠剿四川实录》,巴蜀书社,2002年,第399页)。二、埋在岷江新津渡口江底。沈荀蔚《蜀难叙略》云:张献忠“其所聚金银,以千...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时代人物》2016年02期
时代人物

张献忠“沉银”川军为何没捞到

近来,有关张献忠“宝藏”的消息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一批权威考古专家聚集四川眉山市彭山区,宣布基本确定彭山“江口沉银遗址”为张献忠沉银中心区域之一。张献忠“宝藏”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三百多年来,围绕它又发生了哪些故事呢?起“宝藏”、“寻宝”,或许最能刺激人们心^ ■底某种原始的欲望,因此在全世界都大行其道。 中国的“宝藏”传奇,最有名的应该就算张献忠“宝藏”了。这事后来被演绎得越来越神奇,甚至有人有鼻子有眼地宣称,这笔财富的价值位居世界第三、亚洲第一。还有人演绎了这样的故事:张献忠的后人逃往海外,在印度洋上建立了国王岛、酋长国,几百年来一直没停止过寻宝行动…… 演绎归演择。历史上,到底真的发生了什么? 张献忠确实有宝 张献忠其人,大多数读者都很熟悉。明朝末年, 在延安府当捕快的张献忠参加了起义军,和李自成同属高迎祥麾下。后来,各股起义军中,只有张献忠和李自成的势力越来越大,李自成主要在北方黄河流域发展,张献忠则转头向南进攻长江流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历史教学》1962年08期
历史教学

张献忠除暴安民图

令冲1644碗麟聋酷将知磁冲侧爵店三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2008年01期
当代

张献忠杀人考

一崇祯十七年(1644)六月二十一日,重庆通远门外的广场上,三万七千名明军聚集。他们被编成百十个长队,鱼贯前进,到队伍前的木案处,伸出右手,放在案上。站在木案前的士兵手起刀落,那只手应声而断,留在案上,手指还在抖动。血如喷泉一样从断臂上喷出。执刀士兵一脚踢开他,喊道:“下一个,快点!”这是明末农民起义军张献忠部在处理被俘明军。六月二十日,张献忠攻破重庆城。这是他入川之后的第一个大胜仗,全军上下,兴高采烈。张献忠特别指示,虽然明军曾经顽抗,但八大王此次宽大为怀,俘虏一个不杀,仅剁手为戒。这些俘虏没有理由不庆幸。但还有人希图进一步的侥幸。农民军明令伸右手,有人却伸出了左手。一刀下去,左手掉了,然而又被刀刃拦住:“右手!”于是两只手都废掉了。这些断手的士兵被放出城,逃奔各自老家。他们把恐怖像瘟疫一样传播到了四川省的各个角落。二明末农民军领袖张献忠虽大名鼎鼎,我们对他本人的了解其实很少。史家的笔墨都消耗在张的“残酷好杀”上,关于其他事迹...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当代》2008年01期